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蟒嶺所在之處,穆青寒取出了長槍,一言不坑地往曳戈這裡走來。落杜若微笑皺眉,不過緊接著也跟了上去。

隨著他們的所動,雍州城的少城主,七絕宗的林休,還有龍王谷的龍羽都向曳戈這裡走來!

穆青寒走的最早,但是龍羽卻是先到的!龍羽目光從曳戈身上劃過,反而是停留在了眼圈微紅的涼紅妝身上,他正欲說話,突然一道身影像是一把利箭一般射進了人群中,眾人定睛一看正是李非繁,緊跟著華晨也過來了,兩人都有些氣息不穩,看來一時並沒有分出勝負!

眾強雲集,曳戈就算是有通天徹地之能也無法走出,更何況相比於機緣而言,命最重要,他還有自己的使命沒有完成呢!

曳戈環顧了一下周圍的天驕,他從瓊玉扳指里取出了那三顆仙藥,將其中的金蟾草甩向了龍羽,靈雲菇甩向了穆青寒,吞仙草甩向了林休……

當他三株仙藥全部扔出后,一股強烈恥辱和羞愧的感覺像是洪水猛獸一樣撕裂了他的心扉,嗆的他鼻尖發酸,他一時間有些頹然地感覺到,人活在世上真的好累!

「三株仙藥,各有其主……」曳戈拍了拍空空如也的兩手,木然說道。

六大勢力間從一開始就分成了三個盟友團體,林休和雍州城少主,龍羽和華晨,落杜若和穆青寒。如果他們之間和睦,各有所得,自然會放曳戈離開,如若不和,則彼此相爭,混亂中曳戈更是能夠離開!不過如此細細想來,曳戈如此的分發仙藥,還是有著自己的用意的!

林休拿到吞仙草則喜笑顏開,而雍州城少城主盯著他手裡的仙藥,面有不快……

穆青寒看著手裡的靈雲菇發了發獃,似乎有些意外。

龍羽感受了下手裡上百年份的金蟾草,對於華晨的冰寒的臉色渾然不覺,將之放進了自己的空間戒里。

曳戈看到這一幕淡淡道:「諸位,各有所得。我可以和我的朋友離開了吧?」

「自然可以!」林休高聲道。

穆青寒也輕微地點了點頭。

曳戈方欲離開,龍羽卻是開口說話了!

「你們走可以!但是那個魔族的小女孩得留下來!」

「魔族?」


「小女孩?」眾人一時炸開了鍋!

曳戈眉頭猛跳,他自幼和紅妝在一起,她身上的異樣,曳戈一直是知道。比如他經常給紅妝吃一些明目的草藥,從來不讓她流血。所以平日里除非紅妝流血,要不然沒有人會想到那裡……

「道友說笑了?這裡哪有什麼魔族女孩?你是說我師妹嗎?」曳戈轉過頭來卻是面色自然地說道!

龍羽沉聲道:「一開始她的瞳孔是純黑色的,與我們人族的灰黑色不同!」

眾人聞聲看去,果然發現涼紅妝的瞳孔與常人有異。

曳戈心頭大怒,他覺得紅妝瞬間成了什麼怪物一樣被眾人相互指來指去的觀望,他將害怕的涼紅妝攬入懷中,大喝道:「世上瞳孔與常人有異者,何其之多?你不要欺人太甚!」

人族與妖族和睦,但是與魔族乃是死敵!雖說近年來與魔族休戰稍微緩和,但是明面上兩族還是敵對的。曳戈用手微微摸了摸他頸間的鳳麟印,又感受了下他體內封印著的「龜靈印」,誰敢動紅妝絲毫,他不惜一切也要一戰!


「是嗎?」龍羽繼續道:「但是這裡是魔族遺迹,為何單單她能進入「葯園」坑底取回三株仙藥,其餘所有人進入則死?」

此言一出,眾人這才想起的確只有這個女孩一人完好無損地從坑底帶出了三株仙藥,頓時眾人多多少少都已經開始信了!

曳戈深吸口氣,他此刻反而平靜了,他冷冷地看著龍羽,他發誓無論如何,天涯海角他也要殺了此人,這樣仇恨的渴望是第二次在他心頭浮現!

「不要用這些的眼神看著我!你能奈我何?」龍羽冷哼一聲繼續道:「我知道這裡乃是兩千年之前,水尤君王的坐化之地,他是魔族當時的第五魔君……也許大家並不知道這些,但是大家一定聽說過《魔君錄》吧?」

眾人頓時嘩然!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又是回到了曳戈和涼紅妝的身上!《魔君錄》大陸功法榜上排名第四十一位的《魔君錄》,赫赫有名,傳言早已經失傳,現在卻突然出現,這絕對是驚動一方的大事件!

