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很快開始,此時客廳就蘇檸和穆以燁,張媽早已經上樓睡覺了。為了恐怖效果的渲染,蘇檸還關了燈,拉上了窗帘,恐怖效果直接拉滿。

電影很快開始,蘇檸趕忙跳到沙發上,拉起毯子就往身上裹,眼睛還時不時地看一眼屏幕。

穆以燁坐在她旁邊,看着女孩將自己裹成個蝦米,男人輕笑,「害怕還看?」

她向來害怕這些,他又何嘗不知道。他也知道想必是陸祺希望她勸他休息,她才會提議看恐怖片的。

他往她那邊掿了一點,靠近女孩。女孩正把自己裹在毯子裏,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電視屏幕。睫毛濃密纖細,淡淡的陰影垂在眼瞼。女孩的鼻頭小巧精緻,眉毛是漂亮的柳葉眉,彎彎的眉尾更增加她的嬌俏感。

她換了身衣服,一身黑色格子的睡衣睡褲,露出修長纖細的脖頸。

他伸手摟住女孩,卻被柔軟的觸感襲到,是她的頭髮,帶上些清香。幾根頭髮很是不老實,偶爾撓上他的下巴,帶些酥酥的觸感,很是心癢。讓他很想抓住它的主人,狠狠吻她。 ,

[]

翌日。

因為兩個小傢伙要去新幼兒園,溫栩栩早早的就起來了,給兩人做了他們最愛吃的早餐。

「若若寶貝,起床了噢,今天要去上幼兒園呢。」

「唔……不嘛不嘛,若若寶貝還沒有睡醒。」

女孩子都愛賴床,迷迷糊糊中聽到媽咪的叫聲,還沒睡夠的若若不願意了,小身子在那粉色的小杯子里卷啊卷。

一下子捲成了一個蠶寶寶樣,讓媽咪再也剝不開被子。

溫栩栩看到,要笑死了。

沒有直接去剝,就伸出一根手指頭在女兒白嫩嫩的小頸窩上撓了兩下,馬上,孩子「咯咯咯」的笑聲就從被窩裡傳出來了。

兒子則就省事多了。

從媽咪開始推開房門,他就已經快速的從小被子里起來了,隨後,酷酷的走到衣櫃前找出衣服自己換上,去了洗手間。

半個小時后,母子三收拾妥當了。

「媽咪,你大概什麼時候會來接我們呢?不要太晚噢。」

墨寶看著急匆匆把自己和妹妹送出家門的媽咪,露出了小傷心的表情。

溫栩栩聽到了,趕緊給寶貝兒子保證:「不會的不會,媽咪一定會在幼兒園放學的時候準時來接你們的。」

結果,後面坐著的小狐狸和妹妹相視一眼后,笑了。

幼兒園放學才來接,那他們今天有足夠的時間行動了!

大壞蛋,你等著吧,你的墨爺馬上就來找你!!

——

溫栩栩這天確實有事情。

這是她和小林約好的,今天早上要是霍司爵醒了感覺良好,她就可以馬上過去了,理由當然是繼續給他治病。

所以,她必須加快速度趕去淺水灣。

溫栩栩拿著手機進了藥店,果然,她才把開好的方子遞給店員,手機里就收到了小林發來的消息。

「太太,總裁已經醒啦,你快過去!!」

「……」

立刻,溫栩栩催促著店員把要抓好后,拿著藥包就火速跑了。

十來分鐘后,淺水灣-

霍司爵確實已經醒了,他昨天晚上睡得很不錯,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睡了一個這麼囫圇的覺。

所以,他的心情還是不錯的。

「通知下去,半個小時后,準時召開公司會議!」

身姿筆挺的男人站在那,神情是前所未有的精神,他望著鏡中的自己,藏青色的襯衫,衣領熨燙地筆挺,黑色長褲包裹著兩條大長腿,讓他看起來更加的筆直頎長,一眼望去,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凌人的矜貴優雅。

「是,總裁!」

助理小林立刻打開手機,在微信群里通知了這個重要指示。

幾分鐘后,霍司爵戴好手腕上的表,準備出門。

「那個……總裁,太……溫小姐已經在過來的路上了,您不等一下她?讓她給您看看再走嗎?」

「林梓陽,你是不是最近真的很閑?」

冷不丁的,這個正大步流星往樓下走的男人,冷冷的盯著林梓陽來了這麼一句。

霎時,林梓陽一哆嗦后,再也不敢開口了!

