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鼎,開!”

噬魂玉嬌喝一聲,然後手中印訣翻飛,登時魔尊鼎由一塊小玉石變化成一個足有半人高,三四人合圍的大鼎。

大鼎魔氣森森,鼎蓋上有九個小孔,不斷有黑色的魔氣突突地冒出來。

“爐鼎也是法寶,同樣分法,靈,仙三品,魔尊鼎身份高貴,等級更是達到了靈品上等。只是數千年歲月過去了,鼎中魔性大失,現在品質勉強能夠算是法品中等。”噬魂玉望着這個大鼎,目光變地有些迷離,語氣彷彿回到了數千年前的過去。

秦天暗暗吃驚,但又同時感到慶幸,還好他的等級只有法品中等,若是再高一點,恐怕以他的修爲就無法掌控了。

感嘆完這後,噬魂玉的嘻哈又回到了臉上,道:“天哥,煉丹的時候,你只需要用魔氣變幻出火焰,剩下的就可以交給我了。”

點了點頭,秦天將她說的話牢牢記下。

“事不宜遲,這一爐丹藥恐怕要煉比較長的時間,最少也需要一天一夜。現在我將鼎蓋揭開,天哥將所有魔元全部放入爐鼎中。”噬魂玉提醒完秦天,然後一捏印訣,爐鼎突然一陣顫動,接着‘嘣’地一聲,鼎蓋被揭起來。

秦天待鼎蓋露出縫隙,立刻將手中裝有魔元的單獨的儲物袋仍了進去。

“咚!”


鼎蓋再次合上。

“天哥,魔氣火焰!”

秦天毫不遲疑,靈元一吐,一道數尺高的青色火焰噴了出來,飛到爐鼎的下方。

噬魂玉滿意地點了點頭,手中印訣不停的翻動,登時那些火焰被它牢牢控制住。

秦天只負責不斷地釋放出魔氣火焰,具體如何操控,這一些就不是他能夠做到的。

“天哥,你借這個機會好好看看如何煉丹,以後你也可自己開爐煉丹!”噬魂玉臉色慢慢的嚴肅起來,目光緊緊地盯着鼎下的那一簇青色火焰,口中不忘給秦天傳授煉丹的知識。

秦天雖然在此之前從噬魂玉那裏得知了不少煉器,煉丹的知識,心裏也記下了不少丹藥,法寶的煉製方法。但那些都是抽象的,最多就是記住了,腦中空有這些東西,卻沒有一個全面真切的印象。


現在不同了,煉丹就在他眼前進行,這樣的學習可以事半功倍。

聯繫自己以前從噬魂玉那裏學來的煉丹知識,秦天將兩者融會貫通,對煉丹也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學的再多,還不如親身經歷一番!”秦天將以前的知識點一一理解,心裏不禁感慨連連。

根據噬魂玉之前傳授的知識,秦天知道,這一次煉製的魔丹名叫‘蓄魔丹’,是一種功效十分卓著的一級魔丹。

這種魔丹不但能夠迅速地補充魔氣,還可以鞏固肉身,促進修煉。正是秦天現階段最需要的丹藥,他修煉魔功時需要魔氣的補給,而且還要藉助丹藥促進修爲的提升。

“煉丹過程分爲三個階段,分別是提煉,融合,凝形。其中提煉是將魔氣提煉的更加精純,過程相對簡單,但卻很耗費時間。而融合則是將已經提煉完畢的魔氣進行融合,需要極熟悉的煉丹手法,不可以有一絲錯誤。最後的凝形過程則是將融合後的魔氣體凝結成一粒粒的丹藥,這過程是最簡單的。不過有些高級的煉丹師對丹藥的外表也十分有要求,光澤,大小,氣味都有嚴格規定,而且有些丹藥還要在上面刻字。”

噬魂玉一邊控制着魔氣火焰,一邊替秦天講解如何煉丹。

兩人一邊聊着,一邊煉丹,時間倒也過的不慢。

一天一夜很快就過去,鼎中的丹藥也都進入了最後的凝形過程。

秦天在這一天一夜的時間裏,對煉丹的認識又進了一步。

以前他對煉丹還只停留在紙上談兵的程度,現在親身經歷過一次煉丹,爲自己日後開鼎煉丹積累了一比寶貴的經驗財富。

秦天現在缺少的就是經驗,他的靈魂力達到了優秀上等,完全夠得上了煉製一級的丹藥的水準。

只是他現在經驗欠缺,而且少於練習,以後要在這兩方面加強。

“天哥,收起魔氣火焰,準備收丹!”

噬魂玉手中印訣倏然一變,魔氣火焰從爐鼎下面退了出來。

秦天將魔氣火焰收了回去,又連忙從儲物袋裏取出一個專們用於盛裝丹藥的晶石玉瓶。這樣的玉瓶通體用晶石打造,並不算法寶,很多地方都有的賣。

噬魂玉待秦天準備好後,一揮手,口中喝道:“開!”

