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雲賜聽見話裏另有意思:“那要是晉級不成功呢?”

火凰扭頭寒芒逼視小賜,一字一頓的說:“晉級不成功,則雷擊而亡或傷殘一生。”

“非晉級不可嗎?”姚清湛在一旁聽得膽顫心驚,眼淚花花滾動。

“我陪她。”高雲賜以前聽楚離說過,也聽小寒自己說過兇險異常。


“你陪她,只能教她分心”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語氣很冷。

爾後,用更冷的語氣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我要把她帶走,去鳳檀林接受晉級之前,她必需加緊修練,在這裏她沒辦法好好修練。牽掛太多。楚離”火凰轉過頭看着楚離:“楚離,無論你怎麼說,除非寒兒能繼承下一任的紅鸞星君,否則她的婚姻由我說了定,我實在是看不上這小子。”

“高雲賜,我相信你對寒兒一片癡心無人可比,可是你……一句話我看不上你。除非你比楚離不相上下,否則,不談。”

“火凰,你也太蠻橫了你!”一直坐着沒哼聲的異人王莫珂耶男站起身來,剛剛接受愛情洗禮的異人王明白愛人不能相愛的滋味太痛苦,太讓人憂傷,所以絕對是靠在小寒和高雲賜這一邊。

“轟!”屋裏的溫度一下提高,整個房間一團火紅,金色的瞳仁泛出神聖而不可抗拒的神采。

星戰風暴 異人王,你知道我有多麼討厭你嗎?我強忍着不想跟你發難,不是因爲我鬥不過你,而是事情過了這麼多年,我不想再糾纏其中。寒兒有今天你要付百分之八十的責任,異人王識相的滾一邊去,否則別怪我!!!”

樓上,樓下,過道一片亂哄哄,紛蹋雜亂的腳步聲,叫喊聲此長彼消的向這個房間卷襲而來。外面看見這個房間通明火照牆壁溫度升高都以爲這裏失火了。

一道冰寒陰詭的氣息從異人王體內纏繞而出。與室內的陽火彩焰相抗衡。

“你消停些吧,看門外那些凡夫俗子們被你鬧的,弄不好救火車就要來了。”異人王並不想打架,何況這裏也不是打架的地方。如他所說事情都過去多少年了,打一場都划不來。

凌兒早將門打開,經理進來一看啥事也沒有,只是桌上的飯菜似乎沒怎麼動。於是乎非常客套的問是不是飯菜點心不合胃口等等的話,沒說完就被楚離給推出去了。

火凰還是不肯放過的看着毫不在乎的異人王,他心裏非常不理解,像他這種傢伙怎麼可以在做錯事情之後還得得意洋洋的出現在被害人面前絲毫不知悔改,毫無內疚。

是的,異人王就是這種傢伙,雖然當年是他挑起事端,可也是因爲你火凰自己的心態有問題,誰讓你不信任自己的老婆,造成的家庭迸離也是你自己的錯,與他異人王何干,他何需愧疚?

當年他爲了一已之私,爲了完成自己的心願而攪禍,從中得利。這些受害的人與其說是被異人王這個陰奸的傢伙所害,不如說是自己的心態沒放正。火凰就是意識到自己的不是之處,所以纔沒有找異人王莫珂耶男算帳。

然而,今天這個傢伙又要在自己女兒小寒的婚姻上多嘴多舌,火凰豈能容忍,看着他這付囂張嘴臉簡直恨不得一腳把他踢飛了。

楚離見二人劍拔弩張,多一句口舌就要打起來。趕緊的過來扯勸,雖說自己對當年的事情一無所知,可是聽着他們說話的語氣就猜出個七八分來。楚離自認爲還是比較瞭解異人王莫珂耶男,這傢伙只一心爲自己的族內,其他的事情他一概不關心。對他而言,能打贏就直接靠打。打不過或是打了也沒結果的事情,他就會想些陰險的勾當,當然這配合計謀的人往往就是當事人自己,看他們自己的心態如何取捨……當然他有一條舌燦蓮花的舌頭。

“火凰,您說您看不上我表哥,讓我表哥到達如我一般的程度,這對我表哥來說太不公平,就像我要求小寒是否能到達如你一般。但是我一定要幫助表哥,無論您給小寒找誰做她老公。來一個我打跑一個,來一雙我打跑一對。打到天界無人,神界男子聞見小寒之名嚇得望風而逃。好了!這就只剩下我表哥一人了。”楚離也採用了異人王的辦事方法,一步步按道理來辦事太囉嗦也太麻煩,不如打來的利索。