算了,為了保住自己的命,還是不要再管閑事了吧,他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就靠那女人自己的了。

林梓陽認命的跟著總裁背後。

可誰也沒有想到,就在兩人要出去的時候,一條纖細的人影冷不防從外面竄到了他們面前,「咻」的一下,還差點沒當場正撞到霍司爵身上!

林梓陽:「……」

我的媽呀,修羅場來了,趕緊跑!

他麻溜的抱著自己的頭就遁走了,而差點撞到人的溫栩栩,則在反應過來后,望著面前鐵塔一樣的男人,也是被駭的後退了一步。

「早……早啊,霍總,上……上班哈。」

她狗腿的舉起了自己的爪子,一邊陪著笑,一邊給這個暴君打招呼。[] 激烈的戰鬥剛剛結束,索恩趁著恢復體力的空隙與安德麗娜一起坐在閃爍著淡藍色熒光的真菌叢中閑聊著,享受着片刻的寧靜。

「人道落日是天涯,可是我已經失去了家的方向,因為我始終未曾見過落日餘暉。」安德麗娜半倚在索恩的肩膀上,輕輕地將手中的千紙鶴拆開,看到千紙鶴上的留言后,內心微微一嘆。

「吼!」

突然,從地精巫師瑪爾維莎那邊傳來一聲聲近乎原始的野蠻咆哮,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索恩神色一凝,立即提起被他倒插在身前的斬魔長劍,拉着安德麗娜的手便朝着隊友的方向靠攏。

「怎麼回事?」索恩帶着安德麗娜快速走到瑪爾維莎身前,望了一眼黑暗中咆哮的黑影,沉聲詢問道。

「還能怎麼回事,我們的聖武士隊友發現了一隊巡邏的地底魔物。這不,氣沖沖地要跑去凈化他們呢。」瑪爾維莎瞥了一眼駕馭著龍血蜥蜴沖向黑影的聖武士佩奧。

索恩聞言,立刻將目光投向聖武士佩奧戰鬥的方向。

在前方不遠處的開闊地帶,出現一隊相貌野蠻而近乎原始的類人生物,通過真菌閃爍的微光,他可以清晰地觀察出對方的外貌特徵。

這是一種有着灰色厚鱗且無眼的人型生物,渾身筋肉結實,手中握著粗製的石斧和骨棒,腰上纏着一塊利用凶暴鼠毛皮製作的圍裙。

石盲蠻族!

一種由普通人類退化而逐漸形成的食人種族,他們的祖先歷代崇拜奪心魔,並且跟隨他們在幽暗地域中征戰,最終演化成一種盲目而魁梧的食人怪物。

石盲蠻族雖然沒有視覺,但是卻可以靠敏銳的嗅覺和聽覺來鎖定附近敵人的位置。

「砰!」

伴隨着龍血蜥蜴的衝鋒,一隻未反應過來的無眼大漢直接帶着骨骼斷裂的咔嚓聲被頂飛十幾米遠的距離,隨後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只剩微微起伏的胸膛,顯然是活不成。

「噗嗤!噗嗤!」

緊接着,這位擅長乘騎作戰的龍裔聖武士居高臨下揮動手中閃爍著神聖光芒的長劍。兩道寒光閃過,殷紅的鮮血飛濺在真菌叢中,兩隻無眼大漢發出一聲不甘的嘶吼,壯碩的身體晃了幾下,仰面倒地。