“咔咔咔”

鼎蓋處傳來一陣摩擦的聲音,緊接着‘嘣’地一聲,鼎蓋再次被揭起來。

秦天見狀,忙將晶石玉瓶舉高,瓶口對着鼎口。

“收!”噬魂玉熟稔的掐動印訣,頓時一陣呼嘯聲響,無數顆蓄魔丹從爐鼎中飛出來。

“叮叮叮……”

丹藥飛進晶石瓶中,發出清脆的撞擊聲,秦天頓覺晶石瓶變重了不少。

“一共是三百六十五顆!”秦天暗暗吞了一口唾沫,無比激動的說出丹藥的數量。

噬魂玉臉上顯得有些疲憊,望着秦天手的晶石瓶,得意地道:“從今天開始,天哥每一天服用一枚蓄魔丹,我就不信其它人能有這樣的待遇!就算是太子殿下,也沒有這樣奢侈地吃丹藥?”

“一天一枚!”秦天呼息都有些急促了起來,聲音微微有着顫抖:“那以後,誰還能比我修煉的快!八個月之後,超過吳雨絕對沒有問題!”

還有八個月,就是吳雨與秦天的一年之約,到時候兩人上決鬥臺,一了恩怨!

本來吳雨並不足慮,但吳雨的身後有小侯爺古箭的支持,修煉丹藥和功法自然不會少。秦天想趕超她,一味的苦修並不足夠,還需要大把的丹藥。

這三百六十五顆蓄魔丹,就是秦天近一年的修煉本錢。

“吳雨!八個月之後,我倒是看看你怎麼抓我去方雷的牌位前磕頭認罪,然後再廢掉我的靈元!”秦天緊緊地抓着晶石瓶,兩道狹長的目光中充滿了仇恨。 秦天收好魔丹,然後從魔尊鼎中取出裝着魔元的儲物袋,魔元雖然還在,但裏面的魔氣已經被吸收的一乾二淨。

“這些魔元可是我爭取本次歷練成績第一名的證據!”秦天將大魔頭的魔元取出來,只留下小魔頭的魔元。而且他不能一次性將這些小魔頭的魔元全部交上去,如此大的數量很容易引起導師們的猜疑。

一名正常的通靈四重的弟子,實力再強大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斬殺如此多的魔頭。

噬魂玉暗贊秦天心思之密,一揮手,鼎蓋合上,魔尊鼎重新變回玉石模樣,飛回秦天的脖子上。

“還有幾個小時歷練的時間就結束了,到時候所有弟子都會被自動傳送出去,我現在只要耗完這段時間就可以了!”秦天走出賬蓬,心裏暗暗計劃。

回頭望了眼這頂法品下等的賬蓬,秦天心裏暗覺可惜。這頂賬蓬是件不錯的寶貝,只要在裏面煉丹,就不用擔心有人發覺,實在是妙不可言。

雖然他很想將它拿走,但這畢竟是一件魔器,在鎮魔塔之外毫無用武之地,反而是個燙手的山芋。

噬魂玉提醒道:“天哥還是不要打這賬蓬的主意了,這賬蓬雖是法品下等的魔器,但與普通魔器不同,它的煉製方法非常特殊。是用無數魔頭的皮肉煉製,鎮魔塔之中一定有一名懂得煉器之法的大魔頭。這賬蓬也是在鎮魔塔裏面煉製而成,煞氣太重,只要在外面使用,立刻就能引起無數高手的注意。”

秦天點了點頭,突然心中一動:“想不到塔中居然還有大魔頭存在,不知道聶少爺他們都怎麼樣了?”

“大魔王出世,誰也抵擋不了,大家只能各安天命了。天哥,我們還是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時間到了自動傳送出去。”噬魂玉輕嘆一口氣,也是無能爲力。

大魔王,等級至少達到了靈王五重以上,魔力滔天,完全不是這些通靈四重的弟子能夠抵禦地了的,就算秦天見到也只有死路一條。

秦天離開大營,一邊將遇到的小魔頭斬殺,一邊朝鎮魔塔的最邊沿摸去。

“啊……”

秦天剛將一隻小魔頭清理,尚未來得及將魔元取出來,猛然間聽到一個天籟般的少女吟唱聲。

“嗯?這是?”

秦天將魔元撿起來,好奇地看向噬魂玉。

噬魂玉朝聲源的所在眺眼望去,只看了一眼,便驚訝地道:“前面有鴻蒙學院的弟子被一羣魔頭包圍!”

“是誰?有沒有聶少爺他們?”秦天的心頓時緊張起來。

噬魂玉搖頭道:“太遠了,我看不清楚!不過那吟唱聲應該是鼎鼎大名的‘九天玄女吟’,不知道是哪位弟子在施展這套功法?”

