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葉凡的話讓月軾眼睛一亮,只要有那兩個女人身上的東西,他們監察院有很多方法將人找出來,所以他道:「那你還等什麼,去永恆神殿吧,那裡也只有你隨時進出。」

&nbsp&nbsp&nbsp&nbsp葉凡自然不會拒絕,他的目光看向被囚禁的賈婷道:「那她怎麼辦?」

&nbsp&nbsp&nbsp&nbsp月軾哈哈笑道:「放心,既然說交給你處置,那自然是交給你,我們不會將她怎樣的。」

&nbsp&nbsp&nbsp&nbsp葉凡聞言點頭,正打算離的他忽然又道:「那個石荃皇子打算怎麼辦?」

&nbsp&nbsp&nbsp&nbsp月軾冷笑道:「暫時就讓他在地牢中好好冷靜吧,石家的人要想將他弄出去豈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葉凡沒有繼續追問,他反正跟月軾提過,將來那個石皇聞起來,他也就有一個交代了。葉凡相信月軾不會動賈婷,所以他也就不用擔心這女人會受到什麼傷害了,他很快取出劍令,直接就進入了剎那永恆夢境中。

&nbsp&nbsp&nbsp&nbsp當初葉凡雖然將兩件東西收了進來,但是這兩樣東西到底回去哪就不知道了,所以他找了一會兒沒什麼發現之後就開始練習永恆空間之靈。

&nbsp&nbsp&nbsp&nbsp「那兩樣東西去什麼地方了?」

&nbsp&nbsp&nbsp&nbsp「就在夢境中,你可以去找他們,只要借用劍令的力量,在這裡根本不用害怕那兩樣東西。」

&nbsp&nbsp&nbsp&nbsp永恆空間之靈的話讓葉凡心神一震,他知道劍令在這地方應當有特殊的作用,或許就是掌控夢境的一種媒介,他掌控劍令,那就等於他是夢境的主人。既然自己是夢境的主人,那豈不是想要什麼就能有什麼。

&nbsp&nbsp&nbsp&nbsp有了這樣的想法,葉凡不由興奮起來,他很快操控劍令,讓自己直接出出現在兩樣東西面前。葉凡第一個碰到的就是肚兜,這東西又變回了原來的模樣,顯然這個本體就是一件肚兜。葉凡對這肚兜還是非常好奇的,看上去應當是媚絲所化才對,可事實上卻是真正的肚兜。

&nbsp&nbsp&nbsp&nbsp這是為什麼?

&nbsp&nbsp&nbsp&nbsp葉凡想到了肚兜不僅只是媚絲的所花魁,其實還有夢想成真的力量,這才讓肚兜變得那樣可怕,差點就讓他陰溝翻船。

&nbsp&nbsp&nbsp&nbsp怎麼搞定這肚兜?

&nbsp&nbsp&nbsp&nbsp葉凡不由想到了永恆空間之靈的話,只要借用劍令的力量,他沒有什麼是搞不定。

&nbsp&nbsp&nbsp&nbsp這裡是夢境,那麼夢的力量肯定非常恐怖,如果自己動用夢想成真的力量會怎樣?

&nbsp&nbsp&nbsp&nbsp有劍令在手肯定是無往不利了,葉凡心思電轉,他對夢想成真這個能力用的不多,不過他有過造夢,所以很清楚如何編製屬於自己的夢。

&nbsp&nbsp&nbsp&nbsp看著肚兜,葉凡開始編製自己耳朵夢,這東西屬於自己,自己是他的主人。葉凡這樣幻想的時候動用了劍令的力量,那一刻夢想成真的效果還真是厲害,他瞬間就看到肚兜一震,幾乎眨眼的功夫,兩者間就建立其一種聯繫。

&nbsp&nbsp&nbsp&nbsp唰!

&nbsp&nbsp&nbsp&nbsp忽然間肚兜沖向葉凡,還沒等他反映過來就穿在他的身上。

&nbsp&nbsp&nbsp&nbsp什麼情況?

