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從宇宙深處出現了一股波動,緊接著誕生了黑暗漩渦。

這股漩渦像萬花筒般旋轉著,詭異而扭曲,讓人看了之後毛骨悚然。

她發現這種宇宙空間的扭曲,很像之前在次元管理局培訓的時候,從課本上看到的被稱之為【宇宙次元崩壞】的現象。

縱使是強大如奇行貓族,歷經上百萬年的演變進化,也沒有將這種現象研究透徹。

這種崩壞現象,像是瘟疫一般,每隔幾個紀元就會降臨到這個宇宙。

看著這個不斷造成時空扭曲的大漩渦,伊利亞皺了皺小眉頭。

她實在是不喜歡這裡。

就在這時,伊利亞聽到有聲音在呼喚她。

起初,聲音很小,後來,越來越大……

那聲音是一個年輕男子,音域廣闊而渾厚,中氣十足,雖然音色聽起來稚氣未脫,但隱隱有種已然經歷了彌久時光的滄桑感。

這陣聲音讓伊利亞在潛意識裡,由衷地感到熟悉和親切。

聽到這陣呼喚之後,她幾乎是身體本能地做出了回應。

「主……主人!」

……

當伊利亞重新睜開眼睛時,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監控室天花板。

再一低頭,她發現自己正躺在優子卧室的小床上,陸凡正坐在她身旁。

「伊利亞?」

看到她睜眼,陸凡興奮地湊了過來,「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伊利亞一臉茫然,還保持著剛睡醒的朦朧狀態,耳朵耷拉著。

陸凡開口道:「剛才我叫你的時候,你怎麼一直說什麼主人、主人的,嘛……雖然我很樂意做你的飼主,不過你也不用這麼上趕著和我攀關係吧?」

「無路賽!」伊利亞白了陸凡一眼,然後轉過小腦袋不理他。

這男人臉皮真厚。

「抱歉啊,雖然打擾了你的美夢,但是該回家了。」

「優子呢?」伊利亞抓緊問了一句。

「還在昏睡狀態,不過身體已經無大礙了,現在雪然在校醫務室陪著她。」

「哦……」伊利亞鬆了口氣。

從傍晚開始,陶雪然就呆在校醫務室,準備陪優子過夜。

裴鈺不放心,分撥了青松集團的一些武者守在醫務室和監控室門外,這才離開了學校。

……

午夜的月光灑在街上,陸凡背著伊利亞朝回家的路上走著。

「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能走。」

趴在陸凡背上的伊利亞,用小粉拳錘了錘陸凡的肩膀。

「得了吧,剛才剛下床你就差點又來個平地摔,難得讓我有機會服侍一下伺服器大人,你還是乖乖地享受吧。」

「哼,區區客戶端……」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她的貓耳卻興奮地豎了起來,小臉不自覺地靠在陸凡的肩膀上。

陸凡瞥了一眼右上角的伺服器電量,看到穩定在80%之後,輕輕鬆了口氣。

白天在戀語咖啡店幹掉羅玄的時候,他看到電量條只剩下10%,頓時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想想都后怕。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要一個人單槍匹馬去應戰?」

「我……我不想只當招財貓……」伊利亞垂下腦袋,輕聲嘟噥著。

「整個萬事屋所有的人都有事情做,只有我一個人在當吉祥物,我也想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

陸凡聽后,感到暖流從心田流過。

他嘴角一彎,但很快恢復正常,繼續故作嚴肅地說著:

「有事找警方和特搜課啊,你從小沒學過這種常識么?」

這語氣簡直像老爸在責怪女兒。

「切,我以為自己能搞定的,沒想到竟出了岔子。」

伊利亞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按理說,她強行突破了那股限制自己力量的警告,之後應該不會有任何阻礙才對。

怎麼會忽然之間脫力,鬼火劍也消失呢?

想了想去,只有一個可能——在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除了她之外的次元管理局員工。

因為只有許可權相似的人,才能互相之間進行操作。

狼性嬌妻狠狠愛 這傢伙是誰,他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動機是什麼?

