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玄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隨即衣袖飄搖,化作青色殘影,消失在山林之中。

……

山上有一座老宅,宅子里只有一位主人,其餘儘是奴僕。

女子身著一襲鮮紅嫁衣,腳下踩著一雙不算潔凈的繡花鞋,她正坐在銅鏡之前,雙手捻起一張麵皮,貼在了血肉模糊的面上,接著一點點撫平皺紋。

女子的這一張麵皮,很美。

那一襲鮮紅嫁衣,更美。

她撐著妝鏡台起身,那張本就蒼白的臉更加病態,體態也很是柔弱,讓人心生憐惜。

她緩緩地推開房門,來到院中,望著栽在泥土之中的森森白骨。

「依舊未曾開花呢……」

她嘴角微翹,似乎心情不錯,只是卻在下一瞬變得面目猙獰。

「竟是又有人前來送死?」

她身上的鮮紅嫁衣隨風而動,一盞盞白紙燈籠高高掛起,從這座宅子順著山路一直蔓延到山腳。

阮邛化作劍光破空,瞬息至那山峰頂上,他望著那與山脈宛若一體的老宅,神色一沉。

「好重的煞氣。」

凡人枉死便會生出煞氣,但即便是沙場之上,煞氣也不過是猩紅之色,而此地已然近乎漆黑。

女鬼盤踞此山數百年,不知多少個書生入了這溫柔鄉,最終卻沒能走出去。

讀書人有浩然氣,死後煞氣自然較尋常人更勝一籌。

阮邛以指為劍,凝聚出一道三寸粗細的金色劍氣,陡然斬下,破開了老宅如同小天地一般的禁制。

「好厲害的劍氣,真是嚇死奴家了……」

嫁衣女鬼淺笑著抬起頭,望著阮邛。

「哎呀,奴家都快忘記了,我已然死了數百年了。」

她伸出手,一把油紙傘從屋中飛出,瞬息展開,落在她的手中。

阮邛不多言語,於是嘴唇輕動,捏印掐訣。

紫青雙劍從千里之外馳騁而來,在空中劃過,如同兩道相互糾纏的線條。

嫁衣女鬼面上笑容消失了,她再度揮袖,於是漫山白紙燈籠逐漸轉紅,似是被鮮血濡濕。

每一盞燈籠中,都有一道黑色影子飄出,如同煙霧一般。

世間百姓死後大都有來世,自然,若是神魂泯滅,便無轉世可能。

除此之外,若是陰魂被拘在一方小天地,不能去望酆都或是西方佛國,也就只能淪為惡鬼。

數以千計的陰物,朝著那兩劍撲去,卻似飛蛾撲火,一去不復返。

陰物雖未能建功,但也阻遏了兩劍去勢。

「鬼蜮伎倆。」

阮邛望著院中的屍骨,還有那依稀可見的儒服,臉色一沉,兩指併攏向前一推。

紫青雙劍如有神助,青劍挾風而來,紫劍帶雷而去,雷弧跳動,將陰物盡數蒸發。

嫁衣女鬼雙眼血淚淌下,掛在那白皙麵皮上,模樣頗為駭人。

她將嫁衣解下,只穿著素凈裡衣,身形飄動,朝著紫青雙劍撲去。

兩劍勢可開山,直朝著嫁衣女鬼而去。

她凄厲一叫,身形倒退不止。

老宅之中,那些僕役丫鬟們痴痴獃呆站在原地,開始七竅流血,有一些直接癱軟在地,化作一灘膿水。

onclick=”hui”《極寒求生:我能百倍增幅》第七十章好大哥?給機會?「名單上的人都查清楚了嗎?」

衡越城四大派臨時議事廳,扶光真君一臉凝重。

鄭瑞回道:「大部分都查到了,只殷家靜五、徐家浩三十九沒有頭緒。」

飛渺軒之事唯一的安慰,便是拿到了那份名單,經過討論,那應該是潛藏在衡越城世家的諜探人員。

這一點其實很好猜,上面的家族

《一路渡仙》第三百一十章另一個作用 肩膀的僵硬伴隨着明顯的吸氣聲,變小的雪莉快速轉身,用放大的瞳孔看向背後。

預想中的琴酒和伏特加沒有出現,也不是可能會出現的格拉巴。

而是一個…小孩子?