「砰!」

當兩隻石盲蠻族倒下的剎那,聖武士身下的龍血蜥蜴也沒閑着,先是甩動粗壯而佈滿厚鱗的尾巴將一隻揮舞著石斧從身後偷襲而至的敵人抽飛。

隨後奮力一躍,龐大的軀體宛如泰山壓頂之勢,兩根大理石柱般的前肢將正面衝鋒的石盲蠻壓趴下,強而有力的下顎趁勢撕裂石盲蠻的頸部。

龍血蜥蜴再次嘶鳴一聲,猛地轉身,撲向最後一隻被它尾巴抽飛的石盲蠻。

當龍血蜥蜴臨近的瞬間,騎在身上的聖武士佩奧趁機揮動利刃,一顆醜陋的無眼頭顱飛落塵埃。

一場乾淨利落的戰鬥就這麼結束了。

但是意外卻發生了……

聖武士佩奧以極快的速度解決掉了五隻石盲蠻,巨大的動靜卻將這些聽覺敏銳的石盲蠻全部吸引了過來。

在通往真菌森林的陰影中,出現大批被灰色厚鱗覆蓋的無眼大漢,他們紛紛舉起手中的石斧骨棒,從喉嚨里滾動出野獸般的咆哮,朝着駕馭龍血蜥蜴的聖武士佩奧圍去。

「庫泰格,準備支援聖武士!」索恩望着黑暗中出現的近百名石盲蠻,眉頭皺了皺,立刻對身邊保持警戒的獸人劍聖吩咐道。

獸人劍聖聽到索恩的話語,毫不猶豫地便持劍沖了上去。

於此同時,站在另一邊的清塵大師也掏出一根翠綠的冬青枝,開始施放神術,支援聖武士佩奧的進攻。

「我的法術今天已經快用完,你們好自為之吧。」地精巫師瑪爾維莎無趣地望了一眼,丟下一句話,便駕馭著座狼向後退了幾步,保持沉默不語。

——「三環法術:火球術!」

——「類法術能力:火球術!」

看到地精巫師退後,索恩與安德麗娜兩人對視一眼,立刻凝聚出兩顆在黑暗中跳動的暗紅色火球。

「轟隆隆!」

兩顆暗紅色火球呼嘯著,分別沒入石盲蠻最集中的地方,爆炸的轟鳴聲劃破沉寂的黑暗,將一大群暴躁的石盲蠻淹沒在紛飛的新鮮泥土中。

暴躁的火球直接在石盲蠻群中造成了三四十隻的死傷,近乎減員三分之一。

「吼!」

這時,一聲充滿野性的憤怒咆哮在火球的硝煙中響起。

咆哮剛落,一位全身筋肉糾結、身軀近三米高的石盲蠻揮舞着手中勢大力沉的巨斧,猛力一躍,裹挾著凜冽的破空聲與腥臭味兒,朝着與石盲蠻廝殺的聖武士當頭劈去。

「砰!」

巨斧擊打在聖武士格擋的精鋼盾牌上,洶湧的力道瞬間涌遍全身,伴隨着座下龍血蜥蜴的悲鳴,聖武士佩奧直接被強勁的力道砸飛,狠狠地摔在地面上。

通過微光閃爍的真菌叢可以發現他那一張很難看出任何錶情的龍臉上,細密的鱗片變得扭曲,持握盾牌的左手無力般垂落,盾牌也被磕飛距離身體五六米遠,握劍的右手努力的掙扎著,卻始終站不起來。

正在施放神術支援獸人劍聖的清塵大師,看到被砸飛出去的聖武士佩奧,以及趕過去準備補刀的石盲蠻手下,神色一變,立刻朝着聖武士的方向趕過去。

「竟然已經成功就職野蠻人了,看來應該就是這群石盲蠻人的族長了。」索恩收回複合長弓,再次取出長劍。

一百多名石盲蠻在火球的硝煙中再次聚攏到一起,朝着獸人劍聖與龍血蜥蜴圍攏。

現在的情況,僅憑他們幾人殘存的力量根本很難將其屠殺乾淨,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率先將威脅最大的頭領幹掉。

索恩先是望了一眼匍匐在地面上保持警惕的伏龍獸,轉身對施放法術的安德麗娜說道:「你自己小心一點。」

說完,直接將目光鎖定在石盲蠻族長身上,隨後握緊長劍,深吸一口氣。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