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成這邊也跟王長棟打了起來,一時間,裡面亂做一團。

程苒正準備上去制服許慧,許慧卻突然猛地朝程苒也不知道撒了什麼藥粉,程苒的眼睛瞬間就看不見了。

許慧趁此機會上去就把程苒給制服了,阿成見老大被暗算了,一陣怒火升騰起來的,你居然敢暗算我苒姐!」

說著阿成上去就給了許慧一腳,將人直接踹出了好幾米遠。

她能夠感受到,這兩個人一定是經過特殊訓練的,不然不可能身手這麼好,他能夠感覺到甚至比之前的那些人還要厲害。

程苒眼睛現在完全看不見,卻想要撐著身子站起來,她朝阿成喊道。

「阿成,趕緊走!」

「不,苒姐,我要是走,你怎麼辦,要走一起走!」

程苒真是對她手底下這幾個格外無奈就,一個比一個倔。

「你管我做什麼,你要是不走的,咱們等會就都走不了了。」

「走不了我也不走,我要把這兩個狗娘養的給弄死,他們居然敢朝你下黑手!」

阿成像鉚足了勁兒,利索的踩上桌子,抬腳就對著王長棟就是一個橫踢,王長棟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跟許慧一樣飛出了幾米。

阿成趕緊去將地上的程苒給扶起來:「苒姐,怎麼樣?」

「沒事兒,先走!」

「嗯。」

阿成急忙扶著程苒朝外面走去,許慧朝著王長棟吼了一聲。

「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追,這要是人跑了,咱們一分錢都別想拿到!」

王長棟也顧不上現在被阿成踢的有多重,也就只能先跟過去。

程苒眼睛看不見,總覺得火辣辣的疼,該不會以後就這樣瞎了吧。

阿成也很著急:「老大,他們肯定會追上來的,這裡沒信號,我們也沒有辦法求救,我等會兒把你藏到有個安全的地方。」

「不用,你藏我也沒用,他們肯定會發現的。」

再來,她不能讓阿成一個人去冒險。

王長棟很快就追來了,阿成只能暫時把程苒給藏在一棵樹的背後。

「苒姐,我先去對付他。」

「你小心。」

阿成衝上去跟王長棟打成一團,兩個人的身手都不差,誰也不比誰差到哪裡去,只是王長棟卻多了一絲想要置阿成於死地的衝勁兒讓程苒害怕。

即便她看不見,也能感受到兩個人碰撞的力道,阿成的身手她是再熟悉不過的。

阿成到後面有點抵擋不住,程苒能夠聽到他的力道越來越弱,再這樣下去,她跟阿成都跑不掉。

王長棟手上拿著刀子就準備朝阿成刺去,突然程苒跳起來朝著王長棟的胸口就是一腳,袖口飛出銀針,扎入了王長棟的脖子。

王長棟瞬間站在原地就動不了了,阿成鬆了一口氣,想要朝著苒姐豎起大拇指,才反應過來苒姐好像看不見。

算了,這大拇指留著以後再比吧。

阿成很快從地上爬起來扶著程苒:「苒姐,我們趕緊走!」

兩個人跑出好遠,阿成有些不放心,又問道:「苒姐,你那個針能管多久?」

「半個小時吧,因為扔的不是很准,可能會有偏差。」

主要是她看不見,不然應該沒問題的。

「苒姐,你能夠達到這個地步已經很好了,不然咱們今天怕是誰都走不出去。」

「先找個藏身之地,今天想要離開怕是很懸。」

再加上她的眼睛現在睜不開,還要必須把眼睛的問題處理了才行。

「嗯,苒姐你慢點兒。」

兩個人投身到了一家沒有住戶的房子里,雖然有些破破爛爛,但好歹還算安全,這個地方應該也不會有人來。

他們現在不知道村子里的人的情況,也不敢再進有人的住戶,萬一再遇上那些人,她怕的就是真要跑不掉了。

阿成坐在快要搖搖欲墜的椅子上,掏出手機看了看。

「苒姐,我覺得還是有信號,只是很微弱,我們可以通知厲盛他們那邊多來幾個人,好把我們接應出去。」

不然那兩個人要是不解決,他們想要走出這個村子,怕是不容易。

程苒思忖著,沒有吭聲,等阿成感到奇怪回過頭的時候,看見程苒正在用銀針刺進自己頭上的穴位。

「苒姐,你這……」 發完之後斕凝又用自己的營銷號搬運,擴散熱度。

嗅到了撕逼的味道,其他營銷號紛紛趕過來,各種魔幻誇大其詞,很快『星河月隱』四個字也登上了熱搜。

無權無勢小作者敢發這樣的聲明,不論是網文界還是娛樂圈都驚動了。

『星河月隱』下面評論區——

「給大大氣的都開微博發聲明了,《帝凰》版權還沒賣出去,都看過來!」

「幸好幸好!要是池裳裳演女主,我都氣的差點罵作者大大恰爛錢了!」

「大大好剛!大大才是衛萱本萱!不愧是我最喜歡的作者大大!」

「大大太為我們原著黨著想了,感動嗚嗚嗚~~~」