眼前一個魔一個邪,真是一對活相寶。

火凰知道楚離說的不是假話,以他當前的能力,仙神兩界沒有年輕男子是他的對手,即使是自己跟他打,還要費一翻糾纏。邊上這個混蛋異人王這副表情一看就知道,還有幽暗綠龍原本就是魔教,這陣局面,如果自己要強行帶走寒兒,可能性不是很大。

小寒看見父王在躊躇不決之中,知道是考慮到當前的形勢,於是走到火凰面前:“父王,小寒願意跟您回家。”

“小寒。”雲賜急的大呼一聲,不明白小寒是什麼意思。這一走也許就是天人永隔,雲賜怎麼捨得小寒離去。

柔弱的小寒輕輕走過來握住雲賜的手,柔聲細語的說:“小賜哥,我也好久沒有回家了,況且我一直在想母后。你放說吧,沒有你在我身邊,我會更加勤修練,不會讓自己出事,我會時刻告訴自己,還有小賜哥等我回家,鳳檀林是我孃家,這裏纔是我真正意義上的家,小賜哥,有你的地方纔是家。

所以,我會逼着自己更好的修練,不僅如此,我更要坐到紅鸞星君的位置,這樣我纔有資格和你在一起。”繼而小寒走向異人王莫珂耶男:“莫珂叔叔,以前我特別的恨你,可是現在不了,我知道你的心事,如果我不回去,就算我有幸掌握天下愛情,位坐紅鸞星君,恐怕也因爲你的原故,嗯,……不肯與我睛瞳束合,不能達成所願。嗯……”小寒以明瞭一切的眼神看着莫珂耶男,說話間,兩度嗯嗯,眼神向火凰示意而去。

莫珂耶男稍一愣神馬上就明白過來,不由從心底深處真正覺得愧疚小寒,她吃了這麼多苦居然不記恨自己,還願意幫助自己讓明珠脫離苦海。雖說明珠是小賜的親媽。可是……陰陽兩殊途。現在明珠已經是自己的夫人。

看見異人王對着女兒顯出一副愧疚的表情。火凰也不是傻子,只感覺到女兒小寒似乎跟這傢伙有什麼關照,應該是讓這傢伙佔了很大的便宜,對他有莫大的好處。要不然這傢伙會對女兒懷有愧疚之心嗎?

異人王莫珂耶男覺得自己應該有點什麼表示才能顯出自己對小寒愧疚的誠意,只可惜他一生不重世間寶。一時間也拿不出象樣的東西送給小寒。眼神無意間看見小賜。心裏想這小傢伙可有福了。“咳咳!”

異人王乾咳兩下小聲說:“小賜如果要等到小寒勝任紅鸞星君位,那時必然已經鬚髮全白。”說完,就看見小寒腥目全紅。異人王心裏一笑,附在小寒耳朵上說:“多年前,我父王曾經送給火凰一件奇珍。世間百年,塔內月餘,送給小賜正好合適。”

“這話當真?”小寒擡起頭看着異人王。有了這件寶貝,小賜進去住段日子正好可以挽住青春等到小寒歸來。說不定二人以後可以住進塔裏不出來,不也照樣長長久久嗎!

“我是小寒的主人,小寒想回家沒我的同意絕對不行。”憑空一聲 雷乍響。楚離的聲音大的讓人耳膜震盪。

“除非,嘿呵………”楚離看着火凰冷峻嚴厲的臉色。沒來由的又是一陣呵呵呵……。

“你想怎麼樣?真的想打嗎?信不信我把這整座城市都燒了。”火凰看着這一魔一邪兩傢伙,對他們可是一忍再忍,甚至是對楚離禮遇有加。可這小子就跟沒看見一樣,照舊我行我素跟異人王是一唱一合。

“別別別,我也就是想問你要件寶貝,換你的女兒,我想過了………”

“主人,你?”刷的一下眼淚從小寒的眼睛裏如同瀑布一樣的流泄出來。楚離反常奇怪的表現讓衆人愕然。三個女同胞更是萬分不解的瞪着他。至於表哥那臉上的表情恨不得要撕了他。

楚離朝小寒眨眨眼。小寒立即捕獲到楚離的心思可是眼淚仍然不可止泄的傾流而下。

楚離是想着小寒如果開口問他父王要,萬一他父王不給呢!難道小寒去要挾火凰說不給就不回家嗎?當然不行。這樣一來關係都要搞僵的。好不容易小寒心心念唸的家可以回去了,不能被這件事給糟了。於是黑臉就由楚離來當了。