伊利亞的紅瞳眨了眨,大腦飛速運轉,仍舊百思不得其解。

想著想著,她就感覺到眼皮子越來越重……

「所以說啊,就算是要和對方鬥爭,也要講究方法……」陸凡繼續說了一半,發現伊利亞沒有再回答他,取而代之的是均勻的呼吸聲,

他轉頭一看,這貨大概是今天太累了,又睡著了。

一陣好聞的香氣撲鼻而來,他這才發現,伊利亞的臉湊得太近了。

在月光下,她那小巧的臉蛋像洋娃娃一般,睫毛輕輕顫動著,嘴唇啜動,似乎在做什麼香甜的夢。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陸凡差點又要被萌得一臉血,趕緊又把頭轉回去。

一人一貓就這樣在空無一人的城市小路上,慢慢地朝家的方向走。

陸凡看著街邊的路燈一排排地朝後閃過,思緒再次飄散。

白天,他發覺伊利亞陷入危險之中時,曾感到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這絕對不是因為害怕「伺服器電量歸零,他這個客戶端也要掛掉」這種事情。

而是真正的對「要失去珍惜的人」的恐懼。

和伊利亞這些日子相處的時光像幻燈片一樣在他眼前一閃而過。

被他強行拖到被窩裡時,伊利亞的嬌羞模樣……

那個雨夜,第一次去伊利亞家的公寓時,對方夢遊時從背後抱住自己……

在世龍娛樂城,她因為自己的身材比不上色慾而嗔怒……

當自己在公寓廚房給她做便當時,她那饞得隔三差五就要到廚房門口聞聞味道的小模樣,真的活像是聞到小魚乾味道的貓……

雖然這貓娘的性格是有點傲嬌,但陸凡並不討厭這點。

在一開始,他穿越到這個世界,不斷地做任務,就是為了單純成為言靈之王。

因為只有這樣,那個喜歡玩人的次元管理局才會重新還他自由。

他不明白次元管理局為什麼閑的蛋疼在他手機里裝《言靈遊戲》,又是為了何種目的讓伊利亞來到他身邊。

但無論如何,現在的伊利亞在他眼中,已經不再單純是一個伺服器、一個系統管理員了。

某種意義上,更像是一種類似「羈絆」的存在。

他轉頭看了一眼伊利亞的睡顏,喃喃自語道:「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伊利亞。」

……

東海市北方區重工業園,鐵龍科技公司地下實驗室。

一處狹窄、潮濕陰暗的密室中,躺在小鐵床上的佐倉正雄,慢慢從清醒中恢復了意識。

他咳嗽了一聲,感到後腦勺傳來劇烈的陣痛,同時喉嚨像火燒一樣難受。

「水……」

正打算起身找杯水喝,他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卻呆住了。

「……這裡是?」

當他試圖站起身活動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手腕和腳腕處都被戴上了鐐銬。

過了一會兒,厚重的密室鐵門吱嘎一聲打開,鈴木亮和幾個研究員模樣的人走了進來。

「老師,你醒了,睡得還算舒服么?」鈴木亮微笑著。

「鈴木君,這是怎麼回事?」

鐐銬嘩啦嘩啦作響,佐倉正雄嘗試掙脫鐐銬,卻失敗了。

皇上你後宮該裁員了 「老師,你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好,先喝點水吧。」

鈴木亮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邊的助手。

那助手拎起一瓶水,走上前去粗魯地捏起佐倉正雄的脖子,把他的嘴撐開,然後灌了下去。

佐倉正雄被嗆得一陣咳嗽,但總算是喉嚨好受一些。

「說來也算是我的失誤,沒想到我加到酒里的催眠劑藥效這麼猛,老師睡了足足一天一夜才醒過來。」鈴木亮詭異地笑著。

此時,佐倉正雄才明白過來——自己中了鈴木亮圈套,被對方囚禁了。

「你這個孽徒,為什麼要這麼做?」 鈴木亮冷笑道:「老師,別人不明白,你還不明白嗎?」

他走到佐倉正雄身旁,在對方耳邊小聲說著:「其實我心裡知道,你一直不太同意我追求優子。

明面上,老師你口口聲聲地說我是你的得意學生。

背地裡,卻對我和你那寶貝女兒的戀愛一直嚴加管束。

恐怕在優子面前,你沒少說我的壞話吧?老師,你不覺得自己這樣,很虛偽嗎?」

佐倉正雄的額頭上青筋暴綻,沉聲道:

「鈴木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萬萬沒想到,你是如此心胸狹隘之人!」

「老師對我的評價很中肯。」

鈴木亮倒也不惱,而是淡然地點了點頭:

「凡人皆有七情六慾,我又不是什麼聖人,在感情上偏執一點有什麼不對?

