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它們都早已經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實,但任誰還不會記掛陽間那些活着的親屬呢?誰不想去看看在陽間活着的親屬是否過的好,是否還記掛着已經死去的自己的呢?

但它們都明白,這些事情也就只能閒事想想罷了,因爲返回陽間去看望自己親屬的這件事情,根本就不現實!

所以,當它們看到夏樂懷中的夏雨的時候,臉上都不由得閃現出了羨慕的神色……

而對於夏樂三人,顯然就沒有這些陰兵和鬼魂們考慮的那麼多了。

此時,三人都沒有說話,各自懷着各自的心事默默的朝原路返回,武妄的臉色很是陰沉,甚至神情都有些萎靡不振,他現在心中極爲複雜,他不知道自己回到陽間之後,該何去何從。

按照原本的打算,他本來想等回到陽間之後,就直接返回姬賢的身邊,將五行仙人已死的消息告訴姬賢,然後,藉着這個機會,離開姬賢門下,他甚至想過剩下的日子儘量做一些善事,以擬補自己上半生所犯下的罪惡。

可是,當他知道夏樂就是五行仙人轉世的事情之後,他就知道,自己的這個計劃行不通了,他也知道自己三人這一路趕來,夏樂在路上都不止一次的拉攏過自己,他返回的這一路上,甚至真的就想投靠到夏樂身邊,最起碼不用像在姬賢門下那樣,亂殺無辜了。

見識過十八層地獄的慘狀之後,這一個曾名震大陸的殺人魔頭心中已經升起了一股深深的膽寒……

可是,如果自己真的投靠到夏樂身邊,卻總感覺很是對不起姬賢,對不起那個救了自己性命的人……

就這樣,武妄一路上抱着複雜的心思,一直低頭沉默不語,比起來時的那副模樣,已經是天差地別。

而花詩雨的臉上,則隱隱的帶着一股欣喜之意,她最開始就清楚一些花飄零與夏樂的關係,但看夏樂只有小成期的實力,還是忍不住有些懷疑,所以,當她看到夏樂在鬼界堡內抱着乾默默主動的說出自己上一世的身份的時候,最開始的那股疑惑也就一併消散了,現在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對於五行仙人的憧憬!

因爲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一些事情:當年五行仙人叱吒風雲的時候,她還只是一名只有十幾歲的百花谷谷主的貼身弟子,十幾歲的年紀,縱然是生在“女兒國”裏,但經過身邊一些師姐們的耳目渲染,也不由得對傳說中的五行仙人升起一股崇拜之情。

在這種長期的耳目渲染之下,當時只有十幾歲的她,一天到晚都纏着上一任的谷主給她講大長老和五行仙人的故事,而當時的谷主怎能不明白少女懷春的心思?雖然她知道花詩雨只是一廂情願,但出於對花詩雨的寵愛,她還是不勝其煩的一遍一遍給花詩雨講述花飄零與五行仙人的故事。

雖然這個故事花詩雨聽了不知多少遍,但每當聽到五行仙人對外公開發誓,在五年之內將大長老娶進門的時候,知道內情的她,總是能偷偷的笑出聲來。

但那個時候,花飄零早已嫁入五行宗,小小年紀的花詩雨也明白,身在隔絕外界的百花谷之中,恐怕是沒有機會親眼見到派中的大長老——花飄零了。

可是有一次,她居然真的就見到了大長老,那一個早已嫁給五行仙人的女人。

她清楚的記得,當時自己跟着上一任谷主接見花飄零的時候,卻見到自己以往心中認爲很幸福的大長老,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從她的講述之中,花詩雨才知道,自己崇拜的那個偶像,已經隨風而逝了……

當時,小小年紀的她只感覺心中猶如遭受五雷轟頂一般——自己崇拜的那個人,那個傳說中無所不能的人已經死了?

