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紙結婚了,不怕,我等妹紙離婚。

名門棄婦:帝少,悠着點 追到最後,恐怕早已經把早初的一見鍾情給忘記了,甚至只是苦苦的追求的心中妹紙形像。

以致於多年後你真的見到妹紙大吃一驚。

怎麼妹紙長這樣了?

一下子心中的形像全坍塌了。

對於廖振生來說同樣如此,他來到這個劇組已經一個多月了,平常的時間就是在劇組裡呆著,和其它人打牌啊、逗樂不同,廖振生幫著劇組一起做雜事。

看著那些在電視上衣鮮亮麗的演員拍戲的時候付出的辛苦不說,甚至有幾場戲像賀宏與高晶晶對手戲時的情緒爆發,這種層次感的情緒爆發廖振生做不到。

他一面對鏡頭甚至有點膽怯。

他的手裡有一個小豬佩琪…不對,是倒霉熊裝飾的鏡子,這是他的老婆送給他的。

「我聽鮑威說過他經常一個人對鏡子做著表情,你也試一下。」

這是廖振生老婆給他的意見。

恰恰如此,廖振生每次都是拿著小鏡子練習面目表情,可是他卻是越來越明白自己恐怕並不適合吃演員這碗飯。

再看一下張雨強。

雖然張雨強他一直覺得就是一個鄉下人,也只是走了狗屎運才獲得了林塵的青睞。

但是在拍戲的時候,張雨強根本不怯場,有幾場戲連賀宏和高晶晶都是無法的招架。

演技這個東西廖振生或許還無法去細細感觸,但是他卻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別說跟賀宏、高晶晶、沈澤平等人的差距了。

就是張雨強恐怕也是碾壓他了。

癡情蠱 這場夢也該醒了吧。

望著身邊不少群演的發泄群眾,廖振生也是喃喃自語。

中心處,林塵大聲的說道:「感謝大家的配合,我已經是訂好了餐了,稍後我們就在餐廳吃就行,就當大家的殺青宴了。」

30分鐘后,餐廳酒吧處也是擺了幾桌,要知道算是劇組的人差不多400多人呢,所以除了酒吧之外,餐廳外邊也是擺了幾桌。

主桌上,《天下無賊》的一眾主演、副導演、製片人、攝影師等齊聚在一塊。

目前整部電影已經拍攝了2分之一了。

接下來會更加的辛苦,因為林塵需要加班加點的趕進度,只有儘早的拍攝完成,那麼後期的宣傳啟動才會事半功倍。

「諸位辛苦了,預計再有一個月《天下無賊》就要殺青了。」

林塵端起酒杯笑道:「接下來大家再辛苦辛苦!」

「林導,您客氣了。」

賀宏忙說道:「這部電影您怎麼虐我們都行,我現在最怕的就是讓您失望。」

「我也是。」

高晶晶也是嘆息一聲:「林導,我一想我們是要跟《神偷諜影》打擂台,說實話我也是心中沒底。」

至於沈澤平則是淡淡的說道:「21世紀,什麼最重要?人才,我們有林導這樣的全能,怕什麼?」

「黎叔說的對,信林導,得永生。」

飾演老二的侯海也是用著劇中的方言非常配合的說道。

至於飾演四眼的郭鵬則認真的說道:「黎叔,俺跟你干!」

三人這麼一配合倒是讓氣氛瞬間變得輕鬆了起來。

但說實話,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是膽怯不安。

賀宏不用說,他在娛樂圈已經快是處於邊緣了,因此這個時候一部男一號的電影他是太在意了,就怕萬一撲街了咋辦?

若在電視劇這一塊,憑藉著《甄嬛傳》成為業內一姐的高晶晶倒並不懼,她相信自己的號召力。

可是在電影方面,高晶晶是真的懼,這同樣是她進軍電影的首部電影。

其它人更不用說了,或多或少都是有點壓力。

畢竟打擂的可是《神偷諜影》啊,那邊清一色的影帝與影后呢。

這咋打?

林塵倒是微微皺眉。

尼瑪。

這情緒可不對啊。

還他妹的沒打呢先認輸了?

於是林塵輕輕咳嗽了一聲說道:「我為什麼邀請大家來參演《天下無賊》?我為什麼敢跟《神偷諜影》打擂?」

說到這裡,林塵停頓了一下道:「當初拍攝《失戀33天》的時候,很多人說這部電影完犢子了,但結果呢?」

「後來的《綉春刀》又怎樣?武俠死了嗎?我用《綉春刀》告訴大家死的不是武俠,是電影人!」

「電視劇不用說了,如今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

一波心靈雞湯下來,林塵朝著大家說道:「那麼,現在大家告訴我,《天下無賊》能不能牛逼??」

當情緒起來的時候,大家還是挺配合的。

有種像傳銷的樣子。

「天下無賊牛逼不?」

元力的星空 「牛逼!」

「誰牛逼?」

「天下無賊牛逼!」

……

大家玩盡興了,一個個的端起酒杯在桌子上使勁的敲打著。

也幸虧是在火車上。

這如果是在其它場所,恐怕免不得要被人報警說是什麼傳銷團伙了。

今天這頓飯在場的300位群演們也都是相當的感動。

以往,他們龍套們哪有資格享受什麼『殺青時刻』呢?

再說了,如果任何劇組每個龍套都給殺青待遇的話,那麼這劇組還要不要拍戲了?