長的很讓人面熟的小孩子,這種熟悉感也許是來自那和格拉巴相同的髮型。

但那種明顯的稚嫩感和不太冷銳的面部稜角將這種熟悉感破壞,踐踏在了地上。

「你不敢過馬路嗎?茶發的小妹妹。」小富江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他的表情沒有一點僵硬和滯澀,整體十分柔和,和成年版的對比大概就是生前和死後的區別。

無名孩兒將腦袋重新轉了回去,沒有搭理小富江的搭訕。

這顯然傷害到了小男孩的自尊心,看他的樣貌就知道,在學校里他是屬於被一群人圍着轉的那種人。

「嘿,別不理我,我沒有惡意,所以….」小富江往後扒拉了一下小雪莉的肩膀,「不要讓我變得有惡意,好嗎?」

他試着在不暴露氣勢的情況下流露出一些惡意。

但配上他稚嫩的面孔,效果顯然有些不盡人意。

這更像是學着電影中的壞人裝凶的小孩子。

「原來你是在和我說話?」小雪莉向後瞥了一眼,「我剛才沒注意,對不起,但是我該回家了。」

說着她下意識抬起手腕裝作看時間的樣子。

她的手腕空空蕩蕩,什麼配件也沒帶,在變小時,她的手錶與手銬一起脫落了。

但這不妨礙她無視小富江,沿着斑馬線開始往前走。

「回家?哈,你要回去哪?」小富江很惹人厭的揣著兜跟在小雪莉身後喋喋不休,「你是我見過最傻的傻蛋,離家出走還穿着媽媽的衣服。」

「那也與你無關。」因為擔心組織的人可能會追上來,雪莉適當地表現出了一定的不耐煩。

「與我無關?不,米花町,離家出走的孩子都歸我管。」

小富江加快腳步抄到了雪莉前面,拇指指向自己,「我是這裏的孩子王,準確的說,是離家出走的孩子們的孩子王。」

小富江用三秒時間很隨意的給自己捏造了一個人設。

一個嘴硬心軟,在米花町的最下層摸爬滾打,見識到了社會險惡的小孩子。

作為家庭被暴力社團摧毀,最後照顧着他的哥哥也被暴力社團利用后又殺死的小男孩,在失去了一切后找不到了前進的方向。

他最後能做的,就是幫助那些有困難,離家出走了的小孩子,但本質上仍舊只是一個小屁孩。

這樣不管接下來會有什麼冒險,他都可以憑藉這種萬用身份成為男主角,至少是重要男配角。

自我意識過盛,而且如外表一般幼稚。

小雪莉一眼看穿了小富江的「本質」。

雖然長的有點像,但也僅僅只是有點像,和捉摸不清的格拉巴不同,小男孩太易懂了。

在回家的過程中,遇到了一個漂亮的小女孩,然後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搭訕,笨拙的吹噓著自己以為很厲害的一面。

標準的國中生思想,考慮到男孩大概10歲左右的年齡,應該可以算作早熟了?

但很遺憾,在比一般早熟的人還早熟的小雪莉眼中,小富江依舊是個小小的幼稚鬼。

嗡嗡,小富江衣兜內的手機開始震動。

他將手機拿出來,翻蓋掛斷了電話,給琴酒發去了一條短訊,表示自己現在不方便通話。

很快,一條昭示著雪莉已經逃亡的短訊傳入了他的手機。

這麼快?

這裏距離阿笠所在的二丁目,有着接近十公里呢。

而帶去自己家更不可能。

富江討厭養小孩,哪怕這個小孩是個成年人也不行。

而且,作為一個體面的人,他不喜歡一些不討喜的緋聞。

什麼某山口組頭目在自己家裏偷偷養了一個小女孩什麼的,又或是某醫院院長怎麼怎麼樣的,還是算了吧。

小富江邊走邊考慮著,或許打車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如果打車的話,那冒險怎麼辦?算直接完成了?

又或者說他現在打車,會在機緣巧合下打到一輛違法黑車?

總而言之,現在讓小雪莉就穿着自己的拖地白大褂在外面亂晃可不行。

「如果不想被父母抓回去,你真該尋求我的建議,要是我心情好,也許會給你指出一條明路?」

小富江提議不忘人設,時刻記着自己嘴硬心軟的設定。

反正不要被察覺出是格拉巴就行。

這時,聽到了小富江的話的小雪莉明顯的猶豫了一下。

她抬手擦了擦眼角,偷偷用指甲滑了一下眼睛,擠出了幾滴眼淚。

「我的爸爸和媽媽,總打我,打的好痛好痛,還…」

「還不給你衣服穿,我知道,也許我該給你找點合身的東西穿。」小富江邊說邊沽溜沽溜的轉起眼珠子。

他顯然想到了什麼,然後一把拉住小雪莉,拽着她往前跑,「這邊。」

小富江把她拽到一處民宅旁,然後鬆開了手,「在這裏等著。」

他小步跑了過去,繞到民宅後面的拐角處蹲下了身子。

「你在做什麼?」小雪莉疑惑地走了過去。

小富江眼角一抽,看了眼旁邊民宅院子圍着的木板,用鑿子一般的手指一戳,將手捅了進去。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