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豫本來就對慕卿沒有什麼好感現在更是生氣,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慕卿,真的是太過分了,當真以為,有了封時奕就可以肆無忌憚了嗎?」

這個時候,顧念的主治醫生走了進來,「病人家屬來了嗎?」

顧豫上前一步,「我是她哥哥。」

醫生看了顧豫一眼,點了點頭,「你跟我來一趟。」

林憂有些奇怪,想要跟著去,但是又覺得留下來好一些,站在顧念身邊輕輕地拉著顧念的手,笑著說道:「放心,我在這裡陪著你呢。」

顧豫到了醫生辦公室,看著醫生皺眉的樣子覺得有些奇怪,「醫生,我妹妹怎麼了?」

「顧總,你看,這裡,還有這裡。」醫生指了指片子上的陰影,嘆了口氣,「現在疑似腫瘤,但是性質還是不能確定,要進一步的檢查,若是良性的還好,若是惡性,怕是……」

顧豫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了看片子又看了看醫生,「你說什麼?醫生?會不會是誤診了?」

「顧總先不要著急,我們會做進一步的檢查,只是,若真的是腫瘤,以我們醫院的水平,怕是不能做啊。」醫生有些汗顏,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顧豫有些煩惱的皺了皺眉毛,「醫生,您一定要好好檢查,我會聯繫國際上的專家,過來給我妹妹會診。」

醫生這才點了點頭,喃喃地說了一句,「若是林醫生還在,也不會這麼艱難了。」

林醫生。

顧豫的眸子驟然收緊,有了一絲絲的悲傷,卿卿,是啊,她已經不在了。 如初打開房門。只見蕭默然坐在門口的牆邊,似乎已經睡著了。細小的鼾聲從他英挺的鼻中傳來。他有著明顯的黑眼圈,似乎勞累之極。

他的身旁散落著幾個白瓷盤子,裡面多多少少放著些食物殘渣。

金閃閃提著竹籃輕輕走來。他一見如初從門內出來,面上一喜。剛想開口,卻被如初制止。如初指指旁邊似乎睡得正香的蕭默然,示意金閃閃到對面的房中。

金閃閃隨如初進入旁邊屋。

「他怎麼了?」如初問。

「上仙去卜算了整整七日。頭三天還好,第四天這小傢伙就開始不放心了,這門外若不是有上仙您下的禁止,他早就闖進去了。後來他見自己進不去,就乾脆守在門口,這一呆就是四天,除了去衛生間,其餘時間不曾移動半步,剛才我看他實在太疲憊,只好用了昏迷術,讓他先睡一會。」金閃閃邊嘆氣邊道。「這孩子,倒也難得,只是他以後恐怕會很苦……」說道此言,他不由語氣中充滿遺憾。

「貧道今晚就回去了,替我向相柳王子道別。」如初從袖中拿出粉色貝殼,將蕭默然裝了進去。轉頭吩咐金閃閃道。

金閃閃彎下身子,鞠了一躬,道:「上仙走好。」說罷,還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小的竹籃,遞給如初:「這是我們蜀地的特產,是小妖們特地選來給上仙的供奉,還請上仙務必收下。」

如初見金閃閃面色虔誠。便接過竹籃,同樣放入貝殼中。請念真言。手中出現一張草綠色的符咒,她將符咒遞予金閃閃道:「剛才荼蘼說峨眉山的鎮山神獸因為氣候變化已有蘇醒跡象,那神獸一旦蘇醒,不知要有多少山中精靈妖怪被它所傷,這咒符沾有貧道的靈氣,若有一日那神獸復甦,憑此咒,可保你峨眉一眾妖怪性命。」金閃閃見此符咒,慌忙跪下,雙手高舉過頭頂,將符咒接過。


如初正要駕雲離開,卻見房中瑞光大聖。她的膝蓋不由一軟,自己已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在巨大的威壓下,她的頭甚至都難以抬起!

