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從周三痴的懷抱里掙紮下來,走到主子的身邊,牽著萌萌的手。

眼神堅定的看著萌萌。「萌萌,想救爹爹嗎?」

「想。」萌萌不懂哥哥為什麼會這樣問自己。

「那如果救爹爹會死,你怕嗎?」

萌萌臉上表情蒼白了一下,淚水立刻盈滿了淚眶,隨即死死咬緊發白的唇瓣。 緩慢的搖搖頭。「萌萌怕怕,如果萌萌死能救出爹爹,那麼,萌萌不怕。」

飛緊緊握住萌萌的手,話語似誓言似承諾。「有哥在,萌萌就不會死。」

歐陽冷隱約猜到了理由,只見他牽著萌萌來到自己的面前。


兩個孩子手緊緊的握著,飛語氣異常的堅定。「主子,我們選擇走異度空間。」

「好。」

讓他們鍛煉鍛煉也好。

幾人各自回去,靜等第二天的到來。

第二日幾人來到約定的地點,在初秋的季節這裡卻瀰漫著濃濃的花香。

入目過去蝴蝶辛勤的在花間忙作,滿眼的花兒奼紫嫣紅一片,到處鳥語花香跟外面秋季凋零蕭條的景象大不相同。

歐陽冷站在中間,旁邊是飛和萌萌,肩膀上一左一右分別站著啾啾和嘟嘟。

在過去是龍曦和夜琉月,聶木門和周三痴。

萌萌眼饞的看著到處飛舞不斷gouyin她的蝴蝶。「姐姐,那隻蝴蝶好漂亮,我可以去抓嗎?」

「好。」

她剛說完就看見她急不可耐的跑向蝴蝶堆去了。

周三痴看著眼前怪異的現象,心理總感覺不對勁。 生存游戲 閨女,這裡不太正常,還是別讓她跑遠了。」

她倒是不以為然。「沒事,就算是妖怪,殺了就罷了。」

「歐陽冷,我看也不太對,要不我去把萌萌叫過來好了。」

「不必了,我們一起慢慢走過去就好了。」

飛眼神緊緊隨著妹妹的身影,轉動,突然間看見花詭異的動了一下。

「主子,你看見了嗎?」

「看見什麼?」她剛才專註想著別的事情。

飛使勁的眨眨眼,發現它又不動了。「沒事,或許我眼花了。」

萌萌邁著小短腿跟在一隻粉紅色的蝴蝶身後,不忘記回頭看一眼大家。「姐姐,等萌萌抓到這隻蝴蝶送個你。」

歐陽冷微笑不語。

飛突然又感覺到誰拽了自己一下,回頭一看自己腳被花干絆住。

彎下身把花干拿開,觸手的感覺那麼的溫柔,不像是花枝幹的感覺倒感覺像是皮膚的觸覺。

心中被這一想法給恐慌住了,急忙拿開花干沖著萌萌飛奔而出。

「萌萌,危險……」

「什麼?哥哥,你是來跟我搶蝴蝶嗎?不要,這隻蝴蝶是我的。」

撅著小嘴,表示著自己的怒意。

歐陽冷看著飛慌亂的身影,也感覺到一絲不對勁。剛想行動,只見一陣狂風大作。

黑雲壓頂,遠邊沙塵暴以著詭異的速度席捲而來。

在那一刻,歐陽冷飛奔而上緊緊抱住飛的身體。龍曦第一反應抱住冷冷的身子。

歐陽冷只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力量左右,整個人無力的飛出很遠。

周三痴緊緊握著夜琉月的手,夜琉月眼睛在沙塵中搜尋著她的身影。

沙塵暴來得快去得也快,龍曦把冷冷從沙塵中挖了出來。

看見她懷中緊緊抱著的飛,他不禁有些嫉妒的想殺了那個小子,縱使他是個孩子但也是男的。

夜琉月和周三痴還有聶木門都相繼走來,幾人身上都狼狽不堪。

「萌萌人呢?」 歐陽冷發現眼前已經變成了荒涼的沙漠,根本沒有了之前鳥語花香的世界,萌萌也消失不見了。

龍曦看著她慌亂跑到沙漠中,用手不停的在刨著眼前的沙漠,試圖在茫茫沙漠中找出萌萌的影子。

飛跑遍了整個沙漠,都找不到了萌萌的身影,心彷彿有細線在一點點的割著。

「萌萌,你在哪?你別嚇哥哥。爹爹走了,娘親走了,家也沒了,我現在只有你了。求你,求你別離開我。」

夜琉月走到他身邊,默默的把他抱進懷裡。「飛,萌萌不會有事的,夜哥哥,幫你找好不好。」

飛抬起頭,淚水在眼圈中打轉轉。「是真的嗎?」

「嗯,真的。」其實他也不敢肯定這茫茫沙漠,她到底有沒有事。

飛從他不敢看自己的眼神,知道他在撒謊。

一把把他給推開。「你騙我,你騙我。我不要你,我自己去找。」

退後幾步,看著他沒頭蒼蠅般絕望的奔跑,心有一絲絲的凄涼。

龍曦走到最高處,俯視著眼前。

剛才那些花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走了,走到飛的面前。「飛,你之前大叫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飛一把推開眼前礙眼的人。「你讓開,我要去找萌萌。」