「據記載,只有魔族才能看到那水尤君王坐化的宮殿,取出那《魔君錄》我們想要她幫我們取出……」龍羽揚聲說道:「我們只是借用一下她而已,至於她魔族身份我保證不會深究!」

此言一出,群情振奮,就連之前已經得到仙草的林休呼吸也一時都急促起來!

在五百年前魔族涼帝邀請人、妖兩族帝君前往南嶼之南瑤台,爭奪真仙位時,但禍起蕭牆…..進而三族大亂,后又引發中洲奪天之爭,本來就從仙古紀元慢慢失傳的一些功法,武技,在這連綿百年的戰爭都更是斷絕傳承了不少。因此名聞大陸的仙緣榜上的前十五,基本已經所剩無幾,所以這第能排在第四十一的《魔君錄》其珍貴程度,不言而喻。

「借用?」曳戈自然是無心想到這些,此時他面色猙獰呼喝道:「好一個借用!」

曳戈心下已定,他要動用一直沉浸在丹海里的龜靈印,無論他是否有力承受,無論後果如何,他也要用沉浸在丹海里的龜靈印的力量,殺掉這裡的所有人,一個不留!

(對不起,這章字數少了500多,是我昨晚居然沒撐住,給睡著了。今天早上一時也更不上了,要匆匆忙忙去上班,走了,走了。祝大家午餐愉快,開心每一天。)

。 正在曳戈欲將曾經封印在體內的「龜靈印」時,他心神里傳來了二蛋的聲音「往後三丈處,有個傳送陣,你上去,本帝就能開啟,我們離開這裡!」

曳戈體內一滯,停下了動作道:「當真?」

「廢話,我后帝能騙你!要不是功力盡失,我本帝非打殺了這幫螻蟻,竟敢如此折辱紅鱗仙子……」

曳戈無心聽二蛋的喋喋不休,他深深看了眼龍羽和華晨,另一手抓住李非繁,三人瞬間後撤,到了身後三丈處,。突然一陣空間波動,曳戈,涼紅妝,李非繁三人已經是消失不見!

「不好!」龍羽在陣法開啟時,大喝一聲,瞬間飛身而來,可是曳戈他們三人的身影已經開始模糊!

曳戈冷冷地看著龍羽,而李非繁則咳嗽了一下,一口黃痰吐到了飛奔而來龍羽的臉上!

龍羽一心急切,卻不想臉上突然有了一股濕潤的東西,心下一驚,以為是什麼暗器毒藥,忙揚起臉問詢,奔襲而來的華晨。

「液體,黃色……」

「是什麼?

「嗯?還有些溫熱…..」

「溫熱?毒液嗎?會不會毀容?」

「不會,應該是一口黃痰……」

……

一處山谷里,曳戈和涼紅妝還有李非繁三人坐在在一塊巨石上。

李非繁絮絮叨叨向曳戈說著些什麼,曳戈胡亂應著,他一直注意著一邊抱著二蛋發獃的涼紅妝,他心情沉重,看來她心中已經介懷。

「好了,看你心不在焉的,不打擾你們了……齊梁呆了也有一年了,我也該走啦!」李非繁起身道。

「嗯?萍水相逢你卻為我出手,無以為報……」

「得了,得了……打架的時候看你那生猛勁兒,別給我來這副書生氣兒,我走了!」說罷身影一展掠進了林間的餘聲從林間傳出來「有空,來中洲天運城找我……」

曳戈心下一嘆,這世上總會遇上些萍水相逢,莫名其妙,卻讓人挂念一生的朋友!

