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衛鏗還是在座艙中進行了時震粒子(包括介宏子在內的多種時空粒子)的鏈接,了解一下自己為啥又招惹了時空刺殺。

良久后,衛鏗看完了下遊歷史后,暴躁道:「艹,感情你們是承受不了任何形式的戰敗是吧?」

在剛剛結束的下遊歷史中。

由於一個多月前,總裁在參觀完畢了衛鏗的地下長城體系后,對昆崙山下的地下長城技術非常的讚歎,於是乎回到神京后,進行了商談,要求研究地下戰備體系。

神京方面關於地下隧道修建科技,本來也並不是指望洛水來做,

他們希望神州境內的各個集團都承擔這個開發,但是在最後,還是洛水集團拿到了這政策的優惠。在接下來十年內一步步鋪設地下高速管道。這是採取前方抽取壓力,後方燃氣轟爆產生動能的模式,在地下快速運輸。

在民用體系成功運用后,則是利用超時空設備,在地下進行了鑽探盾構,自此以後鑽探地下就成了切豆腐一樣非常簡單的事情。

所以在接下來的大戰中,隨著神州和歐陸,新大陸都一片瓦礫后。不得不陷入停戰。

雙方的舊統治體系也隨後瓦解,但不同的是,歐陸方面是真的瓦解,而神州這邊,西經聯下面脫胎而生的新組織,完成了對神州境內其他力量的碾壓,帶著神州再獲新生。

【所以,這次來的妄圖修正時間的人們,就是覺得這段歷史錯了,所以呢?他們決定在神州大規模地下基建前,再度修改歷史。】

對此呢,衛鏗只能忍不住吐槽:「我就是吃口肉都會導致雨林崩潰,多養幾個圈的海鮮也會讓大海悲哀吧。」

……

吐槽歸吐槽。衛鏗還是笑納了,未來時空的自己傳輸回來的技術。

系統:「衛鏗中士」

衛鏗:「啥事?」

系統:「您在該位面上遭遇時空刺殺的次數已經累計了三次。」

衛鏗:「額,怎麼了?」

系統:「這是您的初始任務,正常人員,在該位面上的初始任務,產生的時空刺殺現象不超過一次。」

衛鏗:「這事和跳水一樣,水花越小越好是嗎?」

系統:「對於新手考評來說,是的,但您現在是中士,暫無影響。」

衛鏗頓了頓:「所以還是提醒我注意一下是嗎?」

系統:「是的,不過,此次是建議你,承接一款『空間平切』的超能構建。」

系統打開虛擬空間,在這個空間內,衛鏗感應到了這個超能的形態,可以在這裡自由演練,而一旁的界面上是動畫示意。

在動畫中,是山川雲霞之地的場景,這個場景很真實。彷彿就是在那裡實際拍攝的。

在山峰之巔,突然站立一個人,這個人抬起手指向了遠方另一個山頭,數秒后,隨著彷彿尖銳摩擦嘶鳴聲音,那個突出三米的山頭斜斜的沿著一個光滑的面,滑了下去。整個山峰猶如切斷了一樣。

這就是系統現在推薦的東西,衛鏗見到這麼誇張的動畫效果,不由愣了愣,然後在空間中試了一下,這個空間中的模擬物品就像切水果遊戲一樣,全部被輕而易舉切開了。

……

突兀,

衛鏗的感覺是非常突兀!剛來這個神州位面時自己覺得那個能力不夠帥氣不夠好,想要撂挑子回主世界時,也沒說要給自己換一個技能,怎麼現在?

突然想到潘多拉位面監察者騙氪的套路

衛鏗試探性的問了一下:「這個能力,要兌換點嗎?」

系統:「理論上,在初始任務中是需要兌換點的,限定中士以上的等級。但是您的情況存在著遇險條件,現在,能直接獲取。」

衛鏗老爺仍是有些接受困難,這情況就如同自己在二十一世紀,接到電話推銷,亦或是網路彈窗突然出現了一個「恭喜你,成為我店6666個顧客,真的十分幸運呢,可以免費獲取……」會條件反射的關掉。

但是,目前自己找不到彈窗x按鍵。

衛鏗:「作為時空穿梭的一員,也是需要熬等級,存積分的吧。怎麼上來白送,這個東西,太不真實了。」

系統那邊好像是了解衛鏗的懷疑情緒,徐說道:「如果你對到賬的「模式」有什麼看法,可以諮詢該區域時空管理分局,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過了好一會後,衛鏗勉強將該超能同剛剛獲得的時空資料聯繫上,於是問道:「這個和地下基建盾構粉碎是同一項技術體系吧?「