悲傷之中的花飄零甚至沒有發現小小年紀的花詩雨面色慘白的樣子。

而花詩雨經過短暫的震驚之後,卻聽到大長老發下狠誓要去萬心堂之中的那個陰曹地府的入口處找到五行仙人歸於地府的魂魄。

來不及多作考慮,她就已經隨着上一任谷主和花飄零來到了萬心堂的入口前。

可是,年幼的她還並沒有足夠的實力抵擋來自陰間的陰氣,於是,她只能站在入口的地方,看着大長老和上一任谷主的背影消失在那片漆黑的長廊之中。

她站在入口處一步也不敢離開,她甚至都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如此緊張……

終於,經過忐忑不已的等待,大長老總算和上一任谷主從萬心堂內出來了。

當時,她的一顆心猶如小鹿亂撞一般砰砰直跳,可是,看到大長老那張疲憊的臉上已經重新煥發出一股自信的時候,她突然感覺自己的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平靜了下來。

而那次過後,她就再也沒有見過大長老,那只有一面之緣的美麗女子就像是突然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中一般。



隨後,平淡的光陰如流水一般淌過,隨着花詩雨年紀逐漸增長,多年前少女懷春的往事彷彿已經從心間淡去,可就是在那個時候,消失多年的花飄零終於再次回來了。

那一次,花詩雨清楚的記得,大長老的樣子似乎有些狼狽,她找到了當時的谷主,並且一揮手佈下了一個結界,將兩人的身體包裹在其中,而身在結界之外的花詩雨,顯然聽不到兩人的談話,心中不免很是焦急,而隨着這股焦急的情緒升起,多年前自己心中那個崇拜的影子,彷彿又在此刻重新在心間浮了上來……

兩人在結界中足足談了三個時辰,當結界展開,兩人從裏面走出來的時候,花詩雨明顯看到大長老和上一任谷主臉上凝重的神色。

也就在那一次,上一任谷主匆匆宣佈了將花詩雨立爲下一代掌門的事情,便就跟着花飄零消失不見了。 當時,剛剛成爲谷主的她,並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喜悅,她彷彿從上一任谷主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深深的不捨,莫名的,她的心突然一疼,而當她帶着疑惑的目光看向花飄零的時候,花飄零卻看向了上一任谷主,她的眼中帶着一絲惋惜的神色。

之後,隨着上一任谷主離去,花詩雨很快就接管了谷中所有的事務,並也暗暗的知道了一些隱祕的事情,還有遠古深淵之中的一些不爲人知的隱祕……

也就在那一次,上一任谷主再也沒有回來,而知道隱祕的花詩雨卻深深的盼望着那個在自己的心底,已經淡忘了很多年的身影再次出現,因爲她知道,上一任谷主已經隨大長老去了遠古深淵之中,爲了強化隔離異界妖魔的封印,長年鎮守於遠古深淵的最深處,而能結束所有事情的,就只有傳說中的五行仙人。

想到這裏,花詩雨心中升起一股難言的苦澀,她將目光放在一臉木然的夏樂身上,心中不禁有些翻涌……

這麼多年的付出,這麼多年的等待,那個傳說之中的人啊,你終於回來了……

能不能結束這一切,就看你的了……

相比武妄和花詩雨複雜的心情,夏樂考慮的卻要實際多了,一路上,他首先考慮的不是其他的問題,而是乾默默的事情。

他也知道,乾默默現在已經是鬼體,所以是不能隨自己離開陰間的,但她畢竟身份不同,是自己前一世的女兒,而閻王爲了能讓夏樂安心去對付遠古深淵中的那個潛在威脅,便答應夏樂,等日後有機會的時候,安排他與乾默默見面。

而至於見面的時候,日期還沒定,不過,閻王卻答應了夏樂,讓乾默默在聚靈池邊修行,等到她修煉到一定的程度,便讓她在陰間原力的庇佑之下,與夏樂在陽間見面。

說只是見面,但卻沒有那麼簡單,閻王爲了表明對潛在威脅的重視,決定讓陰間也出一份力量,等到乾默默修煉有成的時候,閻王便會派出大批的陰兵部隊,在陰間原力的庇護和乾默默的帶領之下,去陽間支援夏樂消滅遠古深淵中的妖獸。