“就是那件能讓人住進去活個千年萬載的寶貝,小寒走了萬一真不回來了,我舅舅不能絕後了,所以我一定要給我表哥討七八十個老婆生一百多個兒子……一半姓楚一半姓高……” “你放屁,楚離。”高雲賜真沒想到,小離會臨陣反水。還有臉提到我爸,高雲賜恨毒了楚離。

“你胡說,小賜哥不會的。”雖然知道這是假話,可是小寒依然接受不了小賜哥會娶其她女人當老婆。

楚離沒有理會他們,還是自顧說自已的。

“一個女兒換件寶貝很划算,不要想了,女兒好不容易回家不容易,這寶貝對神仙也沒用處,不如給我,我還有好幾個老婆沒修爲可以一起住進去長長久久。”楚離話沒落音,一個盤子朝他頭上扣過去。

“你的反差太大了,叫我如何相信。”火凰看着眼前的魔尊子這一前一後恍如兩個人,前者拼了命不要也要成全小寒和表哥。後者,小寒不如一件寶,對錶哥的感覺蕩然無存。其中一定有詐!

楚離清澈的大眼睛一愣:“你懷疑我?嗯,你要證據!”沒人會想到楚離會出手。一個人摔倒沒了知覺。衆人低頭一看 是高雲賜!

小寒真的心疼了即使這是演戲。哇的一聲猛的撲到在高雲賜身上哭得稀里嘩啦,透過模糊的淚水看見楚離正對着父王說:“這就是證據,看沒!我也是人,是人就自私,我真仍幾個沒有修爲的老婆,我好喜歡她們,好捨不得她們真想和她們長長久久。這塔對我真是太有用了,用一個小寒去換太划算了。”

洶涌的心疼真摯的感情,恨死了楚離說出這麼絕情的話。不管是否演戲。小寒都覺得此時的楚離非常可惡。藍光閃現小寒出手。楚離沒動。因爲他知道火凰會攔住小寒。

“好,我答應你。”真沒想到這寶貝居然是火凰帶在身上。交出來遞到楚離手裏,請你馬上與寒兒解除契約。

“我不走,,我不走小賜哥,楚離你混蛋,出這麼重的手,小賜哥,我不走,父王你替我打他,把他也打暈了,等小賜哥醒來沒事我就走。父王求求你了。”小寒在火凰的懷中被制約住不能動彈,唯獨雙目情真淚流,悽悽恍恍的表情讓另外三個女同胞背過臉不忍看下去。雖然他們不明白楚離爲什麼這麼做。但是她們瞭解楚離的爲人,其中必有道理。

楚離不耐煩的看着小寒,回頭對火凰說:“你要是捨不得下手,我來,看她吵吵鬧鬧的煩人。”楚離沒有等火凰做出任何反應,身形一閃打暈了小寒。

“你!………”火凰恨恨的看了一眼楚離。掌心運出玄天神功將小寒化成一隻小鸞鳳放在胸口。也沒再說一聲。在身形迅速飛天的那一妙。屋裏,屋外桌椅,樹木燃燒了。火凰這口窩囊氣總得找地方發作。

大家吃完早餐回家,一路上聽完楚離話。高雲賜雖然不恨楚離了,可是心裏依然對小寒念念不忘。手裏拿着這副九層寶塔細細觀看。覺得並沒有什麼稀罕之處,只是外表精緻了一些而已。

“我要在這裏面獨自一人呆一兩百年嗎?”小賜拿着這尊雪白色的小塔發呆。

“哎!時間很短,一兩個月而已。又不是讓你現在進去。你今年纔多大,二十三嗎!到時候進去個幾天再出來看看,不過是物事人非,放心吧,生意有藍啓打理不會敗的!我也知道那是舅舅一生的心血。”

小賜略顯焦慮的問楚離:“真的那麼神嗎?裏面一兩個月,外面就幾百年?”楚離安慰着表哥:“等藍啓他們回來了,我的仇報完了,我陪你進去看看,好的話,我們陪你進去住。不好的話,我一個人陪你進去住。”

“肯定不好了,如果好的話,異人王何必送人情,他不是整天擔憂着他的族人沒地方安住嗎?要是好的話都進去住何必到處跑喲!”小賜將塔放在桌上,兩手爬在桌子上面撐着下巴繼續發呆。

自從小寒走了,他的生命裏沒有了活力,只剩下發呆。

“誰說裏面不好,我父王在世時那是幾億年前的事了,那個時候的異人族可不像現在這麼凋零。非常繁榮人極鼎盛之期。這個雪塔,父王是非常捨不得給火凰,當然那時候火凰剛結婚,又逢父王找他商量事情所以就將這寶貝送給了他。要是不好的話,火凰會隨身帶着?”

