開始是一點點,後來是一股股,再後來,東方小飛似乎感覺這些氣息如浩瀚的大海一般奔流不息,最讓東方小飛驚奇的是,那些氣息在每一處經脈處都好像需要做短暫的停留、玩耍一般,再彙集起來向下一個經脈處奔去,最後奔流的地點居然是自己的“軍事重地!”在軍事重地停留的時間稍長,然後又重新向每一處經脈奔去。

隨着氣息在每一處經脈處的流動,東方小飛感覺身體在自我修復,甚至東方小飛能聽到身體內部受損的血管和機體組織完善修復的聲音,猶如一顆竹子破土而出般。

東方小飛的臉色在一點點的紅潤,當所有氣息奔流到第五遍的時候,東方小飛甚至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力量。

“啊!”東方小飛情不自禁的一聲低吼,猶如高~潮般強烈,聲音低沉而雄壯。

“你要死啊,瞎喊什麼!”張韻涵正轉身整理東西的時候,被東方小飛的一聲低吼嚇了一跳,以爲東方小飛有事了呢,轉過身來,看東方小飛相安無事不禁埋怨道。

“我草,你就這麼希望我死啊!”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你…….你敢說髒話!咦,你怎麼能說話了?”張韻涵剛要責怪東方小飛,卻被東方小飛的突然正常說話嚇了一跳。

“我還啞巴了啊,我怎麼就不能說話啊。我餓了!”東方小飛完全一副沒事人的狀態。

“你…….你沒事了?”張韻涵有些吃驚,剛纔還病病殃殃的東方小飛,怎麼突然來了精神。

“廢話,你老公怎麼能有事呢。”說完衝着張韻涵做了一個鬼臉。

張韻涵可不相信東方小飛說的話,“完了,你不會是迴光返照了吧?小飛你別嚇我啊,人家說要死的人都是這樣,跟沒事人似的。”張韻涵情不自禁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趕緊走過來,靠近東方小飛,她是真害怕了,手都有些顫顫巍巍的。

“小涵啊,你怎麼就這麼盼望你老公死翹翹啊,告訴你吧,你老公不是迴光返照,就算迴光返照,那也絕對會堅持一百年的。”東方小飛不知道,他的這句話最後還真是應驗了,他偉大傳奇的一生結束的時候,整整過去了一百年,當然這些都是後話,咱們暫且不提。現在的東方小飛可是生龍活虎的。

說完之後發現張韻涵還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東方小飛壞笑着說道:“我可以證明我不是迴光返照!”

“怎麼證明?”張韻涵瞪大眼睛問道。

“你把手伸過來!”說完伸出手來。

張韻涵乖巧的把玉手放到了東方小飛的手裏。

東方小飛拉着張韻涵的手伸進了被子,摸着摸着,摸到了東方小飛的“軍事重地”。

“摸摸看!”

“什麼啊?硬邦邦的?”張韻涵用玉手來回擼了兩下,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啊!”的一下,把手撤了回來。

“你…….你個大色狼!”張韻涵撅着小嘴說道。

不過罵歸罵,臉上還是帶着幾絲喜悅的表情的,這說明什麼,說明東方小飛的確是病好了,否則哪有心思開這玩笑,再說了,那個東西那麼硬,說明…….

張韻涵不敢再想下去,臉已經羞澀的通紅通紅,樣子也更加顯得蘿莉可愛了。

“你怎麼了?”東方小飛看張韻涵臉色通紅,連忙問道。

“還說呢,還不都是你這個大色狼給弄的。”張韻涵害羞的低着頭,擺弄着衣角說道。

“這回相信我沒問題了吧?那還不趕緊給老公弄吃的去?越多越好,我真餓了,我想吃羊腿,吃大閘蟹,吃漢堡包……”東方小飛喋喋不休的說了好多吃的,都是現在他腦海裏面出現的好吃的。

“好好好,我現在就出去給你弄好吃的!”說完,張韻涵笑着離開了病房,東方小飛沒事那就是最快樂的事情了。

可是就在張韻涵弄了一大堆好吃的,帶回病房,東方小飛正要開口享受這些山珍海味的時候,龍小雨進來了。

東方小飛也不自覺的停下了正拿着豬蹄子的手。

“你現在敢吃東西?”龍小雨也被東方小飛的精神頭嚇了一跳。

“我怎麼不敢啊,我餓了當然要吃東西了。”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不行,你剛做過手術,剛剛取出過子彈,不能吃太油膩的東西。”說完龍小雨從一堆好吃的裏面挑出了一個胡蘿蔔遞給東方小飛,“你吃這個吧!這個綠色、健康!”

看着手中的豬蹄子變成了胡蘿蔔,東方小飛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龍女,我就只能吃這個?”