再看一旁的金閃閃,居然已經恢復了蟾蜍原身,縮到了房間最不顯眼的一個角落裡,也是匍匐在地,以手遮眼,如初當然清楚,這是所有靈族可以做出的最虔誠的朝拜姿勢。那瑞光突現,一定是某位絕頂上仙要出現前的徵兆。

如初雖然被那瑞光的威壓壓得難以翻身,卻不願墜了自己宗門的威嚴,她用盡最後的靈力翻身擺脫跪倒姿勢,轉而五行向天,盤腿起座,放空身心,意識逐漸注入星蘊之中。

只見星蘊中,一位女神款款而來,她面容慈祥,寶相莊嚴,身著黑底綉紅紋長裙,那些紅紋讓如初瞬間回憶起宇宙中的浩瀚星海。她痴痴的看著眼前高貴的女神,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那女神看看如初,忽然一笑,笑容中帶著一絲玩味。更多的是一種欣賞,卻又夾雜著別樣的憐憫。

「果然是個出色的孩子。冷靜正直別有風骨。」女神輕嘆出聲「怪不得沂南那樣迷戀。」

如初猛地聽到「沂南」二字,忽然聯想道了什麼,臉上出現一股敬畏之色,偷眼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神,心中開始忐忑。但願她不是……

可惜如藺如初這班的運氣,好的事情一向不靈,而那些壞的嘛,躲也躲不掉!

只聽那女神道:「我乃沂南之姐,色東!」

聽得此言。如初心中暗暗叫苦,一個沂南已經讓她疲於應對,現在宇宙中最大的BOSS出現了,她還有活路嗎?縱使再多的腹誹,她也要壓下,急忙行了一個禮道:「恭迎上仙。不知上仙諭召有何吩咐?」

「也沒什麼。你不用緊張。」色東笑笑道。「只是對你比較好奇,來看看而已。」

「啊?」如初納悶。

「你放心吧,沂南不會再來胡鬧了。你可以安心在人族居住,直到飛升為止。」色東言畢,一揮手,如初直覺腦中如炸雷般響個不停,人已經被丟出星蘊以外!她趕忙閉目禪定,導魂歸體!

「這件事情你有把握?」色東回頭看看躲在星蘊角落的黑袍人江湛通問。

江湛通恭敬的跪在地上。「女兒已經料理好一切,如初她的命格,不會再變。」

「這就好,你知道現在什麼情況,剛才為了制住沂南,我已經損失了大量的靈力,必須閉關修養一百年,一百年說長不長,但是沒了我的約束,沂南的性子要做出什麼事情來很難說。所以,你務必要把這件事情辦成。」色東嘆氣道。

「女兒正在設法!」江湛通急忙應道,但她略有顫抖的身體卻顯示出了她的擔憂。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但是只要控制的好,一百年還是很容易過去的。」色東嘆道「只是苦了那孩子。但為了地球眾生無論如何,你便是講道理也好,威脅也罷,一定要把她拉到沂南身邊。」

「母親,據女兒觀察,如初是個很有責任心的孩子,她同情眾生,若是我們將實情告訴她,她會體諒的。」江湛通沉吟道。「不如,我去向她說實話。省得麻煩。」

「不成!」色東制止道「你不懂,男人的心思是喜新厭舊的,越容易得到的,越不懂得珍惜,我的弟弟我了解,他是個典型的受&虐狂,若是如初對他無意,反而會讓他對如初的興趣持久些。若是如初輕易的跟了他,也許不過幾年,他便先厭倦了。到時候,更不好打發!況且,我還有重要的事情交給如初去辦!」

「母親!萬萬不可啊!」江湛通聽完,頓時大驚失色,趕忙爬到色東身前,拉著她的裙裾苦求。

「不愧是五界之中最聰明的種族,不用我多話就知道我的意圖。」色東笑笑將江湛通扶了起來,抓住她的手道:「你的心意母親怎會不知。只是沂南的病越來越嚴重,他的性子已經到了極端的偏執階段,我的身子也大不如前,若我不幸消逝在沂南之前,以他的性格,眾生休矣。為了眾生安全,只能這樣。」色東拍拍她的手,似安慰她,也似在安慰自己


