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那房間里的傢伙出自哪個種族,但是在這死氣縈繞的時候昏死過去,可不是什麼好的兆頭,明天天亮之後,他還能不能喘息都是未知。

片刻后,死靈強者飛到火龍的面前,臉色甚是難看,一聲未吭,伸手索要報酬,顯然剛剛的操作讓他損耗也不小!

火龍倒也沒有食言,示意身後的那位強者丟了一件死氣沉沉的寶物給死靈。

得到報酬的死靈沒有過多的逗留,迅速向著街道的盡頭飛去,那些被釋放出去的死氣依舊在街道上向著四周蔓延,不少住在這個街道上的人都在低聲咒罵。

顯然,是有人在街道上和死靈交手了,至於為什麼沒有動靜就不知道了,但是這死氣增長的速度顯然超過了以往,這要不是他們都是轉化成了天魁城居民,光是這暴漲的死氣就能讓自己這些人完蛋。

又過了一陣,龍族的半神強者默默看着被死氣瀰漫的街道,轉身看向身旁的火龍搖頭道,「還是沒有發現,要是真的是他,那這個程度的死靈之氣,即便是有房屋抵擋,他也不可能承受的住,顯然除了剛剛那個倒霉蛋之外,其他人都還是能接受死靈之氣侵入體內的程度!」

「那會不會他就在這個房間?」火龍轉身看向林天成隱藏的那個房間問道。

「不會的,一個房間一般都只住一個人,而且我說了,除非是像我這般已經轉換了生死之軀的人,否則面臨這個程度的死靈之氣即便沒有到三天,她也會被侵蝕,從而強行轉換為天魁城居民!」

聞言,火龍微微皺眉,他明明感受道一股隱隱的危機感,彷彿是在有人窺視他,結果卻什麼也沒有發現,難不成那個林天成真的躲在了外圍?

他之前感受到了危機,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林天成是否膽大到就在這附近潛伏,所以才有了剛剛的一幕。

「在等一會,要是我的直覺沒錯,他一定躲在附近,只要他受不了了一定會自己跳出來!」

「不行,你也知道現在的死靈之氣濃郁的程度,即便是我也沒辦法一直在街道上待着,而且這麼濃郁的死靈之氣,一定會引來更強大的死靈,咱們必須要走了,等死靈之氣淡些再來查探!」

聞言,火龍眉頭微皺,但還是沒有多說什麼,微微點頭。

「那就按你說的辦,咱們走吧,辛苦你了,這死靈之氣還得是轉換過的你們才不忌諱!」

龍族的半神境強者點了點頭,「放心吧,這麼久了,他要真的躲在附近必死無疑,就算是我,有抵禦死靈之氣的方法,此時也被死氣侵入了體內,何況是他!」

火龍聞言這才發現對方的身上多了一絲死氣,當即毫不猶豫的跟隨對方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他怕再待下去,那位半神境強者會過早隕落,這個責任他擔待不起。

就在二人離開后不久,街道上才漸漸的浮現出了一些死靈的身影,之前礙於二人的威勢,一些死靈根本不願意接近這裏。

與此同時,林天成也是盤膝坐在蒲團之上,調動靈力抵禦死靈之氣的侵入。

這一次,死靈之氣過於濃郁,甚至比他昨晚在外圍的時候都猛烈的多,讓林天成不得不多耗費了一些力量抵消死靈之氣的侵入。

林天成咬牙切齒的瞪着大門所在,這次他可是虧大了,自己帶來的神魂這一會兒消耗了不少,原本是打算帶回去輔助眾人修鍊的,沒想到還沒回去人境,就被自己消耗了小半!

