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暫片刻之後….

【時間到,請雙方站在一起。】

隨著系統的聲音落下,兩小組分別站在了圈外,等待著系統的下一步指揮。

【區域開始生成…】

【西瓜數量開始生成…】

【成功!】

伴隨著系統的一陣慶祝聲音傳來,眼前的,被包裹的區域內,則是不規則的,從沙地中湧現出了十個西瓜。這十個西瓜所在的位置沒有任何的規律,也沒有任何的大小分別,而且,也都是埋在沙子中一大半,就是為了防止有些人通過怪力耍小聰明的存在。

【在被指揮者進入區域內后,遊戲便直接開始,不過,每次遊戲中,只能出現一個被指揮者。在走入圈內后,被指揮者則是不能夠繼續用嘴巴發聲。】

【再次提示:比賽時間為一分鐘,請在規定時間內,儘可能的砸更多的西瓜。】

【現在,選擇第一個邁步向前走的,則會成為第一批進入遊戲的人。】

伴隨著系統聲音再度落下,兩組的人分別向後退了一步。

很顯然,這四個人都明白,誰先上去,誰就會把自己的套路和方案展現出來,也就是說,誰當第一誰倒霉。

所以,兩方都不太願意率先把自己的優勢給暴露出來。

【既然如此,系統開始隨機挑選…】

【隨即中…】

【隨即目標為…凌白和山中井野。】

系統的聲音再度落下,便讓眼前的井野和凌白苦笑著撓了撓頭,原本好好規劃的計謀,是想打個出其不意,但是如果對方看完之後,對方也學會的情況下,就可以在下一次輪到自己后做出略微的變動,從而導致己方失敗。

也就是說,這個遊戲,誰先誰就吃虧。

但沒辦法,雖然不是凌白的本意,但這畢竟是規則,所以再不爽,也是沒有什麼辦法的。

另一邊,聽到聲音的鳴人和春野櫻則是捂著胸口緩緩地鬆了口氣,面對這樣的結果,是再好不過的,至少從種種方面而言,都是可以被他們所接受的,並且認為這是最好的辦法。

「好像沒辦法了啊…」,山中井野撓了撓頭,一條木棍也是赫然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那就硬著頭皮進去吧,沒關心,相信我,我會用盡全力幫你的。」,凌白伸出手,拍了拍井野肩膀的同時,臉上也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嗯!」,聽著凌白的打氣,井野的臉色明顯好了不少。

「記住,你相信我就好,我能夠幫你解決問題的。放心吧。有我呢。如果輸了,那就怪我吧。」,凌白一邊說,一邊將剛剛浮現在自己手中的絲帶綁在了山中井野的眼睛上。

【綁好之後,被指揮者就可以在被攙扶下出發了。之後程序,將由系統輔助完成。】

系統的聲音很平靜。

「呼…」,而此刻,有些緊張的井野依舊是在做著深呼吸。

「記住,按著計劃走就可以。別怕別怕,你很棒的。」,說完,凌白拍了拍山中井野的肩膀,示意她可以前進了。

「好的。我知道了。」,山中井野猛吸一口氣,隨即狠狠地點了點頭,在凌白的攙扶下,一腳踩入了圈內。

「嗖!」

隨著一聲響動,井野便被強制傳送到了圈內中的隨機一處地點。不過,還沒等她反應,系統便利用強制的力量,將其原地快速的旋轉了三圈。這樣的力道之下不論是誰,都會在蒙眼睛之後徹底喪失方向感。所以,在這樣的規則下,即便是想要通過賽前觀察記住西瓜的位置,然後進入圈內通過提示和記憶砸西瓜,那就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一陣旋轉之後,暈暈乎乎的井野便捂著腦袋,連站穩都已經成了問題。

「別動,你被隨機傳送了,等我聲音提示你!」,看著井野這個樣子,凌白知道,計時已經開始。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最快時間內,完成對井野的指揮。 這個莫明其妙的動作讓包括櫻幻在內所有人都驚奇不已,天羅地網已經把他罩住,如果櫻幻再一壓下來,不直接打在身上了嗎?