「妝兒,怎麼了?」曳戈走到涼紅妝身旁輕聲道

「曳哥,我是不是魔族?」涼紅妝紅著眼睛問曳戈道。

「不是。」

「那為什麼我能看到水尤宮,你卻看不到?為什麼我能安然去葯園坑底……為什麼……曳哥,你告訴我,他們都是在騙我,對不對?」涼紅妝哭抱著曳戈喊了起來。

曳戈輕輕攬住她的肩頭,過了會柔聲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師傅的血還是是綠色的,那老禿驢說不準還是妖族呢!」

涼紅妝肩頭止住了顫抖,她猛然抬起臉來,看著曳戈道:「真的?」

曳戈見她哭的鼻子紅彤彤的,兩個小臉頰被他衣服上的皺褶壓的有了紅痕,他憐惜道:「記得我們離開的時候,在院子里遞給我鳳火游龍的時候嗎?他被割傷了手指,當時有綠色的血跡落在了刀上,我當時沒多想…..但是我們出來了這麼久,加上之前救下的狼默,現在看來老頭子定然是妖族。唉,不過話說回來其實人族,魔族,妖族,我們本就很像,只要不流血誰有能分的清楚呢?」

「就像你,我,師傅,我們三人一樣,照樣是和和睦睦的一家人!」

「無論你是誰,你是什麼身份,哪怕是大魔頭!哪怕我被千夫所指,哪怕人神共憤,你也是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不能沒有你。」

「你這句話可千萬不準忘,要不然我…..我殺了你!」

「好,我若忘了,你就用鳳火游龍殺了我!」

「哼,我可拿不動,我到時候就用剪刀好了…..」

女人最美麗的時候的時候,莫過於心上人對自己說情話了,無論這承諾是否能實現,至少當下她是幸福的,她破涕為笑,鑽進他懷裡,在他懷裡使勁地蹭了蹭,柔聲道:「我愛你。」

「我也愛你……」曳戈心下微熱他輕聲道。

「去掉一個字!要三個字的!」

「我也愛?」

「不是!」

「也愛你?」

「哎呀,不是!」

「我也你?」

「死曳戈……臭曳戈……你故意的!」

山谷里撒上一道晨光,溫暖的陽光灑落在兩人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相依相偎的身影……至此曳戈終於是不再糾結他一直縈繞在他夢裡的那個有著鮮艷紅唇的紅鯉,不再去想像是觸手一樣撫摸著他的藤蔓,更不再去想趙若蘭……

是啊,愛情有時候就是一個群人在跑圈圈,你一直追著前面的人,猛然回首卻發現後面追著你的人才是對你不離不棄。正所謂愛著的,被愛著的,都會輸給對自己好的。

……

遺迹里龍羽對於曳戈和涼紅妝的離去,極度憤怒,最後只能把怒火撒向了宋江山,而宋江山淡定的說了句:「我姐是宋美人,我爹是鴻羽商會會長!」

龍羽只得飲恨!

如此遺迹內已經沒有什麼寶物可尋,他們無法找到遺迹墓穴的宮殿,最後遺迹空間開始震蕩不穩,六大勢力在外的開啟者已經難以維持,紛紛召喚這些試煉者全部出來,歷時半月,轟動大半個天涼的遺迹尋寶終於告一段落。

林休和盧苑等七絕宗眾人,馬不停蹄趕回宗,沒有再在香榭苑這兒停留歇息,因為壓根宋江山就沒有邀請他們,毫無疑問宋江山因為曳戈在遺迹里的遭遇已經遷怒於林休!

宋江山心很急,他出了遺迹正要迅速地往回走,突然一道人影擋住了他的去路。他抬頭愕然道:「穆青寒?還不死心?有種殺了我!沒種就滾開!」

穆青寒不語。

「老子是不會說關於他半個字的事情!」

「曳戈嗎?「穆青寒開口道。

「嗯?」宋江山心頭微驚「他怎麼會知道曳戈名字?」


「他告訴我的!」穆青寒似是知道宋江山心中所想道:「這株靈藥幫我還給他!」說罷,將靈芸草拋給了宋江山。

宋江山木然接過,一陣愕然,過了會罵道:「真他媽有病!」緊接著他快地趕回雍州城,回到香榭苑,進門時候恰巧遇到宋美人。

「姐啊,曳戈和涼紅妝沒?」宋江山急急喊道。

「沒有啊!」宋美人說罷就匆匆往外走。

「你幹嘛去啊?這麼急?」

「妖族商阜已開,可恨商會裡居然沒有足夠的鏢師!」宋美人頭也沒回,一眨眼消失不見。

宋江山搖了搖頭,急急進去到曳戈住的地方尋了一遍,可是曳戈卻並沒有回來。

「他一定生我氣了?」宋江山頹然道。

「不管你事兒,我為何要生你的氣呢!」突然一道聲音傳入了宋江山的耳中,他猛然站起看到正迎面走來的曳戈和涼紅妝驚喜道:「你們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們走了呢!」

「本來想走的,但是想想怕你多心,就回來想你道別!」曳戈走過來拍了怕他的肩頭道。

「真的要走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