異人王剛剛洗完澡披着溼漉漉的黑髮走下樓梯剛好聽見小賜說的話。

“這個雪塔我小時候隨父王進去過,裏面什麼也沒有茫荒荒一片大陸。就像你們人類的夢境,所以它還有個名字叫‘馳夢塔’。你可以隨着你意念將你在現實生活中的人幻化出來,房子也可以,甚至街道,星空也很漂亮,四季,還有高山流水都可以,只要你願意……當然還有隨機出現的一切不幸,痛苦。就像人類在夢中偶爾跌進深淵等等……”

楚離和高雲賜同時兩眼發亮,異口同聲說:“你說這裏面可以見到我心中最想見到的人,甚至和她在一起生活。”


“對,所謂人間有句話叫黃粱一夢。在這裏面完全可以實現你現實中想要卻不得不到的一切,但是有一點,進去之後你的心性脾氣都會發生變化,不像現實生活中的你………”異人王的話讓楚離大惑不解,而高雲賜直說:“是扭曲我們的性格嗎?”

“不是,應該說是還原你們的本性吧,記住這個塔的名字叫‘馳夢塔’在裏面你們完全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但是我們卻聽不見你的聲音。現在你們也沒什麼事情就進去轉轉,等斯冰回來,你們就去復仇,這段時間由我和綠龍幫你們看房子和公司。雲賜,我和你去公司一趟,這樣交接一下工作,你就進‘馳夢塔’吧。


三人正說的上勁,大門被推開。

黃凌兒和小雪從外面回來,一人手裏牽了兩個小姑娘是福照的四個女兒,皆是一身孝服。看楚離的眼神很複雜即怨恨也非常依賴。

楚離也很歉疚,真沒想到這一場戰疫,福照竟然去世留下四個孩子。孤苦無依。

“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們,以後你們就跟我們過,叔叔會教你們法術功夫……”

“行了,你們還記得小果子姐姐吧。如果願意的話跟爺爺回去,當爺爺的女兒,喊小果子姐姐好不好。”異人莫珂耶男從中插話,他心想自己可能不會再有孩子,小果子也很孤獨,不如帶這四個丫頭回家陪小果子。

楚離不解的回頭看着異人王,心想他從中插什麼嘴呀。

“好啊,你真是小果子的爸爸嗎?那我們商量一下誰跟你走,再留兩個下來。”嬰福年紀最大站出來說話。說着她們四個就走到陽臺上商量去了。

“我是想帶回家給小果子做伴。我聽小果子總是叨唸着她們四個,福照也不在了,我帶回去不是給你省事嗎?”異人王放下手中的茶杯。

“剛纔聽嬰福說,她們四個要分開,照這種情況而言她們應該是捨不得分開纔對呀,剛剛失去母親,怎麼可能再分開呢?”楚離納悶的看着異人王和雲賜。這倆人心裏也有疑惑。三人同時看向外面陽臺。果然,看見陽臺外面四顆小腦袋瓜抱在一起哭得泣不成聲。

吃飯的時候,清湛才把原因告訴楚離,原來嬰福想多學些法術,所以想將姐妹們分開,分別學習異人王和楚離的功夫,這樣一來可以姐妹見面可以相互傳授。

“她們沒有安全感。”清湛憂傷的說出來:“她們想以後長大了變得強大,這樣就不會寄人籬下也不會受欺負。福照也是因爲救我才從後面中了一掌,正巧碰上雲賜受傷,小雪姐一時沒有顧全到她。”清湛說到最後低聲涰泣。

“她們願意誰留下來?”楚離聽清湛這麼說,心裏越發的感覺到愧疚。

清湛擦擦眼淚:“剛剛她們跟我說了,嬰福和最小的宛福留下來。二囝源福和三囝清福跟異人王走,十年回來一次。”

“嗯!”楚離低沉着聲音嗯了一聲。將飯碗飯下,走出去。

楚離出門去給四個小丫頭每人打造了一條金瑣片裏面嵌了張福照的照片,外面覆蓋着一尊佛。

回來後正看見異人王教表哥怎麼進塔。高雲賜思念小寒成疾,是片刻也呆不住了,兩隻耳朵支愣着仔細傾聽,一雙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莫珂耶男的嘴巴。