“是的,我是醫生,而且以後也是你的私人保鏢,我要對你的安全負責,所以你得聽我的。”龍小雨說的很冷,只不過已經不再如之前的那麼寒冷。

“不行,你是我的保鏢你得聽我的。私人保鏢?什麼私人保鏢?”東方小飛一開始沒有挺清楚,腦子裏光想着豬蹄子了。

“你還不知道呢,今天早上, 腹黑首席,吃定你 ,讓她專心給你當保鏢。”張韻涵趕緊給東方小飛解釋了一下,要不東方小飛還像個白癡似的看着人家小龍女呢。

“私人保鏢也得聽我的吧!我餓了,我要吃豬蹄子!”東方小飛笑呵呵的說道,現在的他心裏可是樂開了花,有這麼一個男人婆給自己當保鏢那絕對爽,到哪裏都得學螃蟹,橫着走!

“不行!我是爲了你好!”龍小雨再次冷冷說道,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就在這時,外面神龍小組的小雷來到病房,先是微笑着看了一眼東方小飛,然後對龍小雨打了一個敬禮說道:“龍隊,小風那邊有情況,然後趴在龍小雨的耳畔嘀咕着什麼。龍小雨臉色一紅一白一紅的。

“好的,我們現在趕快過去!”說完沒顧得上東方小飛,就徑直走出病房。

龍小雨一離開病房,東方小飛可是樂了,不過剛纔龍小雷對小龍女說的話,東方小飛都能聽的到。如果是以前可能不能聽到,可是自從東方小飛吃了白髯老者給的小藥丸,真氣在體內不停奔流之後,東方小飛感覺身體的各個器官機能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所以即使剛纔小雷說的那麼小聲,他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剛纔小雷說的什麼你聽到了嗎?”東方小飛也好奇,爲什麼小雷這種事情還說的那麼大聲。

張韻涵搖搖頭,“你有病啊,人家說的那麼小聲,我去哪裏能聽得見。”

東方小飛不禁心頭一樂,看來不是小雷說的大聲,而是自己的聽覺比以前厲害了許多。


“你真沒聽見?”東方小飛怕張韻涵騙自己玩,所以又問了一嘴。

“看來你真是病的不輕啊,小雨姐說的對,這些東西你真不適合吃。”說完把豬蹄子一大堆好吃的開始裝進袋子。

“小涵,我錯了,其實我也沒聽見,我只是故意跟你幽默一下!”東方小飛趕緊用手護住好吃的。

“暈,這也算是幽默?哈哈哈哈!”張韻涵故意笑了幾聲,不過真心說,笑比哭好聽不了多少。

東方小飛老臉一紅,趕緊拿起豬蹄子,一口啃了下去。

“哇,好吃!過癮!緊接着又是第二口,第三口……”轉眼間,一個豬蹄子就被東方小飛風捲殘雲一般吃個精光。

吧嗒吧嗒嘴,伸出滿是油膩的兩個賊手,做出一個抓“奶”模樣,嚇的張韻涵花容失色。

“你要幹什麼”張韻涵白了東方小飛一眼,定了定神說道。

“還能幹什麼,當然是麻煩您老人家給我弄幾張餐巾紙啊。”東方小飛笑呵呵的說道。

“那你不早說,伸你那兩個破爪子亂抓什麼。”張韻涵整理了一下衣襟,從旁邊的櫃子裏拿出一沓紙巾遞給東方小飛。

轉眼之間,張韻涵買回來的那些好吃的都被東方小飛吃了個精光,東方小飛撐的打了一個大大的飽嗝。“咯~"

"噁心死了,真是個飯桶!”張韻涵沒想到東方小飛飯量居然如此之大,買回來那麼多好吃的居然被這個傢伙一口氣的功夫全都吃光光了。

“你懂什麼,能吃才代表強壯,你看我現在多強壯。”說完東方小飛舉起拳頭秀了一下健壯的肱二頭肌,砰砰砰,肌肉居然可以隨着東方小飛的心意隨意跳動,好像是勾引一般,看的張韻涵是如癡如醉。”


“你不是人!”