夏樂對於閻王的這個提議表示深深的贊同,他也知道,自己雖然是五行仙人轉世,但畢竟這一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五行宗弟子,甚至因爲喬淵五人在二十年前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風的那件事情,在江湖之中,已經跟其他很多門派結仇,想要讓這些門派相信潛在威脅的存在必然很難,況且,還要讓他們跟自己化解仇恨,並在自己的號令之下去消滅遠古深淵中的妖獸……這更是難如登天!

所以,閻王派出陰兵部隊幫助自己,夏樂便欣然的接受了,況且,這批部隊還是在自己前世女兒的帶領之下……

除去這點,夏樂一路上也盤算着自己的收穫,他發現,自己這次除了最主要的救回夏雨之外,其他收穫當真不小!

首先,自己恢復了上一世逆天的實力,雖然還需要一些時間來吸收,但這已經是一個天大的收穫了。

能有無上的逆天實力,誰不願意呢?況且,夏樂知道自己前一世修煉的乃是五行齊聚之力,他心中藏着一股火熱期盼,期盼自己快些能吸收完這些力量,然後在消滅潛在威脅之後,去完成自己上一世沒有完成的事情——突破!

突破到大成期,這點還遠遠滿足不了夏樂,他在那段“記憶”之中,曾看到風雲虛幻之中的描寫,他的目標就是——創造一個世界!

雖然他知道這很難,但是至少自己有了一定的資本,等消滅潛在威脅之後,日子平靜下來,再慢慢嘗試突破,也不是不可能!

除去這一點,夏樂當然還有其他的很多收穫。

比如,見識到了陰間的各種風俗,甚至是規矩,還有那令人恐怖不已的十八層地獄。

而且,在他得知了陽間人死後歸入地府不會忘記陽間記憶,並且還在陰間存在陰壽的這件事情,他心中就有了另一種打算。

首先,他想到的便是任遊,任游出手殺死了誤入魔道的獵瓊,纔會被丘虛逐出門下,雖然那位神奇的無涯子曾告訴任遊解決的辦法在他師母的身上,但夏樂知道,雖然或許真的能從任遊他師母的身上解決此事,但丘虛的心中必定還有另一番間隔,而自己若要是能在陰間找到獵瓊,並且安排他與丘虛見面的話……

而且,不光獵瓊的事情,還有武妄他那位自刎的師父這件事情,他知道,武妄只是一個可憐的武癡,他雖然出手殺掉了他的師兄師弟,但卻沒有對他這位師父出手,想必,即使是他得知了他的師父自刎的消息,這些年來這件事情縱然已經淡忘,但夏樂相信,武妄肯定對他的這位師父依然心存愧疚,而這次下陰間因爲夏雨事情的緊急,並沒有遇到武妄的師父,自己若是在以後的時間內,找到他這位師父,安排他與武妄見面的話,那至少,武妄也肯定會對自己報以感激之情。

再想深一層,自己若能夠將武妄收於自己的身邊,那至少也能夠從他身上得知一些姬賢門下的事情!


對於姬賢門下,夏樂心中卻是沒有一絲憐憫之情的,縱然他從閻王口中得知姬賢門下知道紫煙魚骨的事情似乎是與花飄零有關,但他對姬賢門下卻從心底感到一股深深的厭惡——若不是因爲你,我會被迫下山嗎?若不是因爲你,我會遇到這一系列的事情嗎?若不是因爲你,我肯定還在無名小山上過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根本不用去理會這麼多破事,也根本不會答應閻王這該死的拯救世界的大任!到時候,世界就算毀滅了,至少自己生前一直是無憂無慮的!

雖然夏樂知道很多事情都是在閻王和花飄零暗中做了手腳纔會發生的,但是,他無法對閻王泄恨,又不知怎麼該面對花飄零這個自己前世的妻子,所以,只好把所有積怨都發泄到了姬賢門下的身上!

