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陸凡

【性別】男

【愛好】女

【年齡】16歲

【星座】獅子座

【系統等級】1級

【空間影響】500米

【時間影響】5分鐘

【言靈值】10點

【姿勢解鎖】1種

【其他功能】未開放

他掃了一眼,現在剛穿越過來不久,完成的任務不多,所以言靈值才攢了10點。

系統曾說過,言靈值是系統貨幣,修改概率線需要支付言靈值,以後也可以用言靈值解鎖很多新功能。

不過,這些新功能對他來說還太早,現在首要的目標是把系統升級到3級,得到成為言靈之王的線索。

關上了系統界面,陸凡定了定神,走進校園。

東海市第一中學,全市排名靠前的重點高中,該高中每年各大重點大學錄取率都名列華夏國內的前茅。

九月初的早晨,正是新學期開學的日子。塔樓之上,七點的鐘聲準時響起,穿著制服的學生們加快了腳步進入校門,生怕自己會遲到。

「小凡!」

陸凡正走著,一聲溫柔的女聲從身後傳來。

轉頭看去,正是陸凡的青梅竹馬,名列校園知名美少女之一的陶雪然。

他心裡納悶,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像他這樣的男子高中生,總會在登場的標配一名青梅竹馬,這……大概就是宿命吧。

總之,這位青梅竹馬,微笑著朝陸凡走來,美眸之中微波蕩漾。

陶雪然新學期留了披肩的黑長直髮型,可愛而吹彈可破的臉蛋上沁出了細細的汗珠,身上穿著的制式水手服,也將青春期少女發育得凹凸有致的身材顯露無疑。

「哦,早。」

他淡定地推了推眼鏡,鏡片的反光中映出了雪然那點綴著蕾絲的小短裙、包裹著美腿的黑絲過膝襪、以及看起來白嫩又光滑的絕對領域。

老陸家的家訓從小就教育他,遇到可愛的女孩子一定不能像某些後宮動畫中那些弱智角色一般露出貪婪的表情,一定要淡定,一定要悶騷,悶中帶騷,騷而不浮。 「呼……呼……差點要遲到了。」

陶雪然邁著小碎步追上陸凡,兩個人並肩行走著。

在周圍的人看來,陸凡一副普通的模樣,配上陶雪然這種校花級別的姿容,簡直是強烈的反差。

男生們都對陸凡投來嫉妒的目光,那視線簡直可以殺人。

陸凡心裡暗道一聲:嗯,很好,來自路人角色的殺人目光。他終於能親自體驗一番GALGAME男主的感覺了。

「好像高二年級,咱們倆還是一個班呢,多多指教啦。」雪然可愛地吐了吐小舌頭,似乎很高興。

「嗯,新的學期,還請不吝賜教。」

陸凡繼續沉穩地向前走著,沒有多說什麼。要穩住,要普通!

眼鏡片的反光中映出了雪然的襯衣,一滴香汗順著她雪白的脖子滑落,滑進了領口之中,深邃的溝壑若隱若現。

……現在的女學生髮育得真早!