老師,你早就該看透我了。從我們師徒二人在歌姬用途上產生分歧開始,你就該看透我了……」

佐倉正雄面色嚴肅地質問:「你,難道還沒有放棄人工智慧的兵器化?你要把歌姬做成武器?」

鈴木亮伸出手指搖了搖:

「不,老師,要做成武器的並不是你們公司的那個劣質歌姬。作為老師你的親傳弟子,如果我不做出點更厲害的東西出來,豈不是有辱師門?

我想過不了多久,你就會驚嘆於我的得意之作了!說到這個,還要感謝優子這十幾年的心血——【真實之淚】啊。」

鈴木亮怪笑著,一副瘋狂科學家的歇斯底裡面孔。

這話倒提醒了佐倉正雄,他緊張地問道:「優子呢?優子在哪裡?」

鈴木亮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嘆了口氣:

「本來想把優子抓過來,讓你們父女團聚的,不過這姑娘的脾氣有點倔……老師你應該最清楚不過的吧。」

「我警告你,不要傷害她。」

「老師放心,現在優子對我已經沒有什麼價值了,因為我最渴求的東西已經到手了。」

他說著,晃了晃手中的硬碟,

佐倉正雄面色愈加難看——那個硬碟是他隨身攜帶在手提箱里的高保密級物品。

從剛才開始,他就一直在擔心這個硬碟的下落,到底還是被鈴木亮搞到手了。

而且看他這得意洋洋的樣子,恐怕密碼也從優子那裡搞到了吧。

「鈴木君,雖然我不知道你做到什麼程度了,但趁還來得及,快停手吧!」佐倉張雄仍舊沒有放棄勸說。

「哈哈哈,停手?智能人工兵器,可是我終生夢寐以求的事情啊,如今目標近在咫尺,我怎麼可能會停下!

老師,如果你肯和我合作的話,我想我們肯定能將整個世界都改造得不一樣!」

鈴木亮看著窗外的東海市夜景,嘆了口氣。

「優子,和我,某種意義上,可以算是同類。我們都想改造世界,只不過用的方式不同罷了。」

「這個世界不是你的玩具!鈴木君,如果你做出違背科學倫理的事情,只會自食惡果。」

「這麼說……老師是不願意和我合作咯?」

鈴木亮眼中閃過一絲冷漠,「真遺憾,那您就在這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間里度過餘生吧……」

說罷,他帶著助手揚長而去,厚重的鐵門再次砰地一聲關上。

佐倉正雄獃滯地坐回了鐵床上,他用戴著鐐銬的手抱住腦袋,陷入了痛苦之中……

……

三天後,陸凡來到學校後方的萬事科技公司庫房。

因為優子一直昏迷著,所以陸凡在社團群里說過,停止社團活動三天,今天算是恢復活動的第一天。

他一進門,發現所有人都在,大家仍然在像往常一樣忙碌著。

陶雪然看到陸凡,就拉著他來到一處角落,小聲說道:

「優子早就已經清醒了,不過似乎心情很低落。還有,那天監控室發生的事情,除了我們幾個當事人,暫時還沒其他人知道。」

陸凡點頭道:「這樣也好,免得讓他們平白無故地擔心。」

薄少的心尖密愛 他和眾人簡單打了聲招呼,當伊利亞轉頭和他的視線對上之後,便小臉微紅地又轉了回去。

他暗自嘀咕著:

啊咧?自從那天晚上自己背伊利亞回家之後,她就一直有點奇怪。

陸凡瞥了一眼視野右上角的伺服器電量,發現又開始輕微波動。

乖乖,之前遭受攻擊留下的後遺症還沒好嗎?

——這是整個青春期在中二狀態度過、除了紙片人老婆之外戀愛經驗幾乎為零的陸凡,想破了頭所能想到的最佳結論。

於是,他放棄了思考,進了優子的研究室。

一進去,果然看到優子在房間的角落裡發獃。

看到陸凡,優子站起身來,輕鬆地說了一句:「你來啦。」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