“哼!我知道雖然這件事的原因並不在你,但誰讓你惹上了小爺我!”

面對姬賢門下的事情,有了自己前一世力量做後盾的夏樂心中已然發狠……

他也需要發泄!

所以,他決定,就算因爲世界命脈的事情需要大量的高手,但至少也要給姬賢門下一個慘痛的教訓!

而說起這次陰間的收穫,意料之外的收穫便是那能讓人說出真話的迷魂水和能讓人忘卻記憶的孟婆湯了…… 想到這裏,夏樂便分出一絲意識,探進了自己的水鄉之中。

盛着迷魂水的水袋和盛着孟婆湯的陰間容器都穩穩的放在水鄉里,這兩種神奇的液體,都是從陰間得來的東西,夏樂暗自嘆了一口氣,他也不知道這兩種液體到底對自己有什麼用處,本來,這孟婆湯只是自己一時心起,在閻王那卑鄙的條件之下硬硬索要而來的,而迷魂水,則也是一時好奇,便收集了一些。

這兩種液體夏樂現在還沒有想好對自己有什麼用處,不過,他相信,這些神奇的液體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

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體內的契根已經明顯成長了很多,而在水木兩行契根的旁邊,已經漸漸顯出了三個模糊的影子,一個像是一束小小的火焰,另一個則像是一小堆泥土,而剩下的另一個,已經初具了一粒粗糙鐵鏽的模樣,他知道,這三個,便是剩下的火、土、金三行的契根了,這三個契根的生成,是在看完了三生石中記憶後才產生的。

自己上一世既然是五行仙人,那麼,隨着本命原石封印的解開,剩下的三種契根在體內生成,也就並不奇怪了。

這五行契根在體內圍繞着一箇中心緩緩的旋轉起來,像極了三生石中那段記憶裏五行仙人體內的情況,只是,五種契根卻還都沒有長成上一世的那種強度而已。

不過,夏樂卻並不擔心,因爲,只要自己回到陽間,用不了多少時日,吸收完本命原石中上一世的力量,就會達到前一世五行仙人體內的那種形態。

而到時候,自己的實力就會飛躍到神會期的層次!

況且,純淨的五行齊聚的力量,可不是一般神會期奇人所能比擬的。

想到這裏,夏樂心中不由得生出了隱隱的期盼,和一股凜然的豪氣!

就這樣,三人一路默默無語、各懷心思的向原路返回着,因爲這次尋找夏雨的事情已經完成,所以,三人在回去的路上並沒有花時間像來時那般格外注意往來的生魂,在陰兵和生魂們的跪拜之下,中間只用了兩天的時間,便已經趕回了黃泉路上那個上古傳送之前。

中間的這段時間,夏樂把閻王告訴自己的那件潛在威脅的事情告訴了花詩雨和武妄,花詩雨還好,她畢竟是知道一些隱祕的,當即便答應夏樂,等他日後恢復上一世的實力,便帶領百花谷衆多弟子,全力以赴的支援他消滅遠古深淵中妖獸的事情。

同時,這位谷主也很想去遠古深淵的最深處,見一見那位常年鎮守在封印處的自己的師父,上一任的百花谷谷主。

相比花詩雨的乾脆和從容,武妄這位貫通期的頂尖強者聽完這個消息之後臉色卻立馬變得慘白起來。

他當時並沒有許諾夏樂什麼,而是臉色陰沉的閉口不答。

而夏樂也不着急,當即便轉移話題,和花詩雨閒聊起一些百花谷的事情來。

不知花詩雨是有意還是無意,她所說的每件事情,卻都與花飄零有關,她甚至還給夏樂講述了那個自己從小百聽不厭的關於五行仙人的事情。

而夏樂也並不尷尬,他只是接受了上一世的力量,卻並沒有接受上一世的記憶,能從花詩雨口中聽到一些關於自己上一世的事情,夏樂卻也樂的自在,但是關於花飄零的一些事情,卻不由得讓他有些沉默了。