「可是,如初她可以嗎?」江湛通知道多說無益,忙把話題引開。

「可以的,這孩子很像我的母親……」色東緩緩道。

數千萬個紀年之前,色東和沂南的父親萬盛帝尊初創宇宙,那時宇宙中的各個星球都還有自己的種族存在,萬盛帝尊看著各個種族的臣民安居樂業不由萬分羨慕,後來他偶爾來地球散心,看中了當時一位種花少女,那少女本有婚約,開始至死不從,後來萬盛帝尊拿了九乘之禮向少女求親,少女居然爽快的答應了。於是,這位少女背著嫌貧愛富的罵名做了帝尊的妻子。

「我母親怎是看中財帛,她是見到了父親那瞬間可以毀滅一個星系的恐怖力量,怕自己若是不答應會連累整個族群被他屠戮,所以才默默的忍受著被眾人誤解唾罵的名頭跟了父親。我那父親比沂南還要瘋狂,沂南好歹還要按照常理規矩形式,可是父親他卻只要看不順眼,便直接毀滅,就因為這樣,本來有著十萬行星的太陽系,被父親毀滅得只剩下幾十顆行星。母親見勸不了她,寧可拚卻自己的性命也要孕育子嗣。她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終於成功了。可惜她自己……」

「夫人很偉大。」江湛通道。「可母親您不是帝尊那樣的神。」

「可沂南是!當年母親怕一個神最終會因為孤獨而走上父親的老路,便分離元神,生下了我們姐弟兩個,可數億年過去了,沂南還是在向父親靠攏。這件事情我思索了多日,自千前的天朝巨變開始,我就已經決定了!」色東嘆道。


「所以,那個時候的母親其實就已經做好了消逝的準備,您才讓我積極的尋找有足夠勇氣去完成這件事情的女子。」江湛通恍然大悟「原來,動明之神早就做出了決斷!」

「是。只是我沒想到,這孩子與沂南居然有那麼深的緣分,這樣也好,想必,由她來孕育群仙之首,再合適不過了。好了,不要再說了,速去準備!」色東正色道「我的靈力至多再支撐七年,七年之後,我必須閉關!所有的事情,務必在七年之內完成!」

「蕭默然他是否要……」

「不必!」色東制止道。「我要的是心碎的她,絕不是心死的她!」

江湛通聽得此言,點頭退下…… 慕卿不是第一次來封時奕的公司了,但是每一次都是一樣的無聊,坐在封時奕的辦公室,看著那些助理秘書出來進去的,沒多一會,就煩躁起來,「封時奕,我想出去走走。」

「公司今天有個大項目要簽約,亂的很。」封時奕頭也不抬,直接丟下這句話。

慕卿有些不滿,悶悶地說道:「可是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怎麼就不能出去走走了?我不會給你添亂的,封時奕,拜託拜託,我在這裡,無聊死了。」

封時奕有些無奈,放下手裡的鋼筆,歪著頭看著慕卿,猶豫了一下,然後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慕卿,「要玩遊戲嗎?」

遊戲?

這個慕卿還是很喜歡的,所以就很歡喜的拿過了封時奕的手機,笑嘻嘻的說道:「你平時都玩什麼遊戲?」

「自己看,閉上嘴。」封時奕今天的確是很忙,並沒有很多的時間跟慕卿說話,剛才出去那趟,已經是很耽誤事了。

慕卿訕訕的,不過卻還是乖巧的拿著手機,點開頁面,卻意外的發現,壁紙竟然是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細節,竟然讓一向沒心沒肺的慕卿悄悄的紅了臉。

想到這裡,慕卿拿過自己的手機,對著埋案工作封時奕,拍了一張。

陽光下,封時奕帶著眼鏡,多了幾分儒雅氣質,專心致志的樣子,更是讓人恨不能溺死在裡面。

看著手機里的照片,又看了看面前的封時奕,慕卿有一種錯覺,自己好像是人生贏家一般。

雖然喜歡遊戲,但是慕卿對別人的手機卻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所以,並沒有用封時奕的手機,而是拿著自己的手機,玩了起來。

「歡迎來到,王者榮耀!」

剛剛點開遊戲界面,聲音就傳了出來,慕卿有些急了,平時玩慣了,竟然忘了靜音,小心翼翼的看了封時奕一眼,只見他眉毛輕輕皺起,卻並未抬頭。

急忙忙的點了靜音,埋頭玩了起來。

封時奕抽空抬頭,看著慕卿這個投入的樣子,輕輕地笑了笑,所謂歲月靜好,就是這個樣子吧?

