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看了一圈,靜靜坐在一旁的無雙、蕭晴以及文靜,剩下的就都小五這幫跟自己花天酒地的賤人們了,可是哪一個現在也不像是會站在自己這邊的人啊!

沒辦法,只能無奈重新坐了下來接受殘忍的現實。

“給我留一條褲衩吧。”KEN這話說的,真是說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啊。

“嘿嘿。”一邊笑着,一邊給自己的老婆們打了一個眼色。省下一億的蕭哲,已經開始打算着和自己一幫老婆們,明年是先去歐洲度蜜月呢,還是先去美洲旅行了。

收到丈夫的眼神,無雙、文靜還有蕭晴,三個人都不約而同的笑了笑。她們已經差不多可以猜測到自己的丈夫在想些什麼了。不過,就快過年了,到了春天之後,自己這一幫人又要差不多開始想想,帶上自己寶寶,一家人該去哪裏玩了。

這幾年裏,無論是文靜還是無雙,甚至是蕭晴也好,因爲生了寶寶的緣故,或多或少,都變的更加的豐滿了,也更加的有成熟女子的味道了。蕭哲眼睛一粘上,就開始狂吃冰淇淋,半點也不捨得挪開自己的老婆們了。

可是就在這時候,會議室大門,被“碰”的一聲踢開了。只見一個年輕美麗的女子,正雙手插腰的站在他們面前,“我要離家出走。”

雯雯一字一頓說着自己說過無數次的話。

“又來了!”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有一種頭大如斗的感覺。並且把目光投向了文靜,想要靠蕭哲是靠不住的。這個家裏能制住雯雯的也只有文靜。可是這次不同以往任何一次,文靜只是微笑着,將身體靠向了蕭晴那一邊。表示自己一定會袖手旁觀。

“要不先吃完午飯,我們再討論離家出走問題。”蕭哲只能頭疼的,摸着太陽穴,苦惱的說。雯雯這個傢伙,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不胡鬧啊!

“不!你不要以爲,用好吃的就可以收買到我!這一次我一定要離、家、出、走!”

“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爲什麼離家出走?”

“因爲你們都不陪我聊天,不陪我玩,不關心人家!”

只能苦惱的再將目光投向了無雙、文靜、蕭晴身上的蕭哲,用垂死眼神哀求着。可是換來的只有無情的漠視。果然,這一次一定又是一次有預謀的報復。

就在這萬賴寂靜的時候,“有本事找這麼多老婆,沒本事個個收拾妥帖,怪誰?”剛剛被削了很多活動經費的KEN,這時候終於找到了報復的機會。

“小媽咪啊,不要再離家出走了。”

這時,門外突然衝進來一羣小孩,把雯雯圍得水泄不通,雯雯只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述道:“不是你們小媽咪要離家出走……是,是你們爹地不要小媽咪了,嗚!”

這些孩子都不是雯雯親生的,雖然這幾年來雯雯一直和蕭哲糾纏不清,但是還沒有最後下決定是不是要嫁給他呢。可是呢,雯雯是天生的“孩子王”,孩子們比起自己的老媽諸如文靜、無雙、蕭晴等似乎更加喜歡雯雯一些。這一點很讓三個親生母親感到抓狂。

“哇”的一聲,聽到平日裏跟自己玩,買好吃的給自己的小媽咪這麼可憐,所有的小孩,都在用受傷的眼神深深譴責過某個拋棄老婆的男人,也就是他們的老爸後,十分默契的,同時放聲大哭。頓時,原本**肅穆的會議室,亂成一鍋粥。

“活該哦,活該哦!”不知道死活的KEN,還在幸災樂禍。


“我日,”終於忍無可忍的蕭哲,拍案而起,展現出他自婚後,最光輝的一次男人氣概,所有人的哭聲頓時爲之一窒,一下子就沒有人再敢吭聲了。小五和流風等人,立刻露出崇拜的眼神:想不到老大終於尋回當年的雄風!

“哼”重重一聲鼻音,無雙、文靜、蕭晴,三個老婆冷冷的坐在一邊看着。可不管這一聲是誰“哼”的,都代表着蕭哲晚上回去沒有好日子過了。就是指不定跪搓板還是跪洗衣機了。此刻,所有人把眼神定格在蕭哲的臉上。只看到蕭哲的汗水都下來了,話鋒隨着自己的手指立即一轉:“KEN,我要再削你一億!”

“啊,爲什麼又是我!”

孩子們還有雯雯,到此重新調整氣息,將哭音再次放大無數倍。會議室再次水深火熱如火如荼。此刻就連KEN都在默默的流着淚。

流風:……,明澈:……,小五:……

無語的低下了,三個人都替自己大哥感到窩囊:結婚的男人,果然沒有以前的風範。

各位讀者。以上所述花絮,均是蕭哲婚後幸福美滿生活節選,又或者說是悲壯血淚史?!= = 還是請大家自己去揣度吧。

謝幕!

其實,以上所說,純屬胡說八道。謝謝觀賞,再一次! “你是誰,你想幹嘛?”

海城湯臣一品別墅區最奢華的一棟別墅門口,陸雪晴看着眼前鬍鬚和長髮稠密得快認不出面容的人,嚇得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我叫秦濤。”

門口這個“野人”聲音低沉,擡起頭來,雙眸如星,露出一縷寒芒。

“秦濤?”陸雪晴隱約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熟悉,隨後反應過來,露出驚愕的目光,咯噔咯噔往後退了幾步。

“是你!”

陸雪晴真的被嚇壞了,她仔細辨認一番,眼前這個野人漸漸和三年前那道身影融合在一起。但是!傳聞中已經死去的人,爲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眼前?

“看來你還記得我。”

秦濤淡淡一笑:“怎麼,不請我進去?”