「這些傢伙……氣死我了,竟然能勾結死靈,讓死靈不惜耗費代價為前提在這搜尋我……」林天成喃喃道。

「追殺我……算不算是他們變向買兇殺人?為什麼他們能和死靈友好溝通?難道……是界城令?」

一個個念頭在林天成的腦海中浮現,林天成冷哼一聲,既然你們想殺我,那就陪你們好好玩好了。

等了一陣,林天成將那個已經被死氣侵入體內的傢伙推出半個身子,沒發現什麼動靜,這才大膽的走了出去。

至於那位兄弟……被林天成無情的拋棄在了房間之內。

大門敞開,死靈之氣蜂擁而至的鑽入了那位兄弟的體內,迅速的侵蝕他體內本就如殘燈的生機。

林天成分辨了一下方向,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

當林天成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外圍城牆的附近,他這次是來找之前那位很聊的過來的守護者首領的。

畢竟,二人之間也算是有些緣分,當日他說過讓自己去找他,只是今日一整天都在踩點和監視龍族眾人,這才耽擱了。

不過,即便是現在林天成也沒辦法去找對方,因為龍族的人此時也出現在了城牆附近,正在和守護者們交涉。

雙方此時氣氛有些緊張,顯然談判的內容沒有得到理想的狀態。

林天成心中微動,還真巧,走哪都能遇見龍族的這群傢伙!

此刻,除了火龍和那位半神境的強者,龍族的第三位半神強者已然在此,還有七位無敵境!

林天成內心感慨,這龍族為了報復自己,真算是捨得下血本的,一下子出動這麼多強者,就不怕全部隕落了!

「行了,今日你們夜巡取消,由我龍族替代你們,我想你應該沒有意見吧?」

他們的談話,正好被林天成聽在耳中。

「這不符合規矩,按照規矩,我們的界城令是屬於天魁城的,不能私下轉讓,你現在要我交出界城令,這是在挑釁城主!」首領寒聲說道。

「沒那麼嚴重,大不了我也放一塊五級的界城令在你這做抵押,要不是只有你手中的界城令能開門搜查,我們也不會打你手中的界城令的主意!」

聞言,守護者首領有些猶豫,他知道龍族的這群傢伙要界城令,甚至代替他們夜巡是去幹嗎。

顯然是想利用自己手中這塊界城令的特殊能力,一間間的探查那些房間。

「你們這麼做就不怕引起眾怒?」首領說道。

「眾怒?呵呵……笑話,都是轉換成界城居民的人了,平日裏死氣纏身,有多少日子可活?還敢對我龍族不敬?真要是有這樣的人……你放心,我們自己會處理!」

「行了,別說那麼多廢話,交出界城令,我這邊也不讓你難做,放一塊在你這做擔保,找到了人,我們有重謝……千萬別逼我們翻臉!」為首的龍族強者寒聲道,語氣之中已經很不耐煩。

「城主哪裏,你們自己去解釋……」首領執拗不過龍族,只能妥協交出界城令。

龍族強者淡淡道,「行了……城主?哼……不過是個落魄半神而已,我族有神境坐鎮,他要是和和氣氣的,我們也不會亂來,真要是挑我龍族的刺,那我就讓他不得安生!」

首領聞言,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但是也沒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對方有這個實力說這樣的話。

很快,那位龍族強者就帶着身後的眾人朝着遠方街道走去。

之前提醒過林天成的那位首領,此時正站在城牆上,看向城內。

「朋友,希望你吉人自有天相,但願城主會阻止龍族此舉吧,否則……城內的生靈少了,死氣沒有人分擔中和……接下來我們的日子也不好過了!」

一個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首領看了一陣,默默收回了目光長嘆了一聲,這事,他管不了。

只能看城主是不是願意為了林天成出手,否則的話,天魁城之內想要戰勝龍族的勢力基本上是沒有!

……

「一位半神初階,七位無敵高階,中階十九位……」

林天成默默的潛伏在陰影處,將龍族的成員,以及實力探查了個一清二楚。

這些人林天成沒有放在眼裏,只是擔心殺了這些人引來的死靈會引出大麻煩,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扛的住。

「最好是先殺中階的,然後殺死靈,爆界城令……不然太冒險了!」

很快,林天成就有了目標,盯上了落在隊伍后的那倆無敵境中階的龍族。

「等他們分散尋找的時候下手,現在他們聚在一起,出手就等於是送死……」林天成的耐心是有的,此刻正安靜的躲在黑暗中觀察,就如同獵人一般等候這獵物露出破綻!

