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爺冷笑一聲,緩緩伸出手去,慕無痕立即表情一怔,接着極其痛苦的抱頭嘶吼,趴在草地上,不斷掙扎,隱於暗處的冰真,渾身發抖,一時間沒了主意。

龍爺緩緩說道:“慕無痕,警方特能隊一組組長,被譽爲能力界的奇才,經由軍方收編後,已經被**成了廢物,若是以前的你,或許值得我敬重,但如今的你,早死晚死,都一樣,就讓我送你一程,儘早遠離這污穢的世界。”

話音剛落,慕無痕嘶聲裂肺的一聲慘叫,雙目圓瞪,七竅流血,接着不再動彈,而那雙充滿血絲的無神眼球,看向的方位,就是冰真和沈浩言所在的位置。

七爺扶起三爺,將他帶回小鎮,而龍爺打量了一下四周,說道:“記得告訴唐小白,我們狐爺隨時恭候他的大駕。”

龍爺離開後,冰真顯出了身形,重重的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帶雨,好不淒涼,特能組由此,完全覆滅,楊文仲得知真相,也只是嘆息一聲,他已經請示了1號首長,對於慕無痕的死,他選擇無視,爲免打草驚蛇,下令不可輕舉妄動。

沈浩言甦醒之後,帶着冰真一起離開,他們聽從楊文仲的命令,回到1號首長的身邊,而唐小白也得知了情況,不過他並不打算,前往小鎮,去找狐幫的蹤影,因爲七郎到來,給其帶了一個消息,聞聽之後,他頓時大驚失色。

鬼界失衡的問題,似乎有望即刻解決,只要找到一個人,人間衆鬼,皆可重回地府,厲鬼之劫,也就能隨之化解。

…… 深夜,唐家別墅的房頂陽臺,墨麟等一行人全部席地而坐,在他們對面,是鬼差七郎,唐小白瞪大眼睛,十分好奇的問道:“你所說的那個人,究竟是誰,果真能解這人間厲鬼之劫?”

七郎凝重的點點頭,而田單這時不解的說道:“這厲鬼如此之多,驅之不盡,僅是一人,就能成功,未免太不可信了。”

陸瀚聞言,立即說道:“是啊,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你莫不是在耍我們玩吧。”

七郎搖搖頭,說道:“這個人是…鬼界帝者,也是鬼界的統治者。”

“你別逗了,鬼界的統治者,不應該是閻王嗎,帝者是個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田單切了一聲,無語的說道。


而緊接着,墨麟一個狼爪,拍在其後腦上,臉色嚴肅的說道:“給我閉嘴,勞資就是妖魔界帝者,你說是什麼東西。”

在田單一臉痛苦中,墨麟繼續說道:“億萬年前,聖仙帝爲禍六界,擊殺了佛界帝者和仙界帝者,並封印了靈界和鬼界帝者,而人界帝者龍帝,投靠了聖仙帝,我妖魔界二兄弟,則被打落凡間,記憶消散,重新修煉,才得知以前,七帝乃是六界的管理者,身份極其崇高。”

“這麼說來,只要找到鬼界帝者,或許真能解除人間厲鬼之亂?”陸瀚驚異的說道。

七郎點點頭,說道:“沒錯,帝者回歸地府,就可淨化世間怨念,鬼門關閉合,鬼界恢復正常運轉。”

“如此說來,你是找到了鬼界帝者被封印之地?”墨麟凝重的問道。

七郎看了他一眼,默默的搖搖頭,說道:“沒找到。”

“我擦,你特麼在逗我?”墨麟頓時火冒三丈,恨不得一口吞了他,面對堂堂帝者,區區小鬼差,哪能不害怕呢,連忙解釋。

“回稟帝者大人,小的雖不知鬼帝明確的封印之處,但可以確認,是在煙城附近,那裏幾乎沒什麼鬼魂,但卻異類頗多,十分怪異,我曾接近過那裏,頓時發覺自身彷彿修爲大漲,那是因爲距離鬼帝近了,我們這些奴僕,自然會有反應。”

“雖然說了等於沒說,但事不宜遲,對付聖仙帝也需要閻鬼帝的幫助,我們即刻起身,前往煙城,一探究竟。”墨麟沉聲說道。

“在我看來,我們不應該魯莽,現在大家修爲都有損傷,皆不是全盛時期,煙城情況不明,而且也不能確定鬼界帝者,就在那裏,所以,沒必要立刻就去,還是要做做準備的。”唐小白不無擔心的說道。