可是,總是有人要破壞這樣的美好畫面,宋文腳步匆匆的走了進來,「總裁,顧氏集團的顧總來了。」

「不是說了,顧氏集團的人不許踏進公司嗎?」


封時奕頭也不抬,連個眼神都沒給,只是這聲音有些冷冰冰的。

宋文想著顧豫暴跳如雷的樣子有些汗顏,猶豫了一下,然後小聲地說道:「可是,顧總的情緒不太好,我實在是攔不住啊。」

「保安都死了?」封時奕皺了皺眉毛,抬起頭不悅地看著宋文。

慕卿這個時候被人殺得片甲不留的,頓時就有些說不出來的難受感覺,暴躁的丟下手裡的手機,看著宋文這一臉為難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哥,顧總氣勢洶洶,怕是有事吧?不然,還是讓他過來,我倒想看看,他能如何。」

封時奕當然能猜得到顧豫是為了什麼,但是看著慕卿這個樣子,封時奕反倒是有些多心了。

之前調查過,林卿跟顧豫可是有過婚約的,傳說,兩個人的感情還很好呢,難不成,慕卿還對顧豫念念不忘?

想到這裡,封時奕的眼神變得有些小小的古怪,皺了皺眉毛,「你很期待?」

期待?

慕卿還真的是有些期待,顧豫跟封時奕誒,可算是巔峰對決了好不好?

看著慕卿這一臉的期待,封時奕的心情格外的不好,「既然這麼期待,那就把人給請進來吧。」

宋文聽到這裡,這才算是鬆了口氣,然後急忙忙的轉身走了出去,不多時,顧豫就帶著怒氣走了進來。

看見一旁的慕卿,更是憤怒,「慕小姐好大的脾氣啊!」

慕卿沒有想到,顧豫進來以後竟然會是這個樣子直吼吼的朝著自己就過來了,頓時就覺得有些說不出來的委屈感覺,「顧總,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什麼意思?我家妹妹不知道是怎麼得罪了慕小姐,慕小姐竟然要把人逼到住院,才算罷休?」顧豫此時此刻看著慕卿的眼神帶著深深的厭惡。

這樣的厭惡,到是讓慕卿的心口,稍稍的疼了一下。

站起身來,不悅地說道:「顧總不要含血噴人,什麼妹妹,我什麼時候認識顧總的妹妹了?」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慕小姐還要裝傻嗎?難道不是因為顧念是我的妹妹,所以慕小姐才格外針對的嗎?」顧豫最疼愛的就是自己這個妹妹,所以看著慕卿這個樣子,更是覺得火大。

「那,顧總可知道,慕卿是我的妹妹嗎?」封時奕站起身來,走到慕卿的身邊,攬著她的腰,宣示主權。

顧豫皺了皺眉毛,有些不解,「封總這是什麼意思?」

「你在我的辦公室,對我的妹妹大喊大叫,顧總,這是什麼意思?」封時奕冷冷的看著顧豫,滿臉都寫著不高興。

慕卿這邊到是有些震驚意外,怎麼都沒有想到,顧念竟然是顧豫的妹妹,說起來也是好笑,好歹兩個人也是曾經的未婚夫妻,她竟然不知道顧豫還有個妹妹,可笑,真的是太可笑了!

感受到慕卿身上的悲傷,封時奕更是生氣,下意識的收緊了自己的手臂,然後冷冰冰的看著顧豫,「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顧總還是去問問趙天明吧!」

說完以後,直接揮了揮手,「宋文,送客!」

顧豫看著封時奕這個樣子,皺了皺眉毛,一把手推開了過來的宋文,氣呼呼的走了出去,走到門口,回過頭來看著封時奕,「封時奕,我們顧氏集團也不是任人欺凌的!」

宋文瞬間瞪大了眼睛,急忙忙的把人請了出去。

慕卿只覺得自己的腰都要被封時奕勒斷了,有些委屈

,「封時奕,你弄疼我了。」

封時奕冷冷的看著慕卿,「你還惦記他呢?」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