&nbsp&nbsp&nbsp&nbsp葉凡很是無語,他發現自己成了肚兜的主人,這肚兜自然也就穿他身上了。可惜是一件女士肚兜,並不是什麼男士內衣,要不然葉凡還真會據為己有。葉凡現在還沒有真正掌控肚兜,所以自然不會去考慮送人,他需要藉助現在主僕的關係,找到肚兜原先的主人。

&nbsp&nbsp&nbsp&nbsp要做到這些,葉凡清楚,他需要真正成為肚兜的主人,雖然這是一件女人的物品,但為了抓到那個女人只能先認主在說。

&nbsp&nbsp&nbsp&nbsp先前只是利用夢想成真的力量強制性的,他知道一旦離開夢境,或許肚兜就會恢復過來,所以必須先一步簽訂契約才行,至於將來怎麼處置那是將來的事情了。

&nbsp&nbsp&nbsp&nbsp完,(雲+來+閣), 搞定了肚兜,葉凡將目標轉移到神箭上,這東西難度要大很多,這主要是神箭乃是神皇劍,威力非常大,現在的他手中可以動用的神器非常少。好在數量雖然少,但還是有非常給力的,好比劍令,這東西可了不得了,葉凡動用這東西可以直接提升一個境界的力量,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所以葉凡第一次動用劍令的力量,瞬間他的實力直接被放大一個境界,那一刻神皇的力量直接出現在他的身體中。

劍道神皇啊!

葉凡很是激動,因為他發現這個放大的不僅只是修為,他的劍道境界威力直接提升一個級別,雖然還是化劍之境,但先前的他乃是半步神皇,而現在卻是真正的神皇,如果當初他動用劍令的力量,或許能夠瞬間將兩個女人搞定。不過葉凡倒不覺得自己沒有動用劍令有什麼不妥的,其實現在的樣子也挺好,起碼自己的底牌還沒有人知道,將來也不會有神皇直接沖自己出手。

神皇了,葉凡清晰感到自己現在的強大,以前面對神皇的時候根本毫無一絲抵抗力,跑路就是唯一的選擇,但是現在完全不同了,他能夠清晰感到神皇級別的存在他的面前跟螻蟻沒有什麼區別。

真是強大啊!

葉凡很是吃驚,他成為劍道神皇之後,各方面屬性的提升簡直就是跨越式的,僅僅劍意屬性的壓迫,他就有把握將一尊普通神皇壓得抬不起頭來,當初他能夠壓得月明河吐血,如今就算碰到一般的神皇也能做到。如果葉凡要是動用化劍的力量,他感覺煉化一般的皇級物品都不是問題,或許還能將一般的皇族給煉化。

「轟!」

葉凡的念頭動了,那一刻劍意就如同一場風暴一樣,閃電間就將神箭定住,那一刻不管神箭如何震動跟掙扎,都難以逃脫被鎮壓的命運。

「嘿嘿嘿……」

果然給力啊,葉凡很是興奮,當初這神箭讓他不敢染指,可是如今輕易就能將之擒拿,這還真是非常給力啊。

將兩件物品都搞定了,葉凡瞬間回到監察院,他總共耗時並不多,所以找到月軾時並沒有過去多久。

「這是射日神弓的專用神箭。」

看到葉凡手中的物品時月軾的臉色變得很是凝重。

葉凡驚訝的道:「這個射日神弓看樣子很有名氣啊。」

月軾臉色陰沉道:「的確很有名氣,這東西可是咱們玄月神國十大神皇器之一,你說名氣大不大。」

葉凡挑眉道:「那個誰掌握了這件神器?」

月軾沉聲道:「射日神弓早就消失了,所以在誰的手中並不清楚,如今它再度出現,如果是掌握在一個神皇的手中,就算是神皇都要隕落,看樣子你的運氣真的非常不錯。」

能將神皇幹掉?