“小白說的有理,大家近期多多休養,等準備充足,一起前往煙城。”陸瀚點頭道。

墨麟無奈的答應,面對聖仙帝的事情,他總是容易衝動,以己方現在的實力,沒鬧明白怎麼回事的情況下,就抵達煙城,說不得會全軍覆沒啊。

而遠在封城的華宇高校,此時即將面臨高考,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張揚和凌菲也是忙的焦頭爛額,預習功課,主要還是張揚教導凌菲,對於他來說,高考完全是小意思,靈眼一開,什麼答案看不到,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再加上本是修仙人士,腦洞開發的很大,幾乎過目不忘,就算不投機取巧,也是難不倒他的。

在後山,墓園禁區之內,南宮雨澤盤腿坐在兇獸石像前,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輕聲說道:“你終於還是醒來了,警告你,饕鬄已經被降伏,世間大能者頗多,不要以爲現代人真的弱小。”


而在他面前的石像,長相奇特,古有記載:西方荒中,有獸焉,其狀如虎而犬毛,長二尺,人面,虎足,豬口牙,尾長一丈八尺,攪亂荒中,名檮杌。

檮杌本上古兇獸,後來又被人用來比喻頑固不化態度兇惡之人,顓頊有不才子,不可教訓,不知詘言,告之則頑,舍之則囂,傲狠明德,以亂天常,天下之民,謂之檮杌。

其聽言南宮雨澤所說,身形在石像中舞動,微微打了個響鼻,冷哼道:“胡言亂語,世間何人能降伏饕鬄,它的本事,可不只是簡單的好吃而已。”

南宮雨澤笑道:“世間萬物無奇不有,雖然我沒有親眼所見,但你應該能夠感覺的到,地上,根本沒有饕鬄的蹤影。”

檮杌不再言語,它確實無法察覺饕鬄的氣息,彷彿根本不在這個世界一樣,它以爲南宮雨澤不是說謊,可任它去想,也弄不明白,究竟是何人制伏的饕鬄?

……

華宇高校,女生宿舍,最西邊某一間,一行五個小姑娘,聚在裏面,她們中一位看似是大姐的人,首先說道:“這次高考,據說題目特別難,特別坑爹,就算我們把身體累垮,也不可能保證能考上個好大學,所以,必須想點別的辦法了。”

一個短頭髮的女孩,說道:“曹文,你說的是什麼辦法?”

曹文也就是那個率先說話的女孩,她看了衆人一眼,說道:“不知道你們對於筆仙的傳聞,感不感興趣。”

“曹文,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其他女孩皆是驚訝的說道。

曹文輕咳一聲,說道:“難道你們覺得憑我們的實力,真的可以完好無損的從高考教室裏,走出去?”

“但筆仙…也未免,你沒看電影上演的嗎,結局可是很嚇人的,我可不想死。”一名扎着馬尾的女孩,害怕的說道。

“姜玲,你怎麼這麼膽小,你傻啊,電影裏既然都演了,難不成你還煞筆似的學啊,我們當然不可能犯那種低級錯誤了,只要後面別忘把筆仙送走就沒事了。”曹文想起電影裏的情節,真是無力吐槽。

“怎麼樣,到底要不要這麼做,你們給個痛快話,想要解決高考的問題,不做出點犧牲,怎麼行呢,而且只要我們小心點,不要自己亂了陣腳,是不可能出問題的。”曹文最後一次的問道。

四個女孩互望一眼,猶豫片刻,還是由那個短髮女孩,說道:“好吧,事到如今,我們也只能這麼做了,我可不想看到我媽失望的樣子。”

…… “哎,這就對了,于娜,我們來準備一下請筆仙的事宜,相信我,只要大家不去想電影裏的事情,心裏坦蕩蕩,不要恐慌,就沒問題的。”曹文再次叮囑大家道。

短髮女孩就是于娜,她點點頭,和姜玲等三個女孩一起,再加上曹文,開始按照電影裏,和網絡上查到的格局,一一佈置。

準備一支鉛筆,一張大一點的白紙,將白紙橫放,在紙的正上方中間位置,用鉛筆橫着寫上:“唐、宋、元、明、清”五個字,然後在紙張的上半部分左側,豎着寫上:“是、否”

在紙張上半部分右側,豎着寫上:“男、女”;將紙張的下半部分再分爲上下兩部分,上部分按普通書寫順序,寫上阿拉伯數字,可根據所問問題的需要決定寫多少數字。

在下部分按普通書寫順序寫上26個大寫字母,代表拼音,這可是很重要的,因爲有時很模糊的問題,筆仙會用每字的第一個拼音告訴你,如果你與它的波長相近,它甚至會把每個字都拼出來給你。