“你怎麼罵人啊?”東方小飛剛纔還自我陶醉的心情,被張韻涵一句不是人弄的一點心情都沒有了。

“嘿嘿,我說你很厲害的意思!”張韻涵確實被東方小飛弄服了,他現在絕對不是一個正常思維的人類了。

“我得去看看龍小風去,他需要我的幫助。”說完,東方小飛從病牀上下來,穿上鞋子,從小木盒裏拿出一顆小藥丸。

“你能活動了?”張韻涵現在已經不是那麼吃驚了,對於東方小飛,她現在完全不能用正常思維。

“當然了,還健步如飛呢,你看看。"說完東方小飛原地做了一個跳躍動作,原地足足跳了得有一米半,把東方小飛自己都嚇了一跳。

東方小飛對剛纔小雷的話聽的很清楚,他趴在龍小雨的耳邊說:“隊長,小風好像受刺激了,他說他以後做不成男人,活着還有什麼意思,發了瘋似的一直往牆上撞。”

“如果龍小風是那裏出了問題,正好可以便宜一下他,讓他也嚐嚐我這小藥丸的厲害。”東方小飛暗忖着,打聽之後來到了龍小風的病房。

剛到病房門口,就聽見病房內一陣嘶喊聲,“我不要活了,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小風聲嘶力竭的喊道。

“難道你做人就是爲了那個所謂的男子自尊嗎?你忘記你的身份了嗎?你是軍人,我們的使命就是保家衛國。”龍小雨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東方小飛一走進病房,立刻引起病房裏幾個人的注意。其中最震驚的莫過於龍小雨了。

“你……你怎麼來的?”龍小雨問道,臉上帶着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當然是走過來的,穿牆術我可不會。”東方小飛玩了一把幽默,可是這幽默玩的有些失敗,在場的幾個人沒一個人笑的。

“你的病?”龍小雨不絕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的這個東方小飛到底是人嗎?正常人在受了那麼嚴重的槍傷,別說是下地行走,就連起牀也起碼要十天半個月左右的。這個怪物居然受傷後的第一天就能健步行走了,而且看上去絲毫沒有受傷的樣子。

“你們這麼看我幹嘛啊?”東方小飛被幾個人看的發毛,不自覺的也上下看起了自己,看看自己有沒有不對的地方。可是找來找去卻怎麼也沒有找到。

龍小雨幾步走了上來,不管東方小飛是否同意,一把掀開東方小飛的衣服,她要看看東方小飛的傷口。

可是當她掀開東方小飛的衣服,看到後背的傷口,龍小雨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

“你不是人!”這是龍小雨反應過來後的第一句話。

“你怎麼和小涵一樣說話啊,你纔不是人呢!”東方小飛一把將衣服拉了下來。有些生氣的說道。

今天這是怎麼了?沒一個人說話正常的。“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東方小飛暗自忖道。

龍小雨指着東方小飛後背上的一條紅線,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看着東方小飛。

龍小雷也走了過來,看了看再次被龍小雨拉下衣服後,東方小飛露出的後背,也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剛纔還歇斯底里要死要活的小風也被兩個人弄懵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今天這兩個人表情爲什麼這麼奇怪呢。

“你確定他受過槍傷?”龍小雷向小龍女問道。

龍小雨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她現在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男人婆,你們是不是有毛病啊,就算我帥的過分了點,你們也不能這麼看吧?”東方小飛一生氣,把心裏罵小龍的話都說了出來。

“你說什麼?敢叫我男人婆?你信不信我殺了你?”龍小雨終於回過味來了,聽見東方小飛叫自己男人婆,大聲喊道。

”嘿嘿,沒事了,你正常了!“東方小飛嬉皮笑臉的說道。

”好了好了,你們別大驚小怪了,拜託你們先出去呆一會好不好,我有點私人事情想跟小風說。”

推走還在驚訝狀態中的兩個人,東方小飛關上門,走到小風的牀邊,樣子像做賊一樣。

“你要幹什麼?”龍小風捂住自己的胸部,看着東方小飛。

“草你大爺的,我還能跟你搞基啊?如果我說的沒錯,你現在那玩意已經廢了吧?”東方小飛笑罵道。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小風大聲吼道,這種事是他的致命傷,最怕別人知道了。

“這個龍小雷,真不守信用,哼!”龍小風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你別誤會,不是小雷告訴我的,我是偷聽到的。”東方小飛依舊笑呵呵的。

“你……你卑鄙無恥!”小風怒視着東方小飛。

“這可是你說的啊,如果我有辦法治好你的病……”東方小飛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就要離開病房,只不過走的很慢。

“飛哥,飛哥,您老留步,您剛纔說什麼來着?”


“你大爺的,你變臉還真快。”東方小飛笑罵道。“我說我有辦法治好你的病。”

如果這話是別人說的,小風可能不會相信,但是東方小飛這人從來就不按常理出牌,做事更是千奇百怪的,否則也不會把小龍女一個堂堂的神龍特別小組的組長都弄的神魂顛倒的。

“嘿嘿,我剛纔不是激動嘛,您老就別跟我一般見識了。”這個小風還真是個人才,懂得見風使舵的道理。

“算了,看你態度這麼好,我也就幫幫你小子吧,免得以後你當不成男人。”說完東方小飛從兜裏拿出了那顆小藥丸。

“把這個吃了。”東方小飛遞給龍小風。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