正因為如此,今天,這300位群演們才真真正正的感覺到了被重視。

「來,我敬大家一杯。」

林塵依次的來到了各個桌前,大聲說道:「不管你們今後是否還會堅持這一行,但是今天,此時此刻,我要感謝你們對於《天下無賊》的付出,你們是一位演員!」

洛麗塔的戀愛假期 一翻話引得現場陣陣掌聲。

私下,林中軍也是有點不解:「林導,至於這樣嗎?」

「我們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林塵輕輕笑道:「《神偷諜影》電影既然是以巨星光環,那麼我們就用親民來宣傳。」

這也是林塵早就計劃好的。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一切都是套路。

更何況林塵也明白龍套的艱辛,原時空林塵當龍套的時候也是嘗遍人生百態。

那種努力卻在黑暗中看不見一點光芒的情況林塵懂。

甚至陌生人說一句『你挺捧』的都有可能潸然淚下。

認可。

各行各業,尤其是當你還處於撲街狀態的時候,你最需要的不是錢,是認可。

錢重要嗎?

重要。

但是還是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

那就是對你的認可。

「謝謝林導!!!」

「謝謝林導!!」

……

一時之間,300位龍套中竟然有人忍不住哭了起來。

在劇組裡他們見過各類導演。

有完全無視他們的。

有罵他們罵的相當難聽的。

有不把他們當人看待的。

偏偏沒有如林塵這般將他們平等對待。

演員。

是的,我們不是龍套,我們是演員。

一角,廖振生端起酒杯朝著張雨強說道:「小強,我敬你一杯,真心的希望你可以成為明星。」

「謝謝廖哥,你也可以的。」

張雨強也是說道:「我相信你比我更有天賦。」

「呵呵,你這話以前我信。」

廖振生呵呵一笑:「但是現在我算是明白了,也看開了,360行,有時候行行都不一定適合你,所以今天我就準備回去了。」

「啥?回去了??」

張雨強一楞:「你不是說跟著《天下無賊》到結束嗎?」

「算了,我要回去了。」

廖振生微微搖頭:「我媳婦懷孕在家,我聽我媽說最近孕吐比較厲害,放心,等《天下無賊》上映了我一定號召大家看,支持你。」

「不,是支持咱們。」

「對,支持咱們。」

廖振生一楞,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來,喝!」 短暫的休整之後,《天下無賊》再一次的開始進入到緊張的拍攝之中。

目前的拍攝地點也僅僅只剩下兩個了。

開頭,傻根修佛與王麗朝聖的地方正是位於甘省夏河縣的拉卜楞寺。

如今,火車暫時停靠在甘省火車站,在和劇組的300位群眾演員吃完了殺青宴后,林塵就帶著剩下的劇組一行人來到了拉卜楞寺。

拉卜楞寺,位於甘省甘南夏河縣,藏語全稱為:「噶丹夏珠達爾吉扎西益蘇奇具琅」,意思為具喜講修興吉祥右旋寺。簡稱扎西奇寺,一般稱為拉卜楞寺。

拉卜楞寺是藏語「拉章」的變音,意思為活佛大師的府邸。是藏傳佛教格魯派六大寺院之一,被世界譽為「世界藏學府」

車上,林塵也是朝著林中軍問道:「那邊是否已經安排好了?」

陰胎十月:鬼夫,纏上身 「都安排好了,那邊人並不多,我讓後勤組和寺院商議好了。」

林中軍說到這裡笑了起來:「最重要的是這裡平常旅遊的人並不多,而且也沒有人在這裡拍戲,所以他們聽說咱們來這取景還都是相當配合的。」

林塵對此倒並不意外。

原時空,拉卜楞寺也是因為《天下無賊》才聲名大振的。

再說了,這個地方確實也能夠對於人心有靜化震撼的作用。

幾個小時以後,轟轟烈烈的一行人也是來到了夏河縣。

和電影里的情況差不多,看著景色和天空中的情況,彷彿讓人把一切煩惱都甩開一般。

但是,秦茜的臉色並不算好看。

電影里,奶茶飾演的王麗在這裡就是因為高原反應一直都相當的難受,因此林塵提前也都是和劇組裡打好了預防針。

這裡海拔畢竟差不多3000多平呢。

「我靠,景色真漂亮啊。」

「尼瑪,這空氣質量簡直太好了吧。」

「彷彿一副山水畫一般,真的是好美啊。」

……

劇組大部分人經常都是在大城市裡拍戲,很少來這樣的地方,所以一時之間都有點感觸。

30分鐘后,算是到達了拉卜楞寺。

雖然車程差不多有6個小時,可是除了有高原反應比較難受的秦茜等人外,其它人的興緻還是相當不錯的。

「先安頓一下,今天不開機拍攝,大家都休息一下。」

林塵朝著劇組的眾人說道:「明天,正式開拍!」

晚上,林塵來到了秦茜的房間。

明天要拍的第一場戲就是秦茜飾演的女飛賊小葉的出場,非常的帥氣的將其它人的手機給偷走。

「怎麼樣?好點了嗎?」

林塵望著秦茜關心的問道。

「林導,您放心,我沒事。」

秦茜的臉色雖然有點蒼白,但是精神頭還算不錯,她強笑道:「明天我絕對不會拖累劇組的進度的。」

「行,那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

說完,林塵就直接離開了。

秦茜暗嘆一聲。

大晚上導演來女演員的房間里,這想幹什麼秦茜覺得自己還是能夠想明白的。

秦茜已經兩部電影票房慘敗了,這一部雖然不是女一號,可是女飛賊的角色卻也是相當出彩的,秦茜相信自己可以讓觀眾記住。

如果能夠藉此抱住林塵的大腿,秦茜覺得再好不過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