需要兩個人,因爲每次請的筆仙幾乎都不會一樣,當然也有意外,所以它們的脾氣也不會一樣,有時它們只回答‘主提問’的問題,所謂‘主提問就是兩人中右手握筆的人’,相對的,右手邊的人也會承擔比較大的風險,如:丟東西、最近會走黴運,當然如果你自身的抵擋能力很強,自然什麼事情也不會發生。

一切準備就緒,此時就要開始請筆仙了,由曹文和姜玲執行,雙手交叉,把筆夾在兩手間,手背向內,手掌向外,將筆立在紙上,兩人都不能給筆加力,只要保證不讓筆倒下就可以了,兩隻手不要將手肘、胳膊架於桌上,需自然懸空。

然後‘主提問’,也就是曹文,口中須念:“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不停的念,直到筆動爲止。

曹文也頗爲緊張,她吞嚥了一下唾沫,輕聲問道:“你來了嗎?”

只見其音話落,筆尖緩慢移動到了‘是’,衆女互相打量一眼,皆是臉色歡喜,當然也有個別幾位,滿臉驚恐的,她們沒想到,竟然真的請來了筆仙。

曹文看了一眼害怕的姜玲,鄭重的向筆仙說道:“我可以向你提問題嗎?”

這次話落,卻見筆沒了動靜,于娜好奇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筆仙又走了?”

“可能它這會兒在吃飯吧,沒關係,我們等一等。”曹文煞有急事的說道。

衆女孩無語,現在也只能等着了,不多時,筆再次移動,來到了‘是’的位置,曹文呼出口氣,繼續說道:“我們可以見面嗎?”

姜玲一聽這話,渾身一哆嗦,差點把筆弄倒,口中急忙說道:“你這是幹嘛呀,問到了高考答案不就行了,幹嘛要見面,你不怕嚇死嗎。”

曹文有點不開心的說道:“這樣一句一句問,多麻煩啊,直接見面聊多好,你別說話,只要聽着就行了。”

而這時昏暗的房間中,突然自窗外颳起一陣陰風,于娜心中一驚,如芒刺在背,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驚異的說道:“筆仙難道真的出現了?”

曹文很大膽,絲毫不見害怕的四處打量,只見突然鉛筆劇烈一抖,一抹白煙瀰漫,一位身姿曼妙,且長髮飄飄的白衣女子,站到了衆女面前。

這筆仙面貌很是清秀素雅,沒像電影中那麼嚇人,她眼睛很大,而且靈動有神,彷彿會說話一般,本來還很害怕的衆女孩,見到她,也不由好奇了起來,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筆仙啊。

曹文一臉的驚喜,這個時候,也還在保證着筆不倒,畢竟相傳筆倒,可是要出人命的,她笑着說道:“沒想到筆仙姐姐,如此的漂亮啊。”

筆仙聽她稱自己爲姐姐,微微一愣,繼而笑道:“大家都這麼說。”

“……”

呃,萬萬沒想到,這筆仙還挺幽默,曹文尷尬了一下,繼續說道:“筆仙姐姐叫什麼名字呢?”

筆仙回答道:“我叫梅情,算是你們的學姐,不過那是很久以前了。”

對於筆仙的名字曹文雖然感覺很奇怪,不如叫無情呢,但還是迴歸正題:“還請筆仙姐姐告知我們今年高考題目的答案。”

筆仙又愣住了,低眉沉思了片刻,擡頭說道:“這我是真沒辦法,你換個問題,或是願望來說吧。”

曹文不解的問道:“這是爲什麼呢,筆仙姐姐不是無所不知的嗎?”

筆仙似乎難以啓齒,無論曹文怎麼問,她也不回答,見此曹文無奈,既然請都請來了,也不可能就這麼把人再送走吧,總要問點什麼。

這時,于娜眼珠一轉,向曹文提議道:“不如問問筆仙,我們學校裏有沒有鬼。”

曹文心中一動,反正閒來無事,就問着玩唄,於是就問筆仙,而筆仙微微一笑,說道:“除了我之外,並沒有其他一鬼。”

這就讓衆女孩奇怪了,曹文連忙再問:“我們學校以前也曾鬧過鬼,怎麼會沒有呢?”

筆仙言道:“這學校裏有一修法之人,他坐鎮,自然無鬼再敢來犯,在此一週之前,這裏尚有一鬼,不過也被其驅除了。”

曹文又問:“那這人是誰啊,我們怎麼竟不知道,學校裏還有這麼厲害的人物?”