與此同時,那些龍族也如同林天成預想的一般,徑直推開了一些無人入住的房門探查,最後走到那些有人住的房間門前直接呵斥。

「夜巡,開門檢查!」

「什麼?什麼時候的規定晚上還要開門檢查?難道不知道死氣晚上會變得濃郁嗎?你們這是想殺人?」

「少廢話,開門!」

大部分人是不願意開門的,但是也礙於對方手中的界城令能強行開門,擔心招惹龍族這個龐然大物,也只好忍氣吞聲,承受着死氣侵蝕的痛苦開門。 為了安撫神宮悠的情緒,東瀛連夜送來了寶物,被空運的寶物有三件,分別是御神酒,一塊山嶽之心,以及一枚美麗的櫻花。

御神酒裝在一個翠綠色的葫蘆里,此酒是祭神所用,能恢復人的靈氣,治癒傷勢,平靜心神,或是洗去污穢。

山嶽之心也很奇異,大地有靈脈,有節點,山嶽在靈氣的滋養下,也會生出奇異,山嶽之心就是大山精華的凝聚。

如果山峰烏煙瘴氣,此山嶽之心會蛻變為山魈,如果山峰清靈,山嶽之心就會蛻變為山神。

可以說,山嶽之心已經不算是物品,而算是某種胚胎。

當然,在沒生出靈智之前,大部分人獲得山嶽之心都是用來鍛造武器或者盔甲。

神宮悠則是把這東西交給了霸下之靈。

這個小傢伙此時正印刻在神宮悠背上,只是,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趴在的它有些失落委屈。