“記住這個念訣,進去出來都靠它了,還有手法一定要對。”異人王剛剛說完,高雲賜就從眼前消失。

“他進去了?”楚離拿起‘馳夢塔’仔細看着裏面,沒動靜。突然想到什麼,趕緊的又將塔穩穩當當四平八穩的放好位置。並囑咐着誰也不能動。

異人王拍拍楚離的肩膀:“不要大驚小怪,裏面不會因爲我們的搖晃而產生不穩動盪的狀況,而且這‘馳夢塔’還有自我調節保護功能。比如說,如果這房間失火燒得亂七八糟一片焦黑,而這個塔可定會完好如初,不僅如此,它還能因爲主人的能量,外表發生各種變幻,別說你就是拿在手中,就是從天上扔下,你那個寶貝表哥也不會在裏面發生任何不測。唯獨就是他的心念不對應隨機出現的事情各種事物,會有不測發生。不過每逢這時,‘馳夢塔’都會發出聲音向主人示警。你只要是心念動處,你表哥就出來了,不信,試試。這寶貝有很多你不可預料的好外,慢慢的你就會逐漸參透。”

一夜強寵︰情迷小嬌妻 ,重新將‘馳夢塔’拿起來,問異人王:“我想想,表哥就能出來?”說到這兒。楚離心裏想了想:表哥出來。

一股清煙從雪塔裏出來。大家眼前就看見高雲賜了。

“怎麼回事?我沒進去嗎?”高雲賜看着異人王。

“我明明是照着你說的方法捏的指訣,怎麼可能沒進去呢?”高雲賜有些分不清楚剛纔是不是在恍神……

“表哥,你剛纔捏了指訣之後看見什麼了嗎,感覺?”楚離睜着眼睛看着表哥,希望他能回答出個奇蹟。

“對,可能就是一秒鐘吧,我捏了指訣之後,明顯的發現身體輕了,輕的我自己都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了。然後,我就看見一片霧濛濛,站在一片荒草地裏。我以爲我進去了。原來還沒有進去,可能是太想了的原故。做了會兒白日夢吧!”雲賜很沮喪的看着異人王,那神情就是說不出來的失敗感。覺得自己一輩子也學不會這奇妙的指訣。而不知道是楚離把自己念想出來了。

楚離這邊聽着,心裏又想既然我能將他念出來,肯定也能將他再次念進去。念頭往這一動。一縷清煙注入寶塔。高雲賜不見了。 “小賜,這,這就進去了?”清湛和小雪紛紛跑過來看着桌上的馳夢塔。好奇心讓她們拿起來左看右看。議論紛紛。

楚離回頭看見四個小福妹。

“你們要不要進去,進去一想就會見到媽媽。”楚離心疼的看着四個小姑娘,她們可比剛化成人那會好看多了。

“魔尊子大人好,我們聽清湛姨說過,外面一百年裏面才一個月,見到媽媽固然好,可是見到媽媽,我們就不想出來了。不出來就永遠長不大了。所以我們不進去,我們要長大。”宛福拉着楚離的手真誠的說,眼神裏的怨念比剛見楚離那會淡了許多,有的更多的只是堅強。

“謝謝您送我們的金鎖片,我們永遠和媽媽在一起。”嬰福拉着小妹宛福給楚離跪下,其她兩個也跪了。還沒跪下去就讓小雪和凌兒一人一個給抱起來。

楚離真心覺得對不起這四個孩子。怎麼還可能接受她們的跪拜呢。也一手一個抱起來,心酸的眼神透過淚光模糊的看着她們兩張小臉:“以後稱我叔叔。楚叔叔。叔叔會愛你們到永遠。”

…………一片荒蒙,霧濛濛看不見天。幾乎分不清天地。除了自己站的地方荒草直向天際,周圍沒有任何景色可言,連顆樹也沒有沒有任何生物。難道這次我是真的進來了…………高雲賜這樣想着……蹲下來摸摸腳下的荒草,枯黃,鋸形的草葉能劃破手指………高雲賜不知道往哪邊走纔好……四野蒼茫……

“小寒,小寒你在哪裏……”雲賜哽咽的聲音大聲呼喚。茫茫四野迴盪着高雲賜的聲音顯得更加洪亮。

洪亮的回聲讓高雲賜有些不知道如何自處,蒼茫荒源沒有天與地的分界。這裏沒有山巒,什麼都沒有。迴音讓雲賜感覺到自己身處在一隻沒有縫的蛋裏。這些回聲彷彿從天空,四周,甚至從陸地,從他所站的腳下冒處。他感覺到自己很渺小。渺小得如同這荒源中唯一的生命。他敬畏的原地轉着看着一切看不見的一切。

“小賜哥……”聲音縹緲如煙。

高雲賜心頭狂跳回頭見時,小寒瘦成一縷寒煙………………

馳夢塔外。家裏。

見到四個小福妹被小雪牽走,幼小的身影顯出幾分蕭索。楚離的心一陣清冷。回頭看着馳夢塔。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