通過檢索原主的記憶,陸凡得知,自己從很小的時候就和這位叫陶雪然的美少女玩在一塊。

陶雪然的父親陶青松是本地知名企業家,掌控著青松集團,集團旗下控制著多家實業公司。陸凡的父母是搞研究工作的,因為業務關係和陶家有過一些合作,兩家就這樣認識了。

在開學之前的暑假,陶雪然還和其他小夥伴一塊給陸凡慶祝十六歲的生日,不過她現在應該還不知道,原來的陸凡已經魂不知歸處了。

所幸現在的陸凡接管了原主的所有記憶,所以聊天聊下來還算是自然。

「司機沒有開車來送你?」陸凡很好奇。

按理說,像陶雪然這種大小姐般的存在,平時都應該是有專車接送的,更何況今天這種快要遲到的情況,怎麼會自己跑得香汗淋漓。

雖然是陸凡隨口一提,但雪然聽到后,明顯表情就變得不自然了,原本閃耀著光輝的眼睛也漸漸黯淡下去。

看樣子是吵架了,陸凡心裡猜測著。

陶雪然是陶青松的獨女,所以自幼就被其父視為掌上明珠般的存在,陶青松一心想把自己的女兒培養成企業的接班人。

但是她一直想當一名創作型歌手。而在陸凡的記憶里,她在音樂這方面確實是極有天賦。

一方面是企業家,一方面是演藝之路,這兩條截然不同的路,就意味著父女二人產生了不可調和的矛盾。

如此一來,吵架也是在所難免的。

「追求夢想失敗的話只能回家繼承億萬家業么,可惡的富二代啊!」陸凡心道。

正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忽然,陸凡腦海中響起了言靈系統的聲音。

「新任務發布:【緊急·拯救墜樓少女!】」

陸凡不動聲色地打開了任務面板。

「提醒宿主,4分30秒之後,在你前方的東海市第一中學一號教學樓十樓,會有一名少女失足落下,你需要使用言靈能力將其救下。」

陸凡心中一凜,這系統確定沒搞錯?剛才還只是幫妹子處理下毛毛蟲,這怎麼還沒喘口氣,就遇到這麼大個事件。

「能否動用言靈阻止少女墜樓?」陸凡很快恢復平靜。

「不能,少女墜樓在因果律上是必然事件,能改變的只有墜樓對其造成的傷害。

窗戶打開后,少女並不會馬上落下,而是會抓住窗框一小會,事件開始后,你有25秒的時間發動言靈。」

「若營救失敗會如何?」陸凡接著問。

「系統會將你強制傳送回4分30秒前重新實施營救,並扣除你一定的言靈值作為懲罰。

需要提醒宿主,言靈值一旦扣光,你就會被投入時空牢獄,永遠無法脫身。」

……尼瑪這破系統到底有多坑爹啊?

「同時再次提醒宿主,因為這是未來即將發生的事件,你只是提前預知,所以你現在不能有任何讓別人察覺的反常行為,這樣會幹擾到周圍的因果律。」

陸凡暗想,這任務最好是能一次完成,若是失敗的話,因為會有扣除言靈值的失敗懲罰,下一次重新嘗試能夠支配的言靈值就更少了。

最重要的是,陸凡的姿勢和台詞還必須要讓系統滿意。

簡而言之,這任務給人的感覺,恐怕不是開荒難度,而是地獄難度。

他默默打開了系統全息顯示屏,向後拖動時間軸,果然,在4分多鐘之後,十樓某處教室的窗戶會被打開,然後一個短髮少女會墜下。

窗戶打開和少女下降的概率線,都是100%,也就是必然發生,陸凡無法選中這兩條線進行更改。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陸凡的眼珠在系統顯示屏前快速轉動,同時他的大腦也在加速思考。

有什麼可以利用的條件?海綿墊?不行,體育課用的海綿墊現在還放在體育館中,在言靈生效的500米範圍之外,而且時間上也來不及。

陸凡能利用的,只有周圍的條件。

他的眼鏡反光中,映出了周圍的一切。

不遠處樹下賣玩具氣球的老人,有說有笑的學生,擺滿花盆的教學樓陽台,布滿陰霾的天空,早上的天氣預報說今天強風,大概率有雨……

如何按照系統要求,優雅而有逼格地救到人?

身邊的陶雪然還不知道將要發生的事件,繼續和他聊著暑假給他過生日時的趣事。

網游之王者再戰 「哎,你不知道當時楚雄把蛋糕扣在你腦袋上的時候,他有多高興。」雪然嬌笑著,露出淺淺的、好看的酒窩。

「既然我都滿臉蛋糕了,當然看不見,不過倒是能想象的出來。」陸凡輕鬆地回答道,沒有任何異樣。

畢竟,不讓周圍的人察覺,也是任務條件之一,所以陸凡的大腦現在是雙線操作,一邊緊張地思考對策,一邊輕鬆地同雪然對話。

走了一會兒,二人接近了一號教學樓下。

「提醒宿主,事件開始倒計時還有三十秒。」言靈系統的聲音響起。

陸凡開始快速地選中周圍的一些概率線,進行一些操作。

「還有二十秒。」系統繼續說道。

他開始填進去一些修改數值。

「還有十秒。」系統的聲音依舊平靜。

他開始確認修改,支付言靈值。

系統倒計時:「五、四、三、二、一!」

「砰——!」玻璃窗破開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

天才萌寶,媽咪要逃婚 十樓的某個窗戶,忽然被打開,一個短髮蘿莉身體探出窗外,她用手抓住窗框,但整個身子已經懸在半空之中,搖搖欲墜。

此時,除了陸凡之外,樓下的人還沒察覺。

陸凡並沒有慌亂,他停在原地,扶了一下眼鏡。

「球破。」

在他開口的幾乎一瞬間,不遠處一棵櫻花樹下,老人擺的氣球玩具攤上,一個氫氣球忽然掙脫隨後爆炸。

「鳥飛」

氣球砰地一聲巨響,樹上的鳥被驚動了,四散飛逃,其中一隻鳥徑直朝教學樓的方向俯衝而來,幾乎眨眼間就衝到了二樓某處開著的窗戶。

「花落。」

正在澆花的女老師被衝過來的鳥嚇了一跳,驚慌之中把陽台的花盆推下了樓。

「人驚。」

吱嘎一聲急剎車的聲音,正準備疾馳而過的體育老師王健力在花盆砸到自己前,停住了腳踏機車。

他剛好停在陸凡身邊,機車後座上別著一把半徑1米多的巨大鋼骨雨傘,這種雨傘足夠支撐兩三個人在其下躲雨。

本來是王健力打算整修操場的時候撐起來用的,因為早上他看到電視里的天氣預報說會有雨。

此時,眾人終於看到了即將墜落的短髮蘿莉,大家眼睛迅速睜大,嘴巴張成「O」型,表情也迅速變得驚恐。

在所有人作出反應之前,陸凡優雅地從腳踏機車後座上拿起雨傘,砰地一下張開傘,然後他淡淡地念了句詩:

「我欲乘風起。」

一陣狂風忽然從陸凡附近旋轉而起,這陣狂風勢頭之猛,吹得他身邊的師生們人仰馬翻。

所有女孩子的裙擺都被風掀到了最大的高度,甚至站立不穩。這風力,足以匹敵颱風。

狂暴的風旋就這樣持續著,陸凡右手撐著傘,慢慢地雙腳離地,飛上了天空!