系統:「有共通之處。」

於是乎,衛鏗將心裡的這一大段不通順,勉強給吞了下來。

……

時空穿梭所中。

楊春芬正在操作這次信息傳輸系統,在另一個空間泡中的秦曉寒見到她結束,急忙問道:「他接受了嗎?」

楊春芬:「接受了。」

秦曉寒:「那就好。」

楊春芬:「其實,可以等他進入測評位面后,再進行輔導訓練。」

秦曉寒:「要因勢利導,這位衛鏗中士,必須讓他提前了解類似的模式,否則的話,他會各種推諉。白靈鹿前輩就是這樣,將一個明明很順暢的任務,弄成了…稀里糊塗。」

……

衛鏗回歸后,在河圖時空裂隙研究所,點開了一項新研究。

如果按照其他穿越者在該時空區域的情況,給此類操作進行定義:衛鏗是給自己的這個英雄單位增加了一項新技能。

在河圖的基地內,兩個大功率的空間收束裝置建造成功后。

衛鏗在兩個空間收束裝置內,分別逗留五個小時。

而後其中一個被運送到了若木號空天艦上,進行了首次太空發射任務。而另一個留在了地面。隨時由衛鏗在此進入,充入自己所釋放的介宏子能量。

11月7號。

「嗖」的一下,這個裝置上天了。

而衛鏗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超能在太空上有了那麼一個儲存艙。

在西北昆崙山上,衛鏗老爺給自己穿戴了助力機甲。全身具備了重機甲步兵的風格,。

此類十五年前還屬於不穩定的技術,隨著西北部基建的需要,該類型機甲能夠幫助工人們完成六倍的體力活,減少意外事故的傷亡率,出於人力成本的節省,成本很快就降低了下來。而得益於此,而近些年來,神州其餘戰區的步兵們的著甲率也節節攀升。

而衛鏗身上的這個機械盔甲,顯然是特殊版本的,能源系統並非鋰電池,而是來源於上空空間站的傳送。此類能源技術,被昇陽帝國的紅色鬼王機甲運用。

經過了七公里的跋涉,衛鏗和隊伍來到了一處較為空曠的試驗場,這裡有著時空裂縫干涉器,能夠干擾外界衛星的發射。

在外界衛星看不到的陰影下。

衛鏗拿出了金屬匣子內的產物,這是一柄造型有著東方古樸風格,但很明顯是現代技術的劍。長劍不重,也就兩公斤,可以隨身攜帶,但是當衛鏗握住的時候,劍脊中央呈現出了幽藍色。劍柄雕刻篆文『青剛』(其實是衛鏗沒文化,看不懂書法,那兩個字叫做「泰阿」)

這柄長劍的造價,六百八十萬!造價最昂貴的部分就是內部用了稀土元素的光譜協調器。能將高空衛星傳下來的超時空能源成功導出,變成高能光譜能量。歐洲方面研製的光棱坦克的能束就是這樣的殺傷。

這個世界上的能束武器都是有一種特點,那就是能量到達了一定的頻段后,可以直接穿透物質,亦或是在周圍同類型的物質上產生光棱殺傷,就是這樣,高貴的光棱傷害可以直接穿透很厚實的裝甲,灼燒內部,亦或是彈射出來幾束灼燒周圍的目標。

昇陽方面的單兵棱束武器,坦克殺手,也是類似的殺傷效果,可以有效的灼透裝甲,只是沒法折射出幾束。

衛鏗手上的這把能束劍,倒不是坦克殺手那樣的量產貨,能束的功率高過幻影,而且還有另一個功效,

在系統給的資料參數中,衛鏗協調后的介宏子能順著能束傾盡釋放,產生空間切割的效應。

……

下午,當太陽落下后,沒有強光,但是天空上仍然是淺藍色的,整個區域並不那麼暗淡,可以清晰的看到此劍刃在夜空背景下最好的顯示效果。

衛鏗走到了試驗場正中央,示意周圍的人員在低洼的安全位置上躲避后,抽出了劍。

手微微一動,一條細細的藍色線路彈射出來,這條線如同激光筆發出的藍色光束一樣無限延長。但是!一百米外就看不見了,中間彷彿什麼都沒有,在兩萬米外,才重新出現了光路!而且越來越廣,越來越明亮,擴散到幾公裡外才散逸。

這中間的兩萬米無聲無息的原因?——光完全被一道裂縫給吸納了,這道狹長不過幾微米的裂縫給人一種「深邃」感。

衛鏗在系統提供的紅點標註下,把劍對準了五百米外的靶牆,

當光絲掃過了牆壁的時候,沒有任何煙霧外泄,彷彿就是無聲無息的沒入。

然而當衛鏗拉到一半時,牆體突然沿著劃過的地方倒下了,細細一看倒下前還連著的部分是承受不住重力直接出現了很多裂縫。

衛鏗連忙收起了這個光刃,將其對準了地下。這東西實在是太恐怖了,一不留神掃到人就太危險了。

如果是青少年,驟然得到機遇,難免會身懷利器殺心自起。但是,衛鏗似乎已經見到太多太多的慘狀了,對鋒刃入肉的痛感,過於敏銳。

在潘多拉位面的時候,治療那些基因污染者的一次次落刀,切掉他們身上的錯誤異變器官。衛鏗對現在這樣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刃,首先生出的念頭是:「要有一個劍鞘,不讓這鋒芒漏出來。」