超級因果抽獎儀 ,眼神對視著他。

「告訴我,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我好幫你找萌萌。」

看著他的眼睛,他不自覺相信了他的話。「我之前感覺到有藤條在抓我。」說出這句話,他心裡有些坎特不安,他會不會覺得自己在撒謊。

龍曦蹲下身用手試探了一下沙漠的溫度,手心感覺到沙石在以著微小的速度移動。

「冷冷,你過來。」

歐陽冷疑惑的來到他身邊。「你發現什麼了?」

「你仔細摸摸,這沙石是不是在移動。」

「沙石在移動?」她用手摸著沙石,仔細的感受,手心確實感受到了一些微小的移動。「確實。」

周三痴也來到她的身體,用手摸著沙石。

夜琉月和聶木門也用手感覺到了,幾人眼神一合計,同時說出一句話。

「下面肯定有東西。」

周三痴看這良久,腦海中浮現出幾個字。「難道這就是異度空間里的幻影實地。」

「舅舅,什麼是幻影實地?」異度空間他也來過幾次,只是每次來都不一樣,更沒遇到過今天的情況。

「其實大陸不止我們幾個國家,在遠古大帝有很多詭異的事情。因為人類面對其它生物的脆弱,曦帝為了人類的安全。把所有區分,最後大陸只有人類了。但這裡卻可以任意穿梭任何結界。」

看了一圈眾人。「我曾經聽人說過這幻影實地,我們所看到的都是幻影。」

歐陽冷不禁開口詢問。「如果是幻影,那萌萌去哪了?」

「雖然是幻影,但是這裡是結界的交接點,萌萌可以被帶去任何的地方。」

他的話無疑判了萌萌的死刑。

歐陽冷第一次發現自己是那麼的渺小無力。「無論是什麼都有弱點才對。」

聶木門開口。「或許有,但沒人知道。」

「我一定要找到萌萌,他是我妹妹,我不能丟下她。」

歐陽冷見他說完就瘋狂的跑到萌萌出事站的地方,用手拚命的挖著沙石。

細小zhi嫩的手心,被沙石刮的一小點一小點的傷口。

歐陽冷把眼神看向龍曦,她隱約覺得他知道些什麼。「你真的不幫我嗎?」

「冷冷,不是我不幫你,只是如果我幫你很有可能會導致幾界混亂。到時候,估計有更多的人類死亡,你懂嗎?」

「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一定要找到萌萌。就算你不幫我,我也要找到。」

周三痴眼神詭異的看著他。「你到底是誰?」

「我如果想告訴你我是誰,還需要你來問嗎?」

他高冷的話語差點沒把周三痴氣暈過去。「老夫就是想確定你會不會傷害我閨女。」

「放心,就算我哪天會發瘋把你們全殺了,也不會碰她一根毫毛。」

特種軍妃不好惹

歐陽冷才不管他是誰,眼神仰視他。「你真的打算不給我找萌萌了嗎?」

龍曦。「……」

「你不說話我懂了,我自己去找。」

周三痴也瞪了他一眼,跟在她的身後。

飛抬頭費力的看著他。「龍哥哥,愛一個人不是要為她付出所有的嗎?我愛萌萌,我要找到她,就算因此我死了也在所不惜。」說完轉身走了。

龍曦耳邊回蕩著他的話語,看著夜琉月和聶木門跟在歐陽冷的身後,原地只有他一個人。

他何嘗不想,可是他有自己的責任。天下蒼生和摯愛?孰輕孰重……

看著人群越來越遠,最後消失不見,一個純白色的身影牽著一個火紅色的身影蹦跳而來。


嘟嘟和啾啾一躍而上在他的掌心上。

兩人齊聲說著同樣的話語。「王,您真的打算再次跟主子擦肩而過嗎?」

兩人說完這句話,就轉身朝著歐陽冷的方向而去。

龍曦心顫抖了一下,他真的要再次跟她擦肩而過嗎?


手心出現一個似龍但比龍外形更加霸氣的掌物。

「以龍曦之名,召喚眾神君。」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