葉凡需要承認,射日神弓的威力還是非常可怕的,如果下次刺殺時這些刺客找來媲美神皇的力量,那除非他動用劍令,不然下場肯定非常慘。

幸好自己有劍令啊。

葉凡當然需要有劍令,同時他也慶幸自己非常低調,沒有讓外界知道自己手中有能爆發出神皇力量的神器。看樣子不到關鍵時刻最好還是不要動用劍令的增幅手段,這種東西還是成為自己的殺手鐧比較好,肯定能夠收到奇效。

既然事關玄月神國十大神皇器,月軾認為事情必須提高重視,他通知了殿主跟副殿主,兩人可都是神皇,這就是為了出現難以預料的事情做準備。

接下來就沒有葉凡什麼事情了,他被要求回到皇家學院,有什麼最新消息一定會通知他。葉凡對抓捕兩個女人可是很有興趣的,不過他沒有跟監察院說什麼,而是打算直接去追蹤那個送自己肚兜的美女。

葉凡感覺這女人非常適合協助自己修鍊,他現在急需這個級別的美女協助自己,所以就算是敵人也不能放過。既然監察院的事情葉凡無法插手,他當然不會要求讓自己也參加,何況他有自己的小心思,打算將送自己肚兜的美女俘虜。

葉凡再度見到了賈婷,美人兒有些憔悴,不過因為沒有受到迫害,所以心情還算不錯。

「就知道殿下不會拋棄奴家。」

賈婷一臉幸福的看著葉凡,這女人挨近他,將自己飽滿的胸脯貼上他的手臂,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分。

葉凡眯著眼睛道:「本公子當然不會拋棄自己的女人,雖然你還不算本公子的女人,但是誰叫本公子願意負責人了。」

賈婷一臉幸福的道:「如果殿下願意,奴家往後都可以給殿下暖床。」

葉凡翻白眼道:「說得比唱的還好聽,你在天香樓的地位肯定不低,真的可以跟著本公子?」

賈婷嗔道:「殿下不要懷疑奴家的決心好嘛,只要殿下願意收留,奴家定搬去跟殿下同居,反正今後賴著殿下。」

葉凡淡然道:「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咱們還是談正事吧,這次本公子被人刺殺,非常的不爽,你們天香樓有什麼好的提議沒有?」

賈婷委屈道:「奴家是被人從床上拽出來的,哪有機會知道這些,不過如果奴家回去以後,一定盡心替殿下辦事,保證儘快將那些刺殺殿下的罪魁禍首們揪出來。」

葉凡擺手道:「待會兒你慢點離開,讓我先走一步。」

賈婷很是委屈道:「為什麼?」

葉凡沒好氣道:「有人托我將石荃弄出來,我想讓那傢伙在地牢中思考人生,要是將你弄出去,那些人怎麼想。」

賈婷笑道:「奴家知道了。」

賈婷親了葉凡一口,反正能夠離開監察院,多呆一會兒又不會少塊肉。

這有了關係絕對是不一樣的,賈婷對葉凡很是親昵,態度看樣子就像妻子一樣。雖然葉凡暫時沒有這樣的想法,但是離開前還是摸了賈婷的屁股一把,這女人不僅胸大,屁股也非常翹,雖然跟帝宓有不小的差距,但也是尤物了。

想到帝宓,葉凡打算回帝鳳宮的行宮一趟,讓他有些驚訝的就是剛剛走出監察院,就再次碰到了久候多時的石皇,他必須慶幸自己的決定,沒有讓賈婷跟著,這樣就算對方時候知道,那至少也不會見面尷尬不是。

「葉公子,不知道情況如何?」

石皇一臉的關心,那樣子絕對是一個好大個的形象。

葉凡一臉遺憾的道:「我問過大人,他說要讓石荃皇子在監牢中好好反省一下,你們石家不要妄想將人救出去,不然將大人惹毛了,要出來可就困難了。」

石皇苦笑一聲,他相信這話肯定是月軾所說,其實這樣的答案石家能夠想到,不過能夠想到並不表示就能安心,有時候還是需要讓月軾這個下令抓人的人做出保證才行。石皇沒有懷疑葉凡忽悠自己,既然石荃不是兇手,最多就是倒霉的在監牢內多呆一陣。其實這些對石荃還是有好處的,起碼他的嫌疑被排除了,現在只等事情平息下來就成,那時候以石家的能力要想將其弄出來還是可以的。

石皇再度感謝了葉凡,讓後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很多時候擺明是敵人的敵人不可怕,就像石皇這種笑裡藏刀的人,這麼好的態度,讓你都不好意思發作。