“這吟唱聲居然也是功法?”

噬魂玉解釋道:“‘九天玄女吟’是一套三級的音攻技能,有抵禦一切魔法的力量,十分神奇!”

秦天哦了一聲,心生好奇,道:“我們去看看,那些弟子是些什麼人,若是認識,不防出手相救!”

“也行,那些魔頭雖然多,但都是些小魔頭,有血凝真身和象甲功護身,自保還是沒問題的。”噬魂玉仔細地分析了一下情勢,贊同秦天的觀點。

秦天全身一震,身體內的魔氣全部消失不見,一股精純的靈氣充斥全身。然後將黑衣蒙面全部除掉,悄悄地朝發出‘九天玄女吟’的地方走去。

……

“聶少爺,瑜姐姐的‘九天玄女吟’快抵擋不住這些魔頭了,你還有什麼辦法沒有?”紀菲盤腿坐在瑜公主的身旁,一臉的蒼白,似乎受了極嚴重的傷,看上去十分的虛弱。

這些人之中,除了瑜公主,紀菲,還有聶少爺,其它的弟子都是陣符分院的女弟子,其中還有暗中保護瑜公主的銀風四衛士。不過這些人全都臉色憔悴,相互圍坐在一起,僅靠瑜公主的施展的‘九天玄女吟’支撐着。

瑜公主每唱出一聲‘九天玄女吟’,空氣中都會激盪出一道靈氣波浪,將那些蠢蠢欲動的小魔頭阻止在圈外。

而此刻,瑜公主的臉色也漸漸蒼白,但她依舊咬牙堅持着。


‘九天玄女吟’構建的防禦圈隨時都可能被攻破,外邊的一百多魔頭一個個都發出尖銳的呼嘯聲,張牙舞爪的想要攻進來。

聶少爺苦笑道:“我還能有什麼辦法,沒想到這鎮魔塔中居然還有大魔王,我們這麼多人被大魔王一招打的只剩下半條命,所有儲物袋都被大魔王收走了,連件可用的法寶都沒有,現在只能依靠技能功法來鎮住這些小魔頭!”

“可現在我們都受了傷,靈元被禁制,什麼功法都施展不出來。還好瑜姐姐修煉過一些特殊的功法,能夠自己解開禁制,但瑜姐姐也支撐不了多久了!”紀菲緊緊地關注着瑜公主,從瑜公主的臉色已經看得出來,她也快不行了。

聶少爺不甘地咬了咬牙,道:“看來這一次我們是在劫難逃了!”

“可惡!郝庚那羣人明明看到我們受困,居然見死不救!”紀菲突然想到剛纔的情景,不禁拳頭緊握,兩隻美目快要噴出火來。

原來在她們受困不久,剛好郝庚一羣人經過,藉口說身受重傷,要找地方養好傷再來搭救。其實這些人並沒有受傷,而是並不想救,找藉口不過是給公主面子而己。若是其它人,郝庚都懶地找藉口,若是秦天,他都會上去直接下殺手。

大魔頭出世,人人自危,誰也不想多管閒事。

有時間救人,還不如去找個好地方躲起來。若是救人的時候,被大魔王發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聶少爺知道郝庚一羣人是故意不救,雖然憤怒,但也無計可施。

“現在,就只能夠期望有一羣弟子經過,大發善心救下我們。不過眼下大魔王出世,我看沒有人敢隨便出手對付這些小魔頭。”

紀菲冷笑道:“如果這是我們草原,絕對不會發生這種見死不救的事情!”

衆人聞言,都不約而同地低下頭來。

正這時,瑜公主的‘九天玄女吟’再也堅持不住,吟唱聲嘎然而止,身子一歪,居然倒了下去。

“啊!公主殿下!”

幾個女弟子看見這情景,個個都尖叫起來,臉上的神色也迅速變地絕望起來。

沒有了‘九天玄女吟’的阻擋,外面的魔頭一個個興奮地大叫。其中一個魔頭統領猛然衝了進來,一拳砸在最外邊的一名女弟子身上,登時將這名女弟子擊地飛出圈外。

“啊……”

那名女弟子發出驚恐的大叫聲,身體掉進小魔頭堆裏,瞬間被淹沒。

噝噝聲從那裏響起,緊接着涌起一陣黑氣。

那名女弟子的尖叫聲突然安靜,每個人心裏都升起一股強烈的絕望!

完了!

這些人連靈元都無法催動,一絲靈力都施展不了,在這些小魔頭面前,毫無抵抗之力。唯一一個靈元沒有被禁的瑜公主,此刻因爲靈氣耗盡而昏倒。

所有人,都成了這些魔頭眼中的美味!

吼!

魔頭們大叫着衝了過來,臉上黑氣因爲興奮而沸騰不己。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