櫻幻不容多想,直接一掌拍下,眼看到他身上時。

皮森突然一翻身,拼着挨她一掌,手猛地抓向她面門。

幾乎在同一時間,皮森胸前中掌,轟的一聲,擂台地面磚都炸裂無數,可是他一下把櫻幻的面紗給扯下來。

這一刻,時間彷彿定格了,他看到了櫻幻的臉。

這是一張美得讓所有文學家詞窮的臉,無論五官,膚色,搭配無一不恰到好處。

就算是二次元世界,就算電腦精確計算后做出來的所謂完美形體,也不過如此。那是一種360度無死角的美。而且在眉心,有一顆淚形的珠砂痣。像一顆水晶鑲在秀眉之間。

揭開這張面紗,他才知道凌子這學院第一美人其實名不符實,櫻幻之美猶勝三分。

就在他驚詫於這種美貌時,櫻幻尖叫一聲,猛地撲進他懷中,死死抱住他,把臉埋進他的胸前,她居然放棄這唾手可得的勝利,只為不讓其他人看到她的臉。

「面紗還給我。」她聲音顫抖,「我認輸。」

「為什麼?」

「還給我,求你。」她聲音顫抖得更厲害,這刀山血海都不怕的女武神此刻如同一隻受驚的小兔,只知道死死窩在他懷中。

「給你。」他無法拒絕這種美人的要求。

她劈手奪過,用他身體擋住眾人視線重新帶好面紗站了起來。頭也不回跳下擂台。

所有人都愣住了,裁判半晌才道:「毒牙戰隊選手棄權,雄風戰隊獲勝。」

「好哇!」雄風戰隊歡呼起來,但全場只有他們在歡呼。

所有人都知道皮森只不過再一次出奇制勝,他搖搖晃晃站起來,胸口是剛一掌擊出來的大量鮮血,直到如今,也沒人看出他的等級。

櫻幻回到自己隊伍,衝進休息室,凌子急忙追過去,只見她捂著面孔在失聲痛哭。

「他看見了嗎?」凌子柔聲撫着她的肩。

她點點頭。

「沒事,只是他一個人,我會和他說,叫他不要說出去。」

「隊長。」她撲進凌子懷中,哭得如山崩海嘯。

皮森下台後,羅波興奮地問:「隊長,你怎麼想到這一招?」

皮森搖頭,「我沒想到。」

他確實沒想到,當時他打的主意是拼着挨她一掌,實在不行就發揮真正實力防住她的後續攻擊,只是在她下擊的瞬間他找到扯下她面紗的最佳機會。

他完全沒想到隱藏自己的面孔對櫻幻如此重要,居然會自動認輸。

所以當別人問他櫻幻長什麼樣時,他什麼也沒說,他覺得她一定有極大的苦衷,自己還是不要透露的好。

最後,上屆冠軍毒牙戰隊止步於十六強,遺憾退場,雄風戰隊成功晉級八強,當日比賽也到此結束,明日將進行八強賽及最終對決。

當日比賽結束皮森第一時間向在療傷的厲遠告之好消息,厲遠被學院兩位精通修復的女武神治好了傷勢。讓皮森意外的是,其中一位居然是沃拉麗茲。

「謝謝。」皮森為她不計前嫌表示感謝。

「不用。」沃拉麗茲用永遠沒有感情色彩的聲音道:「我是奉命行事。」

沃拉麗茲離開時,他發現凌子站在門口,「有空嗎?聊兩句。」

他來到門外,凌子道:「剛院長找過我了,按協議,你的戰隊正式得到院方認可,我無權再干涉你的崗位安排。不過我想求你件事。」

「是關於櫻幻對嗎?」

她點頭,「請不要外泄你看到的一切。」

「你不說我也會的。其實我也不是有心要揭她面紗。」

「我相信你。」凌子道:「你今天讓所有人刮目相看,最讓我驚奇的是,你到現在也沒讓人看出你的實力。」

「因為我沒有實力,我也就會些取巧的戰術。」

「厲遠和羅波都有能量,你怎麼可能沒有?」

「以後你會知道的。」

她知趣地沒再多問,說聲「恭喜」便離去了。

皮森回病房時,厲遠看着他表情有點悵然若失,問:「她說什麼了?」

「沒什麼,只是來表示祝賀。」

「那後面的比賽森哥有什麼計劃?」

「我不想比了。」

「為什麼?」

「當初比賽只是想調回學院,現在目標達成了。」

「可是我們很艱苦才打到現在,就這麼放棄嗎?」

「不是放棄,你也看到了,我們走到現在很大程度靠運氣,但運氣不會一直跟着我們。不如見好就收。」

厲遠沉默了一會,道:「總之森哥做的決定,我相信一定有你的道理,我都會支持的。」

「謝謝。」

之後皮森把退出比賽的打算和其他人說了,希兒當然無條件聽他的,安德烈自知自己是個菜鳥,欣然同意,羅波也有自知之明,沒有反對。

倒是安蓮覺得這樣不符合武士精神,但她終歸只是個顧問,自然不會堅持。作為一支新晉隊伍,能打進八強已經超出她的預期了。

次日當雄風戰隊提出退賽申請后自然引來諸多質疑和猜測,但明眼人都能理解,昨天的比賽好幾場都贏得莫明其妙,有看頭的兩場厲遠和希兒的比賽也只是一平一負。

所以在大多人看來,雄風戰隊是自知在後面的比賽中無望再耍這種小聰明,露怯了。

「所以,男人終歸是幫慫貨。」

這舉動讓剛剛對男人們有點信心的女武神大為不滿,認為不符武士精神,甚至公開反對承認他們的戰隊資格。

但不管如何,按學院規定,雄風戰隊依然成為學院,也是最世界唯一一支有男人存在的戰隊。

至於後續比賽,不出皮森意料的,冠軍被黑玫戰隊捧走。

雖然雄風戰隊實力得不到承認,但牆內開花牆外香,外界媒體關注到這支戰隊,紛紛希望採訪,皮森也理所當然地一概拒絕。

最後,在麗莎院長的支持下,雄風戰隊進駐聖弗朗學院,戰隊辦公地點按皮森要求設置在後勤部,仍然隸屬於安蓮的管理,但皮森作為隊長,有了直接晉見麗莎的權力。

成立當天,戰隊就被麗莎召進辦公室。

「首先恭喜雄風戰隊成立。」麗莎道:「接下來,我有些問題想問。」

「院長請講。」

「據我們觀察,你們戰隊的男性都突破了絕境病毒的限制,得到與女武神相同的能量升級機會。請問你們怎麼做到的?」

「我們可以透露,但請院長可以為我們保密嗎?」

「可以。」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