跟石皇的接觸並不是一種好的體驗,葉凡感覺自己很難跟石皇成為朋友,可要說成為敵人也難,可以說這傢伙不是一個適合交朋友的人。葉凡沒有因為石皇的事情影響到自己的事情,回到不久前跟帝宓第一次親密接觸的地方。帝宓已經離開,整個宅院顯得非常安靜,雖然在外界沒有公布葉凡跟帝鳳宮的關係,但是在帝鳳宮內部他就是男主人,所以入住什麼的根本沒有人阻擋,反而還主動安排。

葉凡讓人將自己所在的院子封鎖,這才開始嘗試找人。雖說監察院這方面非常厲害,來但是葉凡要論找人同樣厲害,自從上次進入剎那永恆神殿之後,傳承塔已經不出現了,就連他呼喚也不給於回應,所以這次還是要依靠自己對以前所學的運用。

葉凡學過如果利用物品找人的手段,所以他直接開始祭出自己從前所學神咒。咒語的威力沒有想象中大,其實會出現這種情況完全能夠理解,當初的葉凡所學肯定不會適應於神王,所以威力不夠顯而易見。

好在威力不夠,但是效果還是有的,葉凡很快就確定了一個方向。

「那邊是什麼地方?」

葉凡終歸對皇都還不是很了解,所以並不知道那個方向有什麼。

「那不是皇家學院所在嘛,殿下要找的人不會在學院吧?」

蘇姚一眼就判斷出來,她的話讓葉凡有些吃驚,不過仔細想想還真有可能,監察院將每一個角落都搜了一遍,就連皇家學院也不例外。可是這裡畢竟是皇家學院看,這地方跟監察院可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難免會有人為了這事放水,一直沒有找到情有可原。

既然在皇家學院,葉凡當然打算回去,這樣可以省掉很多麻煩。

……

「竟然在皇宮?」

看著鏡子中的畫面,監察院三巨頭的臉色異常陰沉,他們第一個想到的肯定則是是帝主出手,不過很快他們又否認了,帝主應當不至於,他馬上就要讓位,都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了葉凡,沒必要在這樣搞事。

「或許有人想要看到我們跟帝主發生衝突了。」

副殿主冷笑一聲,這個女人的心思非常險惡,這擺明就是打算讓帝主跟監察院都起來,她好左手漁翁之利。

「不管是不是,這是還是跟帝主先溝通一下吧,那裡畢竟是皇宮,得罪了帝主不符合我們的利益。」

殿主開口了,雖然憑藉正副兩大殿主坐鎮,還是可以跟帝主叫板的,不過三人一合計決定還是跟帝主好好談談。

「你說人在皇宮內?」

帝主的眼睛微微眯著,他當然要懷疑兩位殿主的來意,不過他同樣清楚刺殺肯定發生了,而如果正在皇宮,那表明有人故意相讓他跟監察院發生衝突。

「我們手中有刺客襲擊葉凡的神箭,這乃是射日神弓的狀用箭,根據我們監察院才用特殊手段現實,神弓應當就在皇宮中。」

殿主開口,他的臉色很是平靜,看不出心中在想什麼。

「射日神弓嗎?」

帝主的眼睛不由眯起來,他自然知道這件神國十大神皇器之一的名頭,只是沒有想到有人居然動用這樣的神器對付葉凡,看來葉凡的血統可能已經曝光。

「監察院可以搜索皇宮,不過希望你們能夠把握好分寸。」

帝主同意了,他如此乾脆的妥協還是讓兩位殿主意外的,不過既然帝主妥協,兩位殿主自然要鬆一口氣,他們還真不想跟帝主鬧矛盾,這個時候一切都已祖龍血脈為重,他們可不想起內訌。

「陛下放心,我們懂得分寸的。」

……

「帝主居然同意讓監察院搜皇宮?」

一襲雪白的女子臉色變得很是難看,這次刺殺葉凡功虧一簣自然出乎她的預料,尤其神箭被收走,讓她意識到自己手中的射日神弓肯定會成為暴露自己的誘因,所以他一招就忍痛將神弓處理了,本來想要惹得監察院跟帝主間的衝突,但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徒勞。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帝主的讓步表明這位所謂皇子的血統一定非常驚人,而帝主顯然知道這些,所以做出了妥協。」