筆仙答道:“此人名曰:張揚,面目清秀,性格如其名,陽光燦爛,還有一位同校女朋友,凌菲,溫柔雅緻。”

筆仙可謂是把張揚的一切信息,說了個通透,但也只限於他在學校中的事情,因爲曹文所問,也是學校裏,所以她也就沒有提及張揚在校外的事情,但很顯然,她也完全一清二楚。

于娜眼睛一亮,驚呼道:“竟然是男神張揚,我就說他是完美男神了吧,連鬼都不怕,還會捉,真是太帥了。”

姜玲也是心下藏音,張揚作爲華宇高校的第一校草,自然得女學生們愛慕,就好比於傷魂事件,劉雯雯被女鬼附身,還不忘自己暗戀着張揚一事,可謂愛之深切。

但也不是所有女生都喜歡張揚,不過也只是佔學校女生比例的六成,餘下還有四成,雖不喜歡張揚,但也不至於討厭,而曹文就是在那四成之內的人。

……

(梅情筆仙乃是由書友@半情調,傾情演繹!) 見於娜等女一副花癡的模樣,曹文頗爲不屑:“不就是長的帥嘛,身材好,學習也好,又會捉鬼嘛,有什麼大不了的,人家都有女朋友了,你們也就是想想,一羣小騷貨。”

“滾犢子。”衆女不開心了,會這麼多,難道還不夠嘛,只是帥這一點,就夠她們遐想了。

又問了些有的沒的,筆仙是一一回答,任何難題皆靈驗,只是問及高考之事,她卻無言以對,衆女也鬧不清緣由,時間也不早了,曹文念道:“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離開,請將筆尖離開紙面。”

就此,送走了筆仙,一晚上相安無事,衆女洗漱之後,紛紛睡下,幾天時間,也曾再次請過筆仙,不知是巧合,還是緣分,請來的依然是那位美貌的筆仙姐姐,這次她們問清了原因。

筆仙之所以不回答高考的問題,則是她學歷不足初中,那是隻聞高考之名,不得高考之事啊,對於她來說,簡直是比殺了她還難,心情跟即將面臨高考的學生們差不多,很痛苦,所以選擇不回答。

得知這個真相,曹文簡直無力吐槽,這筆仙也太垃圾了,早知道不請她幫忙了,去找碟仙,筷子仙也好啊,現在高考將近,已經沒剩下多少時間了。

也許是心情不好,或者也是因爲這筆仙太過和藹可親,所以曹文等女忘記了把她送走,夜色彌散,白晝降臨,第二天,如約而至。

距離高考還有大概兩週的時間,張揚陪伴凌菲複習,得空的時間,走出學校,去給凌菲買好吃的,在回來的途中,偶遇了姜玲等女。

于娜這女漢子般的性格,見到張揚,立即飛撲而來,將張揚給嚇了一大跳,無語的說道:“你慢着點,是有鬼追你不成。”

于娜大口喘氣,臉色蒼白,而且餘下姜玲等女也是面露恐慌,她緩了緩神,一把抓住張揚的肩膀,語氣顫抖的說道:“不好了,出事了,求求你一定要幫幫我們。”

張揚發現不妙之處,連忙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能幫你們什麼?”

姜玲比較害羞,這時雖然焦急,但還是聲音極小的說道:“我們請筆仙,剛開始還沒事,但在昨天晚上,曹文突然失蹤了,我們懷疑是筆仙害死了她。”

張揚略微好笑的說道:“筆仙這種事,你們也相信,別緊張,或許是曹文去哪玩了,手機沒電,所以沒告訴你們,說不定下午就聯繫你們了。”

“不可能的,昨天晚上宿舍熄燈,一覺醒來,曹文就不見了,她怎麼可能出去不告訴我們呢。”于娜抓住張揚不放,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佔便宜。

張揚微微皺眉,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今晚再請一次筆仙,讓我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至於曹文,我會讓警方介入尋找,放心吧,不會出事的。”

告別于娜等女孩,張揚把給凌菲買的零食送過去,之後直奔封城警局,找到凌正風,讓其幫忙去找一下這曹文,凌正風最近也挺忙,不過還是一口答應,專門派人去相助張揚。

兵分兩路,一對警員在學校裏,查找曹文的蹤跡,查看校內攝像頭,而張揚則和姜玲、于娜等女同學,聚在她們的宿舍裏,自看門大媽那裏經過,也是讓張揚頗爲汗顏,彷彿做賊一般。

這次是由張揚親自來執行,和姜玲一起,又一次的,請來了筆仙,見到多了一個男孩,筆仙也很疑惑,但她並沒有問,因爲遊戲設定是別人問,她來答,雖然她本人也不喜歡請筆仙這個遊戲。

見到筆仙,于娜情緒激動了,立刻朝她喊道:“是不是你害死了曹文,明明玩的很愉快,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筆仙很好奇,於是說道:“我並沒有害死曹文,上次你們忘了把我送走,還是我自己找路回去的,你們沒看到,很明顯,我都有黑眼圈了,大晚上的,多嚇鬼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