武妄一路上的話很少,夏樂和花詩雨也明白這位姬賢門下右護法的心情,所以這一路上,也只是談及一些輕鬆的話題,但即使是這樣,武妄卻還是依然悶聲不語。

終於,三人總算踏入了上古傳送之中,在花詩雨再一次的默唸出那種讓人牙酸的咒語的時候,身在陽間的花飄零一干人終於接收到了來自陰間的所發出的信號,不一會,上古傳送便緩緩的向陽間的萬心堂中升了上去。

置身上古傳送之中,夏樂的心情卻並不輕鬆,隨着上古傳送一點一點的向上升起,他的心情也彷彿一點一點的緊張了起來。

縱然這一路上雖然與花詩雨談及了不少輕鬆的事情,甚至也瞭解了不少關於花飄零的故事,但夏樂知道,當上古傳送升入陽間,就是真正該面對自己這位前世妻子的時候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的心中不由得被緊張填滿。

自己該如何面對這位前世的妻子呢?

如果自己這次去陰間救回夏雨沒有看到三生石中上一世的記憶的話,或許面對花飄零,會顯得輕鬆一些,可是,當他知道這個女人竟爲了再次見到轉世後的五行仙人,做出了這麼多努力,心中卻如何也輕鬆不下來了。

自己到底該怎麼面對,卻真成了一個問題了!

想必……花飄零也在考慮着該如何面對自己吧……

夏樂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強壓住心中的這股緊張,只能靜靜的等待上古傳送一點一點的向陽間升上去。

不光夏樂,這個時候就連武妄的精神也不太好,這個貫通中期的頂尖高手自從第一次遇見花飄零開始,彷彿就一直厄運不斷,屢受打擊,這一次,夏樂告訴他世界命脈的潛在威脅,卻再一次讓這名頂尖高手沉默了下來。

而此刻,他內心正遭受着巨大的掙扎……

聽夏樂的意思,這次世界命脈的事情自己根本就不會逃的掉,在他心中,他也隱隱的期盼自己能去遠古深淵中儘自己的一份力。

畢竟,消滅遠古深淵中妖獸的這件事情,也算是功德一件,這樣的話,自己也能在死後下到陰間,抵消一些曾經在陽間犯下的罪惡,說不定,獵殺的妖獸多了,還能徹底的抵消自己前半生的罪惡,那麼,等自己死後,說不準就不用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了。

他可是對十八層地獄的慘狀銘記於心了,那裏那些撕心裂肺而又透露着麻木的慘叫聲彷彿時刻敲打着武妄的心,讓這個貫通中期的頂尖高手不由得眉頭緊皺。

但是,自己若要真的跟夏樂去遠古深淵,那麼……姬賢門主那邊的事情可怎麼辦纔好?聽夏樂的意思,他對姬賢門主可算是恨之入骨,而自己,又是姬賢門下的右護法,雖然自己在見識過十八層地獄之中的慘狀之後心底已經不想留在姬賢門下,可是,姬賢門主的救命之恩,武妄自己卻一直銘記在心……

而現在就要升回陽間了,自己也該做出一個明確選擇了,可是,自己到底該如何抉擇呢……

武妄的心中愈發忐忑不安起來。

比起武妄和夏樂緊張的心情,花詩雨可算是最爲輕鬆的一個了,這次的任務不但圓滿的完成,還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偶像,雖然這位偶像已經轉世,但在花詩雨種種複雜的心思看來,還是不由得讓她心中欣喜不已。

在三人各自複雜的心思之中,時間過的彷彿極快,不知不覺間,上古傳送已經緩緩停止了上升。

感觸到停止上升的上古傳送,夏樂心中陡然一驚!

他知道,自己恐怕已經來到陽間的萬心堂之內了。

而下一刻,就是該面對花飄零的時候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