“你怎麼變得像個野人似的,我聽說你出事失蹤了。”

陸雪晴慌張的神色恢復了正常,她深深看了眼面前的野人,忍住那一身臭味,將他迎進了屋子。

精緻的客廳,別具風格的裝飾,牆上隨便一副畫作都足以換來一棟房子,再加上鎏金嵌玉的傢俱,無不彰顯着這個家的不凡。

華貴的氣息, 龍圖案卷集·續

而走進屋子的秦濤,衣衫襤褸,蓬頭垢面,就像剛從深山裏走出來的野人,但他沒有一絲慌亂,只是淡淡打量了眼屋內環境,一米八的身軀筆直如劍,很從容的在沙發上坐下來。

“你這次來?”

陸雪晴在秦濤對面坐下。

我勸你善良

紅脣嬌豔,鼻樑挺翹。

最讓人心動的是胸,起碼36E,將寬鬆的休閒衣撐得鼓鼓,波瀾壯闊,再配上那秋水碧波一般的美眸,足以讓所有男人瘋狂。

陸雪晴,天擎集團的女總裁,整個海城上流社會最耀眼的明珠,白潔無暇。

但此刻她的美眸卻微微一皺,打量着面前男人。

家裏沒有傭人,所以陸雪晴親自給秦濤倒了杯水,只是緣於禮貌,僅此而已。

“謝謝。”

雖然不渴,但秦濤還是端起來喝了一口。

然後,他悠悠的說出一番讓陸雪晴臉色大變的消息。

“我沒記錯的話,我們兩家有過婚約。”

秦濤緩緩從懷裏,掏出一張書函,抽出一張泛黃的信紙,遞給陸雪晴。

這一天終於來了!


陸雪晴臉色刷的白了,渾身不自在的將屁股挪了挪。

至於那婚書,不用看,陸雪晴都知道是真的,因爲面前這個秦濤假不了。

二十年前,陸家出了一場巨大浩劫,當時一個男人出手幫陸家解決了麻煩。

他沒有要任何報酬,而是跟陸家要了一份婚書。

陸家如果生了女兒,必須跟他的兒子結婚。

幾年前,陸雪晴在京城見過那個男人和他的兒子,也就是眼前的秦濤一面。

當時的秦濤,紈絝子弟一個,不知所謂。

後面傳出那個人暴斃,他的兒子秦濤也被秦家拋棄,失蹤了的消息。

本以爲可以了結一樁心事,沒想到這封婚書還是出現在自己面前。

陸雪晴的臉色一冷,將婚書按下。

“你應該知道,這婚書沒有任何法律效應。”

陸雪晴不知道秦濤這三年來發生了什麼,但要她跟眼前這個野人一般的傢伙結婚?怎麼可能?

秦濤笑了笑:“確實沒有法律效應,但你們陸家也是海城一線豪門,特別是你爺爺,不會背信棄義。”

“這就是你今天找上門的原因?”

陸雪晴目光一冷。

“我剛從外地來,在海城需要一個落腳的地方。”

秦濤淡然一笑。

“你覺得你配得上我?”陸雪晴的眼中滿是怒火。

她出於好意招待對方,可對方居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於是她乾脆把話挑明瞭。

“哪裏配不上?”


“不否認,你父親是個大人物,可惜他英年早逝,沒了他這個靠山,你不是馬上被秦家給趕了出來?”


陸雪晴看着秦濤,眼裏的嘲諷韻味一覽無遺。

“秦家是華夏十大家族之一,百年豪門,你父親當年是第一繼承人,你也本該繼承秦家,但四年前,傳聞你對自己的堂妹行那齷蹉之事,被秦家如喪家之犬的趕了出去。”

“你母親是一位鄉村老師,在你父親死後便也病重,秦家看不過去給了你母親治病的錢,結果你拿着這救命錢跑到賭場爛賭,累的你母親也跟着去了。”

“後來你成爲了一堆爛泥,打着秦家的名號招搖撞騙,最終惹怒一位地下大佬,被帶到深山,就此失蹤不見。如此一過就是三年,你出現在我眼前,比乞丐還不如。”

說到這,陸雪晴眼中盡是輕蔑:“而我,現在管理着天擎集團數十億的資產,所以你跟我說說,你哪方面配得上我?”

“看來你對我的瞭解還是挺詳細的。”

秦濤眯起雙眼。

“但是,你別忘了,這份婚書是有備註條款的,如果我沒有娶你,那麼秦家子弟都可以娶你。就算你不嫁給我,也會有其他秦家子弟以這個藉口,把你娶走。”

“那也好過嫁給你。”

陸雪晴嗤笑一聲。

“你不會。”

秦濤搖了搖頭:“你是陸家唯一女兒,秦家勢力有多大就不用我說了,不管是秦家哪一個子弟把你娶走,我敢保證,不出半年,天擎集團就會被秦家吃掉!我想你也不願意見到祖輩辛苦奮鬥一生的事業,就此垮臺吧。”

一席話,說得陸雪晴啞口無言,挺翹胸部都在發抖。

“你到底想怎樣?”

陸雪晴發狠了,咬着嘴脣問道。

“很簡單,我需要一個身份和落腳的地方。”

秦濤淡淡一聲:“我雖然被秦家除名,但這婚書還是針對我而設的,只要你名義上是我的女人,秦家人根本找不到藉口,這樣天擎也就不會有被吞併的風險。”

“名義上,我們是夫妻,但各過各的,我需要一段時間適應,最遲半年,到時候我們解除婚約。”

陸雪晴眼眸一亮:“你說真的?”

“當然。”

“那好,你需要我做什麼。”

陸雪晴咬咬牙問道。

“首先。”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