當然也有來罵的。

「也太自以為是了吧?裝什麼清高,一本破書而已,劇方都沒官宣,我們裳裳姐還看不上呢!」

「你怕不是來蹭熱度的?以為蹭一下就紅了?祝你下半輩子糊穿地心!」

聲明發在那裡斕凝就沒管了,果然金星娛樂那邊火急火燎的又給她打來電話。

「你今天做的事,希望你過兩天別後悔!」那邊下完狠話就把電話掛了。

不出意料,才過了一天,『星河月隱』就被黑了。

黑的居然是抄襲融梗,還說她只寫了一本書,實際是因為有小號,還扒出了哪些小號是她的,說她的小號全都在抄襲。

網站還把她的書給鎖了,像是證實了她抄襲。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說得一點也沒錯,螢火這個小說網站非常出名,它出名除了書火爆,還因為它慫。

老闆平時都很低調,不像其他網站隔三差四搞個動靜出來,螢火對市場的反應很慢,所以相應也很穩定。

斕凝有螢火網站老闆的聯繫方式,在網路上一片罵聲之際,斕凝給螢火的老闆打了個電話。

「梁先生您好,我是星河月隱。」斕凝平聲靜氣自我介紹。

梁實笙沉默了兩秒,還很詫異,她打的居然是他的私人電話。

「網上關於我抄襲的言論……」斕凝話還沒說完,就被人搶著說。

「網站只是把你的書鎖了,不是我們黑你!」這話……不是一般的慫。

「你的意思是知道我沒抄襲,你還故意把我書鎖了?」

梁實笙也很無奈,「網站運行下去,需要融資的嘛~當下網文付費閱讀不景氣,資金鏈斷裂,作者們的稿費都發不下去,就……」

他倒也很誠實,斕凝按住想要罵他的衝動,繼續平心靜氣,「有人答應給你融資,你就把我賣了?」

「沒有沒有沒有!網站方面沒有一個人往你身上潑髒水,你沒看到只有微博上那些人在罵?」梁實笙也知道他這麼做不厚道,不過他這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要是他不幹,他的網站被人收購都有可能。

「現在你還有一個選擇,把我的書解鎖。」斕凝壓低了嗓音,隱隱有點凶。

「這個……」梁實笙還是很同情這個小姑娘的,「要不你換個馬甲,什麼時候開下一本書,我天天給你掛在推薦位上補償你?」 「竟然這麼久了么?」顏姝有些訝異:「我還以為最多只過去了三五日。」

宇文澈回答道:「幻境中時日不顯,不曾察覺也實屬正常。我贊成蕭師弟的看法,搏一搏從崖頂離開。若是半路我們靈力耗盡,亦或是不小心墜崖,立刻捏碎玉牌出幻境便是。」

顏姝聞言頓時苦了臉:「可是,我沒有玉牌……」

聽得這話,宇文澈和蕭寂寒都詫異的看著她。

顏姝解釋道:「我本沒有打算入秘境,所以便沒有領玉牌。」

宇文澈聞言朝蕭寂寒看一眼,心頭有些沉悶。

原本沒有打算入秘境,最後卻匆匆入了,甚至連保命的玉牌都沒有拿,這是何等的重視?

他,是不是來晚了?

蕭寂寒深深看了顏姝一眼,沒有開口。

好感度:6(初識)

好感度:7(初識)

好感度:8(初識)

連漲了三點的好感度,顏姝有些莫名,她好像沒說什麼討好和表忠心的話吧?

她靈光一閃,難道他是誤會自己匆匆前往秘境,是因為擔心他所以奮不顧身?

顏姝壓下心頭笑意,抿了抿唇角,那可真是個美妙的誤會。

一時之間,三人皆是無話,過了片刻還是宇文澈道:「我與蕭師弟先攀上去,空無大師的綬帶,可長數十丈,待我們上到崖頂之後,再將姝兒你拉上去便是。」

或許是因為幻境中,聽多了蕭寂寒和宇文澈喚她姝兒,如今出了幻境,宇文澈再喚她姝兒,顏姝並沒有什麼覺得有哪裡不對,點了點頭道:「也好,你們小心些。」

宇文澈沒有再耽誤,他拿出綬帶,將其變化到六丈的長度,將一端纏繞在腰間打了個結,又將另一端遞給了蕭寂寒。

蕭寂寒掀了掀鳳眸看了他一眼,沒有猶豫多久便接過了綬帶,同宇文澈一樣在腰間繞了幾圈,打了結。

兩人並肩來到懸崖外,而後齊齊腳下一點,攀上了懸崖。

顏姝站在外間的突出的平台朝上看,只見兩人徒手在懸崖上攀登。

修仙者的視力極好,從她這個角度,可以看到他們寬袖滑落露出的手臂,和手臂上因為用力而鼓起的肌肉,那肌肉線條十分好看,多一寸顯厚,少一寸顯薄,滿滿的力量美。

從這個角度,她還可以看到他們發力的大腿,雖然褲子較為寬鬆,但他們發力時,還是不可避免的拱起了肌肉的形狀。

他們的大腿……

顏姝一把捂住鼻子,

不行!

他們是在干正經且危險的事情,她不能有什麼不正經的想法!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