匆匆的將所有項目測試完。

包括切割現役主戰坦克的裝甲,以及對二十米高的建築一盪而過的破壞等等。

衛鏗將刀刃放回了箱子,準備交給旁人的時候,一旁的近兵接過後問道:「將軍,您有備份的劍刃?」

衛鏗頓了頓:「額,有,但這東西太貴了,僅有我一個人能用,製造了五具。」

近兵:「那您現在手上有嗎?」

衛鏗頓了頓:「當前非戰之地,無用耶。」

近兵走上前來,身上的機甲一板一眼的動作下,發出了嗡的聲響,他將箱子捧起在了衛鏗面前:「將軍,您還是時刻備著一把吧。以防宵小之輩。」

衛鏗皺著眉說道:「但是此物殺傷太過,有傷天和,常藏於身殺氣過重。你等伴我豈不比伴虎更艱?」

近兵:「主公為仁者。我等近您,從未感懼。此器於您,景從者心無礙。唯邪妄宵小之輩畏之。」

這位近兵,雙手捧起劍匣,對衛鏗奉上,而周圍隨者,也紛紛拱手請衛鏗配劍。

衛鏗看著跟著自己的人都這樣,無奈的笑了笑,知道他們是對幾年前「自己被刺」耿耿於懷。的確,自己若是處於危地,西經聯的人心中總有些惶惶、但是!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可或缺了呢?自己已經明明安排好了替手,和運轉體制,為什麼,還是?

衛鏗看到了他們的眼神,突然之間明白了。

這就是東方的人文,在禮樂崩壞的天下,與其相信自詡賢能的傢伙空談「制治」,倒不如鎖死一個人,將定在了一個聖位上。讓其下不得台。

衛鏗內心不知滋味的自語道:「趙武黃袍,我這是什麼,崑崙授劍?」

與此同時,原本還帶著橘紅邊的天色,徹底暗藍下來,星幕乍現。太白,在天際高亮。

7017k 為此,他要讓王末處於最危險的情況之下,把他的極限逼出來。

說實話,別西卜對黑神·玄來說一點都沒有威脅,反而瞢對來說是一個不能不正視的敵人。

王末要想重新回到王座之上,就必須要解決掉瞢,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雷米亞娜也不敢再說什麼,但是她絕對沒有因此而放鬆心情,眼下的一戰至關重要。

關乎這些時日以來,她們所做的一切努力。

·

「他死了,你並不需要傷心,我現在就送你下去見他。」別西卜開始接近安楚妍。

越來越近了,別西卜的骨劍就要向她刺出,然而,一股毀滅一般的能量出現。

把他震得連連倒退!

「毀滅魔法!?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有毀滅魔法?」

別西卜的表情已經僵住了,毀滅魔法是魔法種類中最強的魔法之一。世界上除了王末就只有自己擁有。

從來就沒有第三個人擁有過。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

「難不成,毀滅魔法的另一個誕生條件是真的!?」

這是很古老的傳說了,王末跟自己習得毀滅魔法的方法是不斷的殺害各種生靈從而讓體內的毀滅魔法凝聚而出。

當初他滅了夏槐一族就是這個原因,只有大量的生命來祭奠,毀滅魔法才有修行成功的可能。

為此,死在他手下的亡魂和終於已經超過了千萬。

而王末當年坐上魔界之王的位置也是一步一步的依靠屠殺而上位。從而造就了毀滅魔法這個恐怖的力量。

但是,傳聞毀滅魔法還有一個可以方法可以激發,不需要使用大量的生命來作為條件。

那就是當一個人的內心達到最大絕望臨界點的時候,就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激發毀滅魔法。

然而,終究只是個傳說,別西卜自認為見過不少內心絕望之人,但是都沒有任何的事情發生。

自然而然,也就認為這種傳聞是無稽之談。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安楚妍所展現的魔法就改變了他的想法,原來絕望臨界點是真的!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安楚妍緩緩抬起了頭,她的雙目散發著一道紅光,頭髮也全部朝上方翹了起來。

源源不斷的毀滅魔法在不斷的湧出,把這片空間的能量都給腐蝕,很快,九幽地獄開始劇烈的顫動,並且出現碎裂。

別西卜的臉色沉了下來,他還是沒能接受安楚妍這小丫頭居然這麼輕易就擁有了毀滅魔法。

但是現在不能再多想,他深知毀滅魔法的恐怖之處。不能隨意小看。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