在升空的過程中,他的鏡片映出一片片綉著各種可愛圖案的布料……

短髮蘿莉此時已經開始墜落,她慌亂地尖叫著。

樓下所有學生們一臉震驚而懵逼地看著朝下墜的女生和飛上天空的陸凡。

二者在半空交會。

陸凡伸出左手一攬,蘿莉被他接在懷裡。被成功營救的蘿莉似乎還處於震驚之中,緊緊地抱著陸凡的肩膀不放手。

他沖蘿莉咧嘴一笑,似乎在安慰她沒事了。

風力漸漸減小,陸凡就這樣一手撐著傘,一手抱著蘿莉的小蠻腰,以一個優雅的姿勢慢慢地旋轉下降著。

被大風吹起來的櫻花樹花瓣,也圍繞在二人身邊,點綴著這番景象。

隨後,二人穩穩地落到了地面。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不到半分鐘的時間裡。 地面上的眾人早已被這副景象驚得目瞪口呆,久久說不出話。

空氣中只聽得到那緩緩吹動的風聲。

就這樣過了不知道多久。

此時陸凡的心裡卻是慌的不行。

剛才為了完成任務進行的這一波騷操作,很明顯是電影里才會出現的情節!自己要怎麼向其他人解釋?這個世界的人又不認識周星馳!

和他們說自己是超能力者嗎?會不會被帶去奇怪的研究機構,終生被一群穿著白大褂的人研究來研究去?自己身上帶著一個系統的事情會不會暴露?

「啪、啪、啪!」

一陣零星的掌聲響了起來,打斷了陸凡的思考。

只見圍觀的學生人群中,一個小胖子率先鼓起掌來。

陸凡仔細觀察這個小胖子,矮矮胖胖的身材,將身上穿著的東海一中校服都快撐爆了。

他毫不猶豫地相信,這小胖子只要一打嗝,身上衣服前排的那些扣子,就會像子彈一樣biu~biu~biu~地激射出去。

這胖子的胖臉之上零星點綴的雀斑,使整張臉看起來就像一張剛出鍋的芝麻燒餅,這燒餅之上還點綴著兩隻烏黑溜秋的小眼睛,滴溜溜地轉,原來這還是葡萄芝麻燒餅!

陸凡覺得眼前這張燒餅,哦不,這張臉,越看越熟悉,仔細在原主的記憶庫里檢索了一番,才想起來。

眼前這個胖子,是自己的死黨,楚雄。

楚雄家和陸凡家隔的不遠,所以他和楚雄是從小玩大的夥伴,一起在街道里上房揭瓦搗蛋搞怪的事情可沒少做。

不過對現在的陸凡來說,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胖子,畢竟他穿越來這裡也不算太久。

陸凡心裡納悶,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像他這樣的男子高中生,總會在登場的時候標配一個胖子死黨,這……大概也是宿命吧。

他又忽然想起來,好像剛才和陶雪然走的時候,聽她說過,過生日的時候,這傢伙還把蛋糕扣在自己的腦袋上過?看來要找機會報復這個傢伙一下。

總之,伴隨著楚雄小胖子的掌聲,周圍目瞪口呆的人才反應過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越來越多的師生開始鼓起掌來,最後所有教學樓前的人群、教學樓上從窗戶邊探出頭來圍觀的人群,都開始鼓起掌。

霎時間,掌聲震天,並伴隨著歡呼聲。

「飛上天救人,這麼牛的么,可以啊。」

「這簡直是超人啊。」

「誒呀,這位高年級的學長這麼帥的么,有點喜歡了,怎麼辦!」

路鳥 「陸凡同學,你要不要考慮加一下體操社,我是體操社的社長。」

「這位陸凡同學是幾班的,可以考慮一下和他做朋友。」

婚途漫漫:爹地在線追妻 人群中傳來嘰嘰喳喳的討論聲,陸凡依舊淡定地站在原地,眼鏡片反著光,內心鬆了口氣。

此時他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忽略了一個事情,雖然地理版圖和原來的地球一模一樣,但這裡已經不是原來他呆過的那個世界了。

所以原來那個世界的某些常識說不定在這個世界里並不通用,比如——人們對各種奇葩事件的接受程度?又比如說,牛頓的棺材板的結實程度?

這時,他腦海中忽然響起系統的聲音。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