一個紫衣女子微微一笑,她的美麗要白色衣裙的美女之上。

「哼!這算什麼好消息,從我們刺殺那一刻開始就知道這小子的血統超乎想象,這絕不是帝儲血統那麼簡單,肯定是玄月神族中排名前三的超級血統,要不然不會惹出這麼多的重要勢力保護那小子。」

白衣女子說到這裡,看著紫衣女子道:「那麼能夠根據神箭找到射日弓,你的東西不是也丟了,難道就就不擔心?」 「他們能夠根據神箭找到射日弓,那麼如此一來就能夠根據你的東西找到你了,你有什麼打算?」

白衣女子的話絕不是危言聳聽,神箭暴露了神弓,那麼紫衣女子的東西同樣可以將她暴露。

紫衣女子嘆道:「媚絲是我的力量,當然可以根據這東西找到我,所以我們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離開皇都,對於你我來說要離開不是不可能,只不過你會選擇離開嗎?」

白衣女子沉聲道:「我當然不願意,這次是我低估了這小子,如今他的大概實力已經預估,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幹掉他。」

紫衣女子嘆道:「這樣做太難了,你應當非常清楚,他擁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天賦能力,能夠將射日神箭都定住,現在的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機會能夠將他擊殺。」

白衣女子沉聲道:「其實我們還是有辦法的。」

紫衣女子挑眉道:「你的意思是媚術手段?」

白衣女子點頭道:「媚術就是我們唯一的手段,你的媚術已經達到媚絲實質化的程度,如果再加上夢想成真的能力,如果碰上這小子,你有多大幾率將他殺死。」

紫衣女子皺眉道:「如果是一般的神王,我有百分百把握,但是他身邊那麼多帝鳳宮的媚術高手,尤其是帝宓,這可是神皇級別的實質化高手,說實話,我沒有把握一定能夠對付。」

紫衣女子顯然不會忘記,當初葉凡可是有化劍之能,強行將她的媚絲震出來,這樣的手段表明,一旦有危險他同樣可以祭出這樣的手段。

白衣女子沉聲道:「他一定會找過來,而且速度一定非常快,所以我希望你我能夠聯手,這次不論如何一定要成功,哪怕是死,我們也要完成任務。」

白衣女子的態度非常堅決,紫衣女子能夠感受得到,她沒有猶豫太久,很開點頭道:「如果你真的想要這樣做,我會配合的。」

「放心吧,這次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白衣女子眼中閃爍著冷芒,為了能夠將葉凡幹掉,她算是豁出去了。

「殿下,我認為咱們還是先等一等宮主將神姬派來,由她們從旁壓陣,咱們也不用害怕那女人出手。」

蘇姚跟黎俏都表示需要等待神姬到來,這樣更有把握。顯然兩女認為這個刺客可是將媚術練到實質化程度的人,如果真要交手,葉凡肯定要吃虧。顯然兩女還不知道葉凡已經在帝宓的身上實踐過,就連帝宓都不怕,何懼一個僅僅媚術達到實質化的女人。

不過見兩女如此擔憂,葉凡倒也不好拒絕她們的好意,所以他決定等待神姬的帶來。

「聽說你被人刺殺,自己沒事吧?」

葉凡回到幻武院,他現在是幻武院的導師,所以就搬到武院住下。葉凡沒想到自己剛剛回來了,美女院長居然就找上自己,這還真是讓他忍不住驚訝。

「多謝院長關心,我沒有任何問題。」

對於關心自己的人,葉凡自然要感謝,不管美女院長處於什麼問題,起碼她關心自己不是嘛。

「這次到底是誰做的?」

吳雨兮盯著葉凡的眼睛,當她聽到石荃宴請他的時候還是非常吃驚的,她很清楚石荃這樣做的目的應當就是沖著他手中所掌握的媚武修鍊法,這讓她第一時間就感到了緊迫,如果葉凡真的將媚武賣給了石荃,那她的一切希望就沒有了。

葉凡聳肩道:「目前還不知道,監察院正在全力追查,也許很快就會有答案。」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