霸下確實在感嘆自己龍生艱難,自出生到現在,它已經受到了數次打擊,在東瀛,因為年幼,它被數次攻擊精魄,好幾次都快魂飛魄散。

而吸收千引石后,它獲得了成長,以為此後能跟隨神宮悠並肩作戰,但泰坦之子卻給了它更大的打擊。

面對它馱山之力的鎮壓,大部分泰坦之子都能無視,如此情況讓它覺得自己就是個廢物。

對此,神宮悠也有些無奈,霸下很強,但自己成長太快,敵人更強。

在位格上,泰坦之子與霸下的位格是相同的,按理來說,霸下能與一個泰坦之子打的有來有回。

甚至,培養的好的話,霸下能與賽門單獨對抗。

只是,那些泰坦之子因為諸神的手段,都已成長起來,反觀自己的霸下,卻還是個小小少年,這就使得霸下對於那些泰坦之子來說就是一個小孩,根本不是對手。

「不要急,那些泰坦之子潛力有限,你能追上他們的。」

安撫了一下霸下,並把山嶽之心給它,讓它融合消化,神宮悠則是看向了第三件寶物。

這件東西很特殊,是一種夢櫻掉落下的花瓣,以此花瓣泡茶後進入沉眠,能在夢中增強人的精神力,且在蘇醒后,會有清心凈神的功能,這也是神宮悠想要的。

他小宇宙冥想法進階,就靠這個了。

「不,只有這個不保險,雅典城把貢獻結算完了,獎勵清單也拿過來了,先在這裏選一下。」

昨夜神宮悠算是立了一份大功,也因此,他的清單是內部特供的,同時,還有神官在神宮悠旁邊,為他講解。

看了一下清單,神宮悠發現,裏面變化確實很大,首先,前十的兌換選項就已經變了。

原本位列前十的都是一些寶物,武具,這些東西雖然珍貴,卻也只是外物,有很多人都不動心,但現在,裏面不少東西都惹得神宮悠心動。

當然,也有一些令其他人顫抖,神宮悠卻無感的東西。

如第三項,上面所列的名字為泰坦之血,仔細研究一下,神宮悠發現,這不是單純的血液,而是雅典娜以泰坦之血為凡人洗禮,把他們改造為泰坦之子。

這個選項,神宮悠其實也心動了一下,泰坦之子的強大毋寧置疑,強健完美到能與巨龍肉搏的體魄,悠長的壽命,還有天賦異能,凡人擁有這種血統,成為英雄可以說是唾手可得。

不過,這東西也就讓神宮悠心動一下,其後就無感了。

泰坦之子雖強,卻還不放在他的眼裏,除非能轉換為真正的泰坦,他才會有所猶豫。

讓神宮悠無語的是,兌換泰坦之血的貢獻值在10000,他正好擁有一萬兩千點。

在神宮悠搖頭把泰坦之血略過之時,那侍立在旁的神官開口了:「神宮君,吾主曾說過,如果你選擇成為吾主的神使,泰坦之血可以算作你的福利。」

「謝謝,不用。」

直接拒絕後,神宮悠沒有立刻兌換下面的東西,而是看向了上面。

「轉換為泰坦之子才是第三位,第二位跟第一位是什麼?」

隨着目光朝上,神宮悠發現,第二項名為神具打造,由火神赫菲斯托斯親手打造神具,且是量身定做。

而這,也讓神宮悠的眼睛亮了起來。

赫菲斯托斯的名聲還是很大的,雖然在希臘祂是一個悲劇的神靈,老婆給祂帶了無數的綠帽,自身還是個瘸子,但這一點都不影響祂鍛造神具的能力。

他曾給宙斯製做了神盾埃癸斯、為酒神狄俄尼索斯製做了酒神杖、為太陽神赫利俄斯製做了太陽馬車、為厄洛斯製做了金箭銀箭、為海洋女神忒堤斯的兒子阿喀琉斯製做了刀槍不入的甲胄、並用黏土捏出了潘多拉、製造了金屬巨人塔羅斯、縛普羅米修斯的鎖鏈也由赫菲斯托斯鍛造。

可以說,鍛造之神的名頭祂當之無愧。

「如果是祂親自出手的話,處女座黃金聖衣也許不再是虛幻的能量,而是可以變為實體……話說,雅典娜的血液可以兌換嗎?」

只是,激動的神宮悠目光上移,看到了兌換價格,三十萬的貢獻讓神宮悠瞬間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好貴……也對,畢竟是神靈出手,怎麼也不可能便宜。」

壓下立刻兌換的想法,神宮悠目光繼續上移,看向了兌換獎勵第一名,而當把那個獎勵的介紹全部看完,神宮悠的目光猛然一縮。

「神位?雅典……女神願意給出這樣的承諾?」

「自然,女神是大方的。」

盯着第一名看來好一會,神宮悠才把目光收回,也不怪他如此驚訝,實在是第一名的獎勵太過驚人。

按照上面所說,雅典娜承諾,與宙斯的戰爭中,表現最為出色的人類可以在祂組建的神群中成為神靈。

這種神位神宮悠不在乎,但其他人絕對會為此瘋狂,希臘的神位還是挺值錢的。

前三位獎勵,泰坦之血,神具製造,神位,三個獎勵都很不錯,可以看出,為了拉攏人類,雅典娜也是下了大本錢。

就是神宮悠,也有想獲得的,奈何,貢獻值不夠,而他也沒有積累貢獻值的打算。

目光從上面往下推移,很快,三件東瀛映入了神宮悠的眼帘,一個是蛇髮女妖之眼,直視此眼睛會讓人石化,這是給霸下兌換的。

作為自己的輔助靈獸,神宮悠很想讓它成長起來。

第二個是智慧之泉的泉水,不用懷疑,就是北歐神王奧丁曾飲用的,喝了能給人提供智慧。

當然,神宮悠這瓶是稀釋過的,至於雅典娜手裏擁有北歐的物品,神宮悠也不奇怪。

宙斯很強,單憑祂一人,雅典娜都不是對手,更別說希臘神群還有其他神靈。

為了獲取勝利,雅典娜不止聯絡了人類,其他神群也跟她有着牽連,現在希臘邊境就有不少城市被北歐神系佔據着。

「話說,把希臘的地盤劃分一塊給北歐神系,雅典娜這算不算背叛……不對,雅典娜不是要成為希臘的神王,祂想成為女性的庇護